专题 > 丝路南洋 正文

《丝路南洋》走访马六甲老城老行当

2015-06-26 18:14:00 

在马六甲,似乎每一条街都铺满着故事。

无线梅州讯(记者:郑硕光、温君明、李洁娜发自马来西亚的报道)离开国际大都市吉隆坡,《丝路南洋》摄制组从早上6点半开始乘坐两个半小时的车来到了150公里外的马六甲。 

 

 

 

 

 

 

 

 

古代海上丝路应该在唐朝以前就有了依稀的雏形,但“郑和七次下西洋”可以说是官方的正式“确认”。 郑和曾五次来到马六甲,所以,600多年后的今天,这里仍然流传着他的故事。 马六甲最高的“三宝山”依然巍立;“三宝庙”香火袅袅;“三宝井”游人如织。 

 

 

 

 

 

 

历史的烟尘滚滚而过,当客家人来到这一方曾被多个西方国家殖民的水土时,已经是十八世纪了。 在马六甲,似乎每一条街都铺满着故事。

 

 

 

 

 

 

马六甲市区被分为新区和旧区。有许多唐人和殖民时期的历史古迹,诉说着马六甲辉煌的过去。城市广场中有葡萄牙的圣地亚哥城堡及圣保罗教堂的所在地。一河相隔的对岸,则是唐人街,也就是鸡肠街(福建话),保留着很多华人旧时传统工艺的商铺,寺庙,宗祠,会馆,保存相当完好。整座城市中西融合,纯然一个微缩的小世界。

 

 

 

 

(图中为黄遵宪墨宝) 

 

马六甲河口的北岸,曾因港口贸易成为劳动人口、老工艺行业、贸易批发商汇聚的地带。在1960年以前,码头的货物还是靠牛车运载,在大伯公街,也就是当地人所说的打铁街,以及隔壁的打金街,经常能够看到牛车排队等候修理牛车轮的景象。 

 

 

 

1980年,马六甲州政府向海讨地,实施沿海填土工程,河口水道因而日浅,严重打击码头驳船运输业的运输效率。码头的卸货量也因启用丹绒吉灵现代化的深水码头而剧减。     

 到了2000年马六甲河口码头正式关闭,港口贸易、驳船、苦力、渔船、渔村随之消逝,八年后,马六甲市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老街的不少老行当老手艺都已经消失,曾经繁华一时的打铁街、打金街、豆腐街、鸡场街慢慢湮灭在时间的长廊中。

 

 

 

 

 

 

 

 

 

 

 

 

在20世纪初,不少客家人从梅州南下,一路漂洋过海来到马六甲,那个时候因为没得选择,有什么工就做什么工,当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以契约华工的形式和店主签下三年的条约,包吃包住但是没工钱,三年期满后才能恢复自由身,所以当初来到这里的客家人多数都从事藤器、打铁、打金、当铺等行业。 

 

 

 

这位老人姓陈,很碰巧,他的爷爷就来自大埔青溪。也许是见到了来自老家的我们,他的话匣子一下就打开了。 据陈爷爷介绍,这里曾是著名的打铁一条街。 打铁就是嘉应人、大埔人的老行当,专为“唐山人”打造一些犁耙脚头菜刀等生产生活工具。因为打造铁器,随时可以拿起当武器,其他人种根本不敢进入。 而他是第三代“打铁人”了。当年生意好的时候,一间打铁店有五、六个工人。 时过境迁,现在的打铁街名副其实的打铁店也越来越少,陈爷爷祖传的打铁店也只剩下他一个老人还在从事这个老行当。 

 

 

 

 

 

从老人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上一辈来到南洋的客家人的勤劳、坚持与无奈。也许,再过几年,世人将很难在打铁街听到“叮叮当当”的打铁声了。 今天的马六甲、今天的老街已成为热门旅游景点,不少游客游走在历史的时空里,感受着古街带来的新气息;同时,也在倾听客家人在这里留下的足音。   

 

 

(详情请关注梅州市广播电视台《丝路南洋》大型纪录片)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0 0

直播频道

热播视频排行

48小时
本周
本月

关注“无线梅州”

扫描二维码下载”无线梅州”App

扫描二维码关注”无线梅州”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