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慢城 > 5月刊 > 正文

器物之爱与流年中的我们

2016-05-23 17:23:52 

物件与人,或许也是要讲究缘分的

那天想做鱼焖饭,先用不粘锅煎鱼。用了几年的锅,涂层已缺损少许,结果把鱼煎成狼狈不堪的碎块。我心想,改天得买一口新的。

然后想到其他用具。近期在纠结一些茶具,比如烧水壶、紫砂壶、铁壶等。如果使用和保管、护理妥当,那些用具便会越发温润、厚重而耐看,在使用中也会有越来越美好的表现力。

1

去年早春,我买了木炭炉,也买了砂銚烧水壶。在使用物件时,一直以来,我都不是细心人。从小到大,母亲和家人都说:到我手里的物件,肯定是最快坏掉的。

在此之前,我已打碎或打烂无数个茶壶茶杯。较为心痛的是几个用了一段时间的紫砂壶。说来也奇怪,物件与人,或许也是要讲究缘分的。曾有几次,朋友或茶客说要买走我正在使用的茶壶或茶杯,我不愿意,还笑他们,可不可以别夺人所爱。

2

3

可但却总是在三两天或一段时间后,那些壶或杯子就会被我打烂或打碎。然后自己呆在那一堆碎片或已残缺的器物面前,后悔懊恼不已,还不忘兀自搭上那句话:早知道卖给人家!

于是停了好久不再用紫砂壶。过一阵子,也把汝瓷茶具的几个壶和公道杯无一不幸免地打碎或残缺之后,便安心地用回普通的瓷器。

不久后,心里又蠢蠢欲动:因为那些好器物怎么也比白瓷茶具看着古朴厚重有感觉。

4

于是便拖朋友买了砂銚壶,用来在木炭炉上烧水泡茶喝。

也就三个月左右吧,眼看那砂銚壶比刚上手时柔和些了。可是有一天,整个的壶底却脱落掉下来。当时自己傻眼了好久,拿起那分成两块的壶,几次试图把它黏回去。

在旁边的朋友哈哈笑个不停,而我则一直在咕哝:“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接着朋友实在看不下去,轻吼一声:“姑娘!你还给不给我喝茶!”这才把伤心迷蒙的我唤醒过来:那壶确确实实的报废了!

因为心急的我每次把煮沸的水用完,未等壶冷却又加冷水进去继续煮水,所以在如此的多次不当使用之后,壶不掉底才怪。可当时却被粗心急躁的我忽略了。

于是,我又悻悻然买回普通的陶壶用来烧水。 

那天在喝茶时,想起这些,然后想到在漫长岁月中的人们。在年复年日复日的生活中,原本相惜相爱的两个人,或是在磨合的过程中出了差错。当某天惊觉,嫌隙已经生成。如能安静下来反思,若都能坦诚相对,细心尽力修复,或可弥补;道行高的双方,通过彼此的宽容和尊重和体谅,也能慢慢修复回如初的完美。

而有些会选择将就的平淡和得过且过。考虑到太多的牵连,感情已经转化为亲情,还有至亲的牵连在其中。也算是可喜的吧。

再有些则如破罐子破摔般。那时双方或某一方已把曾经都养成习惯,在分歧途中越走越远,最终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导致分道扬镳一拍两散。

又想起那天去朋友夫妻那里喝茶。开始是女性友人在泡茶,后来她先生叫她起身换位,他亲自泡茶分给大家。但见他动作姿势优雅,且干净利落,并不如我们这些看似斯文秀气,实则粗手粗脚的女子般,把茶桌弄得狼狈不堪。细看他们所用之具,皆完好柔美,在恰当的位置上,安然地透着古朴温润、厚实的光芒。

5

那一刻,不禁心生敬意。然后暗自反思。

其实自己对那些器物,也是怀着喜爱之情,才把它们带回来的。却因自己的习惯和性子,导致了它们的残缺和碎裂的结局。如果我们改不了,那么,我们就不配拥有它们。放手,或是对那些美好器物的另一种爱。不拥有,我们还可以选择尊敬和怀想。相比其他物件与人,或也是如此。

6

7

感叹嘘吁之余,听到收音机里王菲在唱那首【流年】: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懂事之前情动以后,长不过一天,留不住算不出流年。。。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0 0

热播视频排行

48小时
本周
本月

关注“无线梅州”

扫描二维码下载”无线梅州”App

扫描二维码关注”无线梅州”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