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丝路南洋第二季 > 正文

“丝路南洋”记者手记(三章)

2016-05-29 16:40:00 

从梅州出发到毛里求斯,摄制组所面对的是必须在短短十天内完成拟定的拍摄任务。

无线梅州讯 (记者曾春婵报道)从梅州出发到毛里求斯,摄制组所面对的是必须在短短十天内完成拟定的拍摄任务。所以,从上岛的那一刻起,连续不断的摄制工作带来的疲惫与压力,让摄制组纵然面对天堂般的海岛美景,也几乎无暇顾及。

但海外华侨带给我们的感动与温暖,总能把处于“迷惘”状态中的我们打动……

一段“回不去”的遗憾   

“半咸淡”的客家话,还有一副瘦小的模样,这就是摄制组对于叶司的初印象。虽然常常被劝导要珍惜身边人,但是在毛岛拍摄的日子里,每天的“赶”让摄制组根本没办法“慢”下来去好好的与每天开车带我们到各个采访点的叶司聊上两句。而由于语言的差异,叶司偶尔才能听懂客家话的微几率时常让摄制组哭笑不得。

直到当地时间5月17日下午,借着编导曾春婵与曾繁兴先生交流的空隙,制片人郑硕光才得以与叶司有了一个较为深入的交谈,也是那时我们才得知,原来每天陪伴在我们身边的他是叶剑英元帅的同宗后裔,他父亲是“选”字辈。

在他的记忆中,在他小时候,父亲曾经回过一次梅县雁洋虎型山下的老家,回来不久就离开了人世,留下孤儿寡母艰难度日,也没有好好地给儿子说说家乡的事情,只告诉儿子,自己的老家在遥远的中国梅县雁洋堡,一个名叫“雁上村”的美丽客家村落。近十年来,他一直想陪着母亲回一次老家,至于为什么没有成行,他却一直没有明说。

为了赶“工期”,我们摄制组经常一分为二。一天下午,他载着摄像张孟荣补拍外景镜头,由于“沟通”有误,倒也“好事多磨”了好一个下午。当来到路易港港口时,他第一次向摄像提了一个要求,帮他在炮台前拍几张照片,说是要作纪念;并“敦敦告诫”用微信发到“头家”的手机上转交给他。

直到这时,我们才知道,他使用的手机居然没有微信功能;但直到此刻,我们也还不明白,他工作、居住在路易港,为何还要我们帮他在熟悉的地方拍照留念……

令我们更难料的是,当地时间5月21日中午,叶司为了赶赴“头家”吩咐的下一个工作地点和我们匆匆告别;但是谁知道,当摄制组正忙于街采时,却见叶司又突然跑回来了,右手还拿着一个黑色的钱包。

“这个是我爸”,叶司指着钱包里的那张黑白且有些泛黄的照片,对我们说。想来没有在异域生存打拼过的我们永远也读不懂他当时的心情,是伤心,还是孤独,还是不舍。当摄制组问及是否想要回家时,不知道叶司是没听懂还是如何,他沉默了。随后是挥手告别,在往来潇洒的当地人穿过,他给我们留下了一个瘦小无奈的背影。

而这句普通的“这个是我爸”,成了摄制组在毛岛听到的最为遗憾的一句话。

此情此景,我们都禁不止一阵心酸,春婵更是潸然泪下。我们也许不太清楚,是因为没有与一直陪伴我们走遍全国的他好好聊天;还是因为没有留意记住他的故事;抑或是因为感受到他藏有一颗想回一趟老家的“游子心”。

遗憾的是,习惯拿起手机拍照的我们,竟然忘了留下他那渐行渐远的孤独背影……

一场“跨越南北”的遇见   

从听闻《丝路南洋》摄制组一行来到了毛岛开始,跟随先生嫁到毛岛已经二十多年的芬姐便心心念念,每天都向摄制组邀约,希望可以尽上一份“地主之谊”,和从家乡电视台来的“自家人”见上一面。

如此盛情,再却不恭。终于,我们在即将结束毛岛之行前一天赶工挤出了半个下午的时间,“答应”作客。

毛岛的国土面积虽然并不大,但是要从南部到北部,驱车紧赶慢赶最快也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而偏偏,摄制组所居住的地方与芬姐的家就是一个天南一个地北。尽管如此,芬姐还是顶着刚刚送走一批朋友的疲惫赶来“宴请”摄制组一行。

一方是“跨洋过海”,一方是“翻山越岭”。难得在异国他乡相聚,我们提出饭后回访芬姐一家,也希望能作为一个采访对象。

一个多小时的夜车,把我们带到了毛岛南部的一个城镇。

“快把爸爸叫出来,告诉他家乡来人了”,芬姐刚把摄制组一行领进门,还没来得及让摄制组与她的先生打个招呼,就高兴的让自己的先生赶紧去把家里的老人从楼上接下来。

“你们也是梅县的,自己人啊”伴随着一句熟悉的客家语调,80多岁张伯与他的夫人迈着蹒跚的步履向我们走来。正当是“乡音无改鬓毛衰”,见到有这么多“自家人”来到自己家中,张伯是忍不住就拉着我们聊起了往事,开心极了。还“忘乎所以”地告诉我们,今天他在自家的旅游纪念品店卖出了一个鼓,净赚500元。虽然遭到张伯母的“呵斥”,说不要被人听到“暴利”,但张伯还是笑呵呵地回应:“怕什么,是讲给自家人听的”。

无巧不成书,今天正是芬姐夫妇结婚21周年纪念日。

喜气洋洋的家人、热乎乎奶茶,还有早已准备妥当的当地纪念品。虽然只有五个小时的缘分,但是芬姐一家的周到与热情让摄制组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

一份“毫无保留”的温暖   

在钟国康先生4月回乡之时,摄制组提前采访了他。所以也顺理成章,有了在毛岛再聚的约定。

就在摄制组去拜访钟伯的那天,当地时间5月20日下午,在这个在充满满满“爱意”的日子里,毛岛却给我们带来了一场大“惊喜”,气温的骤降与风雨交加让摄制组一行措手不及。

当摄制组一行抵达钟伯家附近是已然是晚上7点多了,而这对于当地的作息时间来说是已经相当晚了。加上开车的司机不太熟悉具体地点,89岁高龄的钟伯居然顶着寒风,走了一段漆黑的夜路来接我们。接到我们后,又忙着叫上出租车带我们到热闹的唐人街,说要好好吃一顿。

“没事,其实我们两老已经在家煮了面条吃过了”,这是钟伯夫妇在帮我们点了满满一桌子美食之后才告诉摄制组的一句话。他们的眼神里透露着是的对自家孩子的疼爱,那是一份来自长辈的宠爱。

饭后,摄制组回到了钟伯家中,在他的书房里,我们看到了墙上挂着的他曾经工作过的《华文时报》,还有在海外打拼求学的子孙的照片。在钟伯夫妇的介绍里,我们能感受到两老对于子孙有所成就的骄傲,更有他们对于孩子的思念。

我们从两位老人身上,深深感受到,在毛里求斯的第一代、第二代华侨,有不少像他们一样,不愿束缚孩子们“远走高飞”的情怀;也默默地守望着一个家的坚守。

而就在作别钟伯夫妇的第二天早晨,老人早早又给摄制组来了电话。原来,昨天打包好的食物,摄制组忘记带走了,担心摄制组饿肚子,老人甚至还想要亲自将食物送过来,直到听闻“孩子们”都已经吃过了才作罢。

老人毫无保留的关怀与一句句的“唠叨”,成为了摄制组抵御疲惫与压力支撑。

是他们简单质朴的话语与情怀,让我们感受到了客家华侨在异域对于家乡的思念与眷恋,对于“自家人”的毫无保留与亲切温暖。

一生客家人,终身客家情  

人在他乡,暖在异乡   

详情请关注梅州市广播电视台大型纪录片《丝路南洋》第二季。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0 0

热播视频排行

48小时
本周
本月

关注“无线梅州”

扫描二维码下载”无线梅州”App

扫描二维码关注”无线梅州”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