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周报 > 客家 > 正文

杨氏私塾:傲世颉颃恒河沙数 文采风流享誉流芳

2017-08-04 11:39:05 

杨氏私塾:傲世颉颃恒河沙数 文采风流享誉流芳

杨氏本为“关西堂”,有三千多年历史。但梅州有一“新杨”,是林姓易姓而来,以“绍德堂”为标识,只有四百五十多年历史,是客家地区“最年轻”的姓氏之一。在清朝科举时代,梅州“新杨”后裔考中进士的有十人(占全县进士名额十分之一),考中举人的有五十六人(占全县举人名额约十分之一),考中秀才的不计其数,成为梅城有名的诗书望族,可谓:“诗书门第,文武家声”。

明末清初,绍德堂杨彩(杨守白)带领子孙迁到梅城,程乡县城北边乃是个松柏参天、荆棘遍地的丘陵。杨氏子孙刚到梅城,大吃一惊,说:“我们从雁洋半径山里搬出来,谁知这里更山。”杨守白将家财分给四个儿子,其子孙后代选择梅城北门之处各个建屋,披荆斩棘,搬山填坑,陆续建起了鼓楼下、刺史第、池上堂、柳染堂、进士第、淡园馆、武魁、逸我楼、联庆楼、松茂楼,怡园、五代同堂、大园、绮成楼、慈辉庐、海屋、笃庆楼、文魁等楼屋,即现在的元城路一带。因为附近有金山顶、铁汉楼等名胜,所以大门对联云:“金山作枕;铁汉为邻”,今天的元城路是梅城绍德堂杨氏最早聚居之地,也是梅城古老的街道之一。

绍德堂杨氏“七世务农桑,八世方崇文”。秉承着“耕读传家”的祖训,立家庙以荐蒸尝,设家塾以课子弟。教育子孙以诗书励志,仕途进取,产生了许多有名的“书香世家”。杨彩有五个儿子,建了六个屋,杨彩及他的后裔所建的私塾主要有四个。

第一个是由杨彩1602年从雁洋半径搬到梅城后始建的绍德堂杨家祠,同时绍德堂杨氏书屋也设在这里。所以绍德堂杨家祠不仅是杨氏搬到梅城后的总祖祠,也作学堂之用。这个私塾位于今道前街五号,占地800平方米,为客家两横屋。绍德堂杨氏家族从十世到二十世都在此读书,这个被书香氤氲沁润了三百年的杨氏私塾在1961年被拆,建成了存放茶叶和烟草的仓库,后改为土产公司(据《梅县教育年鉴》记载,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七月,私立绍德小学开办,校址设于州城道前街,为梅县最早的一间新式小学)。虽然建筑不在,但从那培养出来的傲世颉颃名辈却是恒河沙数,在历史的长河中享誉流芳。第二个私塾是由绍德堂杨氏十二世祖杨汉在拔俊杨屋(今三角塘鸡鸭市场)创办的武馆,以武馆为主,同时也习文。第三个私塾是现在金山顶城隍庙前“特恩选拔”杨屋,是绍德堂杨氏十二世祖杨图向老杨姓人所购的房产,现在仅存一些墙址,这里曾是杨氏家族及本地文人学者在此吟诗作对以诗社为形式教学的私塾——“建略书室”。始建于三百多年前,原屋名拔元第,为鼓楼下迁过去的绍德堂杨氏后裔所建,1925年,后裔杨绍穆荣获段祺瑞政府中将。三四十年代期间,梅县抽壮丁频繁,该屋居民为起到威慑作用,从大门上取下“拔元第”的横匾,请人凿上“中将第”的屋名。

绍德堂杨氏从这些私塾培养出来考中进士的有十人(占全县进士名额十分之一),文进士有杨琼、杨为橓、杨仲兴、杨思恭、杨勋、杨德仁、杨沅,武进士有杨奎猷、杨时济、杨冲凤。考中举人的有五十六人(占全县举人名额约十分之一),考中秀才的不计其数,成为梅城有名的诗书望族。当年,新杨“池上堂”的厅堂中,贴满了县试、府试、院试中秀才及乡试、会试中高中举人、进士的喜报,被人称为“红壁堂”。其中杨琼是杨氏绍德堂的考取的第一位进士,杨沅则是“梅县最后一位进士”。

绍德堂杨氏有七十五位人物的事迹被收入《广东通志》、《潮州府志》、《乾隆·嘉应州志》和《光绪·嘉应州志》,还有九位进士被收入现代的《梅县志》。其中有“大声秀才”杨元杰、“连捷中式”杨仲兴、“冰雪聪明”杨懋建、“英勇护城”杨启宦。还有“三县知县”杨问渠、“革命先驱”杨雪如、杨广存、“足球名将”杨运麟、杨友标、杨霞荪、杨和荪、杨霏荪、杨宁、杨瑄、“梅县最后一位进士”杨沅。近现代的杨徽五、杨幼敏、杨逸棠、杨向灏(黄埔军校四期国民党将军)、杨伟光、杨资元、杨漾光等,也是绍德堂杨氏的名人。

乾隆年间,州官王者辅主政时,县考榜中录取了许多杨姓秀才,经过查询,知是杨逸我祖孙三代同时考中了秀才,王者辅大悦,立颁“积学诒谋”匾额予以褒奖。后来因建东山书院缺钱,便将北城兵营卖给杨逸我,遂建成“逸我楼”。从八世开始,杨逸我一系前后十二代皆出秀才(其中一个举人)。

绍德堂杨仲兴,因误伤人命,知县准其戴罪赴考,得中举人,后中雍正丁未科进士,历任兴安县知县、瑞州府知府、湖北按察使,在任深察下情,关心民瘼,广建社仓,备荒赈灾。归隐林泉后设立书院,选拔寒士,并先后掌教端溪书院、韩山书院。

曾是杨氏书屋的中将第,位于梅城江北下市角人境庐鱼塘侧,地处状元桥小溪唇五号杨屋,面积有1000多平方米,向西坐东,正面有大门,门联上写着“中天日丽、将第春晖”八个醒目大字;左右侧有三个前门,左侧小门进去是梯云山房、锄经书室,有后门三个,内有上厅、中厅、下厅、九井,还有砻间、碓间、磨房、猪舍,是三百年前杨绍弼所建。

中将第走出了许多才华横溢的才子,杨懋建便是其中最熠熠生辉又充满悲情的人物。据《绍德堂杨氏族谱》记载,攀桂坊豸第杨屋杨懋建,字掌生,道光辛卯恩科举人,博学多才,名冠两粤,十七岁即受知两广总督阮元,阮元曾叹曰:“掌生冰雪聪明,吾不如也。著有《京尘杂录》、《禹贡新图说》、《留香小阁诗词钞》等二十多种,“才华冠于两粤”,《光绪·嘉应州志》有其简传。其妻古瑶华也是嘉应州著名女诗人。《梅水诗传》中称其:淹通经史,贯串百家,白天学地学,书常故,及中西算法,历代乐律、诗、古文、词无不精工”。民国初年的梅县乡土历史教科书是这样介绍给他的:“嘉应文风,乾嘉以后益盛,其最为著者,如宋湘之诗文书法,李黼平之经学,吴兰修、张其曾羽之考据算数,杨懋建之考据词章,黄基之书画”。

杨懋建早年考取秀才并入廪(廪生是资深优等秀才,每年都可向地方政府领取一定的生活补贴,并可做教谕,训导或州、县官)。少年游学广州省府,并在广州学海堂肄业。道光辛卯科(1831年)以优贡考取本科广东乡试第八名亚魁举人。1832年在京参加会试,杨懋建卷已中第九名进士,因违磨勘例(编者注:在殿试过程中,如果检查到考卷中有作弊或错误违例之处,既不允许参加下一届或数届殿试——这类现象在清代科举中称为“罚科”——据传杨懋建并非参与作弊而是考卷中出现的文字和道光的年号相冲并被认定为有违例之处),导致进士榜上除名。黄雁宾(黄遵宪之父,举人,官刑部主事)在《逸农笔记》中云:“惜哉,否则得一会魁,亦可为吾州出色也”。之后他考取了国子监学正,充内廷国史馆分校官(国子监是封建时代全国唯一的最高学府,同时又是国家的教育管理机构,学生叫监生,毕业后大多能得到小京官、县官、教谕之类的官职,学正是管学生的官,正八品)。会试后,阮元(时任考试总裁)惜其才,知其有会魁的大才学,且为年少,意留作下科再取;满怀绝学的他,却因意外地名落孙山,对其打击极大,因此淡薄科场,丙申科(即后一科会试)竟未参加考试,并在锁脘(即考院)题壁中诗曰:“曾到蓬山顶上来,软风将近又吹回。一枝五色生花笔,重向青莲梦里开”。从此放荡不羁,常猜写科考应试文章,卖给参加科考的富家子弟,因其文章好,且命中率极高,故经常被人请去做“枪手”,名声四传,道光丁酉科(1837年)顺天乡试,竟传闻于皇上,并被皇上下旨革去举人资格,故晚归乡后,他常打着“钦革举人”的灯笼出入,县太爷觉得他此举影响不好,多次劝无效后只好给他封红包,他才答应不打这个灯笼出入,当时成为嘉应州一趣闻。

绍德堂杨氏后裔不论是投身改革或革命的大潮,还是坚守书斋,走寂寞的学术之路,令人敬佩。

二十世纪初,中国处于灾难深重的边缘,梅州知识分子热切地关注变革,投身新学,甚至远渡重洋留学东瀛、欧美,寻求救民医国的良方。在变法先驱黄遵宪、抗日保台志士丘逢甲等带领下,传统客家士子开始志士转型和思想转变,一群梅州留学生走上大变局的历史舞台。

1903年,被贬官在家的黄遵宪与地方人士筹办东山初级师范学堂,培养新式小学堂的师资人才。次年,黄遵宪派出门人杨徽五、黄之骏前往日本学习速成师范,为充实东山师范学堂师资做准备,杨徽五当时只是是年过二十五六岁的秀才,走出国门为寻找振兴国家和民族的道路,作出了可圈可点的尝试。

清朝光绪十年间,印度尼西亚棉兰侨领、梅县松口人张榕轩、张耀轩,委托张芝田、刘燕勋等人编订《梅水诗传》,为方便工作,编委会就设在县城城隍庙前“特恩选拔”杨屋,与杨氏几个诗人一起进行抄录编订、校对的工作,经过几年的努力,《梅水诗传》终于问世。

(陈书玲)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0 0

热播视频排行

48小时
本周
本月

关注“无线梅州”

扫描二维码下载”无线梅州”App

扫描二维码关注”无线梅州”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