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周报 > 客家 > 正文

女子商店

2018-04-13 15:53:34 

一九二四年冬天,梅城下市角(后来迁至十字街,最后又迁到凌风西路)开设了一间“美真”女子环球百货布匹商店,特别引起了人们注目。这间商店的主人是古碧香、朱玉芳、李清兰。她们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里有着共同的命运,都是在婚姻家庭方面遭到不幸,有一段辛酸的经历,要了解这间商店的来历,还得先从她们的身世写起。

古碧香,梅县丙村公社溪联大队人,父亲古星辉是个秀才,她可以说是名门闺秀,由父母作主嫁与邻近雁洋公社长教大队华侨大富商叶云访的儿子叶良才为妻。当时办喜事酒席达104桌,成为名噪一时的婚事。婚后夫妻感情甚笃,叶良才当时在岭南大学读书,后到美国留学。可是这时门当户对的夫妻好景不长,婚后不久遭婚变,当时年仅二十的她,就立志争取男女平等,经济独立,决心到社会上去闯一番事业,1923年远渡重洋,到泰国(德进学校)教了一年书,后回国投身于工商企业界。1924年2月,古碧香与朱玉芳、李清兰合股在梅城开设了“美真女子环球百货商店”。

朱玉芳,梅县城东公社石下大队人,十八岁嫁与梅城张家围华侨富商张绍轩之子张国光为妻。当时张在上海读大学,婚后一年多,则不幸病故,未留下子女。玉芳认为自己命苦。如果再嫁则按旧礼教要穿木屐在竹丛里上轿(意指低人一等)。她不愿意受辱,宁愿终身守寡。因其家翁同情年青媳妇,经济上接济她,并买了一个儿子给她作伴。为了求得经济独立,她同意古碧香的建议,参加了投资。

李清兰,梅县西阳公社红星大队人,二十岁守寡,丈夫死时还留下遗腹女,当时身边已有两个女儿,为了生活也愿把出嫁时的手饰卖掉,参加投资。

就是这三个同病相怜,年仅二十岁的女青年,为了取得经济独立,寻求生活出路,不愿再受婚姻家庭的束缚,决定做起生意来了。她们经过商议,认为既然是妇女经商,这间店就必须表现出妇女的志气和特色,于是决定办一间以妇女儿童为服务对象的商店。开始投资共有二十四股,古碧香七股,朱玉芳四股,李清兰二股,加外股十一份,每股毫洋一百元。后来随着生意的发展,雇用了三个女工。在那个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里,自然显得与众不同,因而名声远扬,为人敬仰羡慕,不少远道顾客都慕名而来购货。经常进店光顾的元华伯姆给她们唱出了赞美的歌:玉芳、清兰、碧香姑,年纪轻轻么老公,辛苦经营求独立,芳名流传嘉应州。

“美真”女子商店经营的项目有四个方面:分设百货、布匹、修容、缝纫,范围较广。服务对象主要是妇女儿童,从初生婴儿至老年人,甚至死人穿的衣服及手巾扇子等用品均有。她们一方面到香港、汕头、上海、广州等大城市进货;另方面征求妇女意见,按群众需要,自制一些款式新颖的儿童穿戴的鞋、帽。搞商业要盈利,必须擅于竞争,她们的生意经可概括为四个字:广、活、细、清。经营的项目广泛,根据妇女儿童特点,从生至死日常生活用品样样齐全。一个快要做妈妈的青年妇女进到这间商店,女主人就会笑脸相迎,详细介绍适合婴儿穿用的物品。中年老年妇女进店来,就根据她们的需要,介绍对方所喜爱的商品,既讲用途又讲质量。迎合顾客的心理,使她们抱着希望买到合意商品的心情进来,怀着满载而归的心情回去。经常许多妇女买了东西后仍在这里流连忘返,恋恋不舍。她们的生意做得活,只要能赚钱,就设法扩大业务范围。她们经常分析市场供需情况,及时采取措施。例如发现市场上枕头套缺货,就迅速组织店内工人连夜加工。听到政府当局宣布学生服装要整齐、统一,穿童子军服,她们就主动和学校联系领货来做。古碧香亲自到学校给学生量尺寸,按姓名编号码,回来动员工人加班加点。店内人手不够,缝衣来不及,就把货发到店外去做。做好后整齐地叠好送到学校。校方非常满意,被誉为信得过、质量高、速度快的商店。名声很快传遍各学校,要求订货的人就越来越多。

做生意还必须根据市场变化情况及时变通,该提价时就得提价,该降价时就得降价。古碧香负责到外面进货,凡是奇货热门货就提高价格出售。例如妇女用的卫生带当时是很时髦的奇货,经宣传后成为一时畅销的热门货,就由原价两毫提为四毫。还有白绸布、进口的花洋布都是热门货,价格提高一些。相反,有些买进来的鞋群众不喜欢,成为滞销货,就抓紧削价处理。进来的镜面碰碎了,就请人整修好及时削价处理,从不积压货物。有一次,发现卖剩的解放鞋,留下了两只38号均是左脚的,她们马上总结经验教训,认为这是验收不够认真造成的。为了减少损失,她们主动和厂方联系,另做两只右脚38号的解放鞋。她们管理商店就是这样一丝不苟。

她们的生意经还表现在工作细致,不怕麻烦,方便顾客,例如有顾客第二天需赴广州,当晚交来一块布料,要求定制好付第二天早上穿。她们干脆利落接受任务,表示一定按时完成。店内几个人迅速分工,先后有序,裁剪的马上动手,缝衣的做好准备,钉纽扣的先去休息,两小时后起来接班,最后由古碧香起来检查验收,坐等顾客上门取货,这时已是雄鸡晓报的时候了。

梅江是侨乡,在旧社会有许多男人飘洋过海到南洋谋生。许多侨属要和亲人通信,也来求助女子商店。她们总是愉快地代劳,每年代写了数不清的信件和代转了数不清的侨汇。有时资金周转不过来时,侨属们自动借出一些侨汇给她们。和侨属们的关系搞好了,就象亲戚一样常来常往。有不少人还把田契和贵重物品寄放到女子商店。古碧香回忆:有一年过春节,收到四十多个鸡臂,至于煎圆、炸馓子就不在话下了。这说明她们和群众的关系相当密切。

她们的帐目清清楚楚,每天登记,每月盘点小结一次,年终总结按股分红,她们通过实践,总结出当好售货员的五条经验:一是服务态度好;二是商品陈列好;三是清洁卫生好;四是经营管理好;五是盘点快捷准确好,由于她们把商店整得井井有条,直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进入公私合营阶段,盘点时仅剩叁元多残次商品,被称为管理得很好的商店。

进出货时,尽管价格有涨有跌,但因为她们的生意做得广、活、细、清,所以从来未亏本过,每年盈利不少,年终分红时创办人古碧香一人就有一千多元收入(包括资金、殷息),朱玉芳,李清兰稍少一点,其余工人更少些。办店开始,古碧香每月工资二十五元,朱玉芳二十元,李清兰十八元,直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古碧香增至三十五元,朱玉芳增至二十四元,李清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前夕退了股。

她们生活在一起亲如姊妹,集体办伙食,每逢节日加菜。生活上互相照顾,有疾病时彼此无微不至的关怀。古碧香出外办货,看见大家喜欢穿的鞋,买回来每人一双,有好的布料也买回按各人爱好,剪裁合身的衣服。她们在旧社会里大部份时间都喜欢穿黑色的绸和绒。她们庆幸自己已经济独立。同呼吸共命运生活在一个小天地里。至于婚姻家庭的不幸遭遇,早已烟消云散。她们的精神寄托在商店的生意经上。

在半封建殖民地的旧社会里,女子在社会经商得到经济独立谈何容易。她们开设商店的过程中,也受尽了官僚恶霸的压迫,流氓地痞的敲诈,土匪盗贼的抢劫,和尔虞我诈的激烈竞争,以及世俗观念压力之苦,惨淡经营了25个春秋,渡过了艰难辛酸的凄凉岁月。

女子商店曾经为了便于订货出货,决定安装一架电话机。可是安上第一天晚上就有人干扰。电话铃声不断。有的故意捣蛋问有货否,有的怪声怪气约她们去玩,去看戏,她们见此情况,只得三天就把电话拆掉。至于一些寻花问柳的人,主动上门座谈纠缠的,她们都严肃对待,婉言谢绝。这个商店的主人就是在旧社会里经历过风霜雨雪,甜酸苦辣。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女子商店获得了新生。她们热烈拥护共产党的领导,五十年代初期,政府提出拥税护税,她们积极响应,把自己店内的帐目写得清清楚楚,应交的税款一文不欠,共缴交税款壹万二千多元,以后进入批购、经销、代销,最后公私合营阶段,她们都积极拥护,态度明朗,行动坚决。公私合营前,有的资本家没法逃资,而古碧香却卖房屋得款增资,受到政府领导人赞扬,虽然当时按政策退还给她,但充分反映了她的行动是坚决跟共产党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公私合营后,古任公私合营百货商店正经理,1985年转为国营百货公司担任副经理,直至1966年退休为止。朱玉芳和其他几位女工也转为国家职工,享受国家职工待遇。以后只要政府号召干什么,她们都积极响应。例如政府号召购买公债,她们就买了5800元(古买三千八百元,美真女子商店买二千元),古还把银行存款二千元借给财贸单位办农场。又亲自购买小床和被帐等设备办了二间托儿所,为妇女职工解除后顾之忧。她经常为群众代办了不少好事,因此得到党和人民的赞赏和信任。解放后历任县人民代表、县政协委员、常委、县妇联委员,并任过县工商联副主委职务。1981年恢复政协活动后,被选为县政协副主席。

她们回忆自己所走过的道路,深深感慨地说:“一生为实现男女平等,经济独立而奋斗,可是,只有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才有真正的男女平等。今天我们都是年近八旬的人了,在社会主义社会才能领得退休金安度晚年,过着幸福的生活”。

(文:根据《梅县文史》“梅县第一个女子商店”整理 原作者:老王 口述:古碧香 朱玉芳 )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0 0

热播视频排行

48小时
本周
本月

关注“无线梅州”

扫描二维码下载”无线梅州”App

扫描二维码关注”无线梅州”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