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连续剧 > 剧情介绍 > 正文

铁核桃之无间风云

2018-05-09 11:13:03 

集 数41集

类 型谍战

导 演黄文利

主 演傅程鹏,侯梦莎,任柯诺,张慧

播出:梅州-1《黄金强档剧场》5月10日起

 

16

剧情简介

《铁核桃之无间风云》是黄文利执导的年代谍战剧,由傅程鹏、侯梦莎、任柯诺、张慧主演。该剧讲述了邓远达是如何从一个草根演员,成长为一名出色的情报工作者的故事。

1946年底,国民党军在豫南地区包围了我解放军某独立团。为延缓敌人的进攻,确保人民群众安全转移,我情工人员决定用假情报迷惑敌人,邓远达和叶淑婷被派往郑州执行这项特殊任务,邓远达成功打入敌人内部,在叶淑婷的配合和帮助下,与情报处处长费思清为首的特务斗智斗勇,出色地完成了一个又一个任务。通过不断的战斗历练,邓远达日趋成熟,最终成长为一名出色的情报工作者。而他和叶淑婷之间,也由最初的难以沟通逐渐转变为相互了解、信任、相知、相爱。就在他们完成任务准备撤离的最后关头,叶淑婷英勇牺牲,邓远达在完成任务后,带着二人共同的理想,继续走向新的战场 。

分集剧情

第1集

10

1946年底,国民党军队集结兵力,拟对豫南一带的我解放军某独立团进行围剿。我独立团针对敌人的军事行动,制定了突围计划,拟于数日后开始战略突围转移。郑州绥靖公署情报处处长费思清,接到了长期潜伏于我军内部、代号“鸠占”的国民党特务密报,说已经拿到了独立团突围转移的重要情报,请求派员前往取回。费思清立即秘密派遣高级特工林雄波暗中潜入地处河南南部的商城县接取情报。分管译电科的副处长钱诀,是第一个收到密电的人,看完电文后,不由得暗吃一惊。钱诀的真实身份是我党特工,代号“十月”。焦急的钱诀立即向我军发去了密电。接到密电,商城保卫处龙处长非常震惊,意识到鸠占能偷窃到军情图,十有八九潜伏在自己的保卫处。接到新任务的军分区行动特工叶淑婷赶到商城的时候,县中心广场正要举行军民联欢会,人群中,叶淑婷发现了乔装打扮的林雄波。龙处长带保卫处的人在广场集合看表演,发现副科长罗健明上厕所不在,此时的罗健明正带着情报胶卷,准备跟林雄波交接情报。叶淑婷在林雄波拿到情报的那刻出手,林雄波逃进了演员化妆间,遇上文工团话剧演员邓远达,两人长得太像了,林雄波打晕邓远达,换上他的演出服装蒙混出门继续逃跑。这边,罗健明人赃俱获。

第2集

9

叶淑婷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建议,让跟林雄波酷似的邓远达冒充林雄波,由他携带一份假的军情图,出城交给费思清的接应小队。邓远达在读书时加入的共产党,接受过情报工作培训,团长同意了这个方案。邓远达刚到达小镇,就被接应小队的小队长张定发现,张定带着几个人暗中观察邓远达,觉得这个“林雄波”的确有点不对劲,但同时张定也确定“林雄波”身后没有人跟踪,于是吩咐手下特务,将“林雄波”带去饭店。这一切,都落在了叶淑婷的眼里。本不想发出声响的叶淑婷因故被迫开枪,与张定一伙激烈交火,将张定和接应小队歼灭后,无奈背起醉酒的邓远达离开。

第3集

3

龙处长立即将情况向团长报告,并建议,针对敌人十分看重这份情报,又对林雄波的状况无法确定的情况,继续把这出戏演下去。首先,全城通缉林雄波,制造林雄波已经从商城携带情报逃走的假相。同时,组织一支缉逃队,明着追捕林雄波,实际上是负责保护邓远达与叶淑婷的安全。这样,敌人张定小队被消灭就可以说成是缉逃队所为,而敌人为了得到情报,还会再派接应队来营救林雄波。团长同意了龙处长的计划。两人从货仓找到工装,换上衣服后,准备溜出城去。关键时刻,追击队秦队长带人赶到,他对天鸣枪,以发现逃犯踪迹为名,将众人引往他处,叶淑婷终于带邓远达出城。这一切,都被混进城里的特务看在眼里。

第4集

3

两人正闹着小争执,突然有人走来,叶淑婷轻声叮嘱邓远达,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接头人。来人果然是李末派来的,他交给邓远达一张火车票,让他前往驻马店,说到了地方,会有人跟他接头。特务走后,叶淑婷看着车票,觉得火车一定要上,否则假情报根本交不出去。邓远达虽然跟叶淑婷闹别扭,但还是听从了她的安排,上了火车。秦队长抓到李末派来的特务,得知邓远达与叶淑婷上了火车,带着辑逃队也赶到火车站,上了同一趟车。叶淑婷和秦队长都发现了随车的特务,秦队长决定假戏真做,指挥抓捕邓远达。而同样担心被特务看出破绽的叶淑婷,也只好与邓远达一起,逃到车尾后束手就擒,两人被秦队长的人抓获。跟踪的特务也回来报告,共军辑逃队决定在马家客栈休息一夜。这是秦队长与叶淑婷临机应变,想出的计策。果然,李末决定连夜行动,干掉共产党缉逃队,救出“林雄波”。叶淑婷被特务发现,双方交火,在击毙了李末的诸多手下后,叶淑婷子弹打光,危急之际,邓远达开枪打死李末,两人逃走。费思清再次命令得力干将、行动队副队长孟大川带队前往接应。

第5集

2

孟大川刚刚出发,绥靖公署这边又出了意外。译电科科长王玉兰到阮冰心抽屉里找档案柜钥匙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那张写着“林雄波很可疑。”的电报。费思清终于做出决定,先把人带回来再说,见到林雄波,自己就能判断出事情的真相。于是,费思清电告孟大川,到达许昌后,只派一个人将林雄波带到许昌大饭店软禁起来。原来,阮冰心私下偷偷跟林雄波恋爱,而且还暗结珠胎,因为费思清禁止情报处内部人员恋爱,所以才一直不敢公开出来。费思清清楚,阮冰心之所以敢这么胆大妄为,是因为她死去的父亲阮达军是费思清的救命恩人,同时他们和南京保密局的高官李文炳,也就是阮冰心口中常念叨的“李叔叔”,当年三人是结拜兄弟。费思清最终没有追究阮冰心。

第6集

12

茶馆,叶淑婷外出还没回来,乔装打扮的孟大川就赶到这里,找到了邓远达,孟大川要邓远达跟他走。邓远达磨蹭,孟大川强行将邓远达带上了车,叶淑婷赶到,只看到车辆开走的背影。叶淑婷跟踪来到许昌大饭店,就在她要进门的时候,化装成小贩的河南地下党负责人老冷将她拦下。老冷将十月获取的最新情报告诉叶淑婷。叶淑婷终于找到机会,假扮舞女借跳舞的机会将假情报交还邓远达,并告诉他,费思清下令要将林雄波带回郑州。

第7集

1

孟大川煞费苦心准备了几辆一模一样的车子,带着邓远达出发,他甚至吩咐特务,不管出现任何状况,都不许林雄波下车。邓远达明白,要顺利地让叶淑婷对自己开枪的话,自己就必须主动做点什么。邓远达装作对共产党一路上对自己的追杀记恨在心,为了报仇而冲下车,给叶淑婷制造开枪的机会,叶淑婷万般无奈开枪,邓远达中弹滚下山坡。邓远达被送到中原医院的急救室,我地下党成员马医生不动声色地给假装昏迷的邓远达注射了麻醉药。费思清赶来医院,在“林雄波”攥在手心里的鼻烟壶中的一根头发上,发现了微雕上去的情报。

第8集

费思清终于打消了疑虑,他确定情报可靠并汇报给上峰,国民党军也根据情报开始调整针对独立团的部署。阮冰心得知林雄波已经回到郑州,却因为受伤,被秘密安置在了医院。她又听到看守林雄波的人是孟大川,阮冰心有了主意。原来她很清楚,孟大川一直在暗恋着自己,一定不会拒绝自己的小小要求,阮冰心决定马上去探视林雄波。关键时刻马医生赶到,把阮冰心赶出了门去。就在邓远达准备以做手术为掩护,撤离医院的当口,阮冰心出现在病房,她带来了热腾腾的鸡汤,声称要喂给林雄波喝。阮冰心的意外出现,打乱了邓远达的撤离计划,叶淑婷只得暂停行动。

第9集

15

阮冰心失手打翻了鸡汤瓦罐,滚烫的鸡汤倒在了邓远达身上,邓远达再也忍耐不住,一声惨叫,从床上蹦了起来。费思清立即对邓远达进行了审问,邓远达按照叶淑婷的交代,把一切都推到了罗健明身上,表示自己只负责带回情报,其他一概不知。“鸠占”这个棋子对自己到底还有没有价值?费思清立刻找到王玉兰,让她给罗健明发报,试探情况。就在“林雄波”被处决之前,阮冰心冲了过来,说局长已经同意给自己时间,让自己问清楚真相。费思清明白,阮冰心一定是向保密局要员李文炳求助了,他顺水推舟,让阮冰心说服“林雄波”交代问题。

第10集

费思清向大家解释,已经查清,确定罗健明叛变了,让阮冰心休假,全心全意陪护邓远达入院继续治疗。阮一走,费思清立即召来应必妥,让他明松暗紧,秘密对医院进行严密监控。原来,费思清认为,罗健明叛变并不能说明林雄波没有问题,如此安排要放长线钓大鱼。叶淑婷化装成护士,带邓远达去接受X光治疗,马医生从患者处得知医院外有大批便衣特务出没,他马上警觉起来。果然,应必妥发现邓远达进入X光室时间过长,带特务四下搜寻追捕,最后竟发现,“林雄波”还好好地躺在病床上,接受阮冰心的照顾。原来是马医生赶到,中止了救援行动。

第11集

费思清突然想到,难道眼前的“林雄波”不是投靠了共产党,而是共产党以桃带李,弄了个假的来顶替。这样,所有的疑点就都能解释得通了。考虑到没有证据,以及那些盘根错节的关系,费思清叫来应必妥,让他开始执行一个秘密计划。费思清的计划是针对的马医生,因为他觉得,林雄波有问题的话,一定需要一个人来帮他掩饰,马医生就是关键的人物。马医生发现让他救治的是敌人安排的“假共产党”,“假共产党”拜托马医生替自己传递消息,马医生并没有上当,但特务仍然软禁了马医生。邓远达从阮冰心处得知了马医生被捕的消息,心下暗惊。形势所迫,老冷同意实施叶淑婷之前提出的大胆计划。

第12集

6

在没有确定叶淑婷到底什么来历之前,费思清也不敢造次,他决定把两人送到一家高级饭店住下,并安排特务严密监控,回头来调查叶淑婷的底细。听说林雄波竟然有了未婚妻,阮冰心气急晕倒在费思清办公室。邓远达与叶淑婷的一举一动都被特务监视,出门就有应必妥寸步不离地跟在身边,叶淑婷知道,费思清在等着对自己的调查结果,如果有问题,特务就会毫不留情对两人动手。

第13集

费思清没有等到上海同仁的电话,倒是先接到了南京保密局老兄弟李文炳来电。费思清这才知道,叶淑婷果然出身上海豪门,其父叶静之,是国内有数的大银行家,并且与国民政府高层关系密切。费思清不敢怠慢,他专程到机场迎接叶静之和李文炳,并保证亲自操办林雄波和叶淑婷的婚礼,一定让两人满意。阮冰心伤心欲绝,投河自尽,孟大川也跟着跳进水中,阮冰心被救起,可是腹中的孩子却因此流产。

第14集

医院里,阮冰心在孟大川的劝说下,放弃了轻生的念头,因为她觉得自己必须报复林雄波,至少要拖着他一起去死。叶淑婷找老冷商量撤退事宜,邓远达正等叶淑婷归来,这时阮冰心突然敲响了大门。阮冰心说,只是想拿回自己在这里的东西,邓远达打开铁门,没想到阮冰心拉开外衣,露出里面挂满的手雷,大声叫喊要与邓远达同归于尽。邓远达手足无措时,只能闭目等死。就在这时候,孟大川赶到,他及时把阮冰心的外衣拽下来,跑出去扔掉,一声巨响,让刚回到家附近的叶淑婷也惊呆了。阮冰心越想越觉得林雄波有被调包的可能,她决定以个人身份来调查此事。这也正是费思清所希望看到的局面,他让孟大川帮助阮冰心。阮冰心已经租下相邻的房子,打算二十四小时盯着邓远达。

第15集

17

老冷通过紧急联络方式,向叶淑婷传递信息:既然暗走不行,那就明走,以新婚回门的名义,跟叶静之一起离开郑州。果然,费思清对此无法提出异议,只能表示,再多留一天,让自己好好款待,然后安排专机送他们返回上海。费思清暗暗告诉阮冰心,第二天会尽量拖住叶家父女,让她直面林雄波,这也是她最后的机会。费思清安排了盛大的送行酒会。阮冰心偷偷观察,果然又发现了邓远达的诸多破绽。去机场的路上,孟大川带人埋伏在道旁,趁乱蒙面劫走了邓远达。费思清闻讯,将事情推脱在林雄波与黑帮的恩怨上。装模作样的费思清还叫来应必妥,令他全城搜索,限期破案,救回林雄波。

第16集

叶淑婷紧急联络老冷寻求帮助。两人分析,此事一定和费思清有关,邓远达肯定已经落入敌手。老冷本已通知“十月”,不再插手邓远达的事情,可是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老冷决定再次请钱诀打听情况。按照惯例,接到任务的应必妥,又偷偷喝了点小酒,拉起了二胡。钱诀听到声音,又来到他房间,果然,应必妥正为寻找“林雄波”一事发愁,钱诀明白,应必妥也不知道邓远达的下落。老冷接到了上级紧急来电,“十月”同志有被叛徒指认的暴露危险。保密局在武汉抓获一名共产党,此人已投诚,而且见过潜伏在郑州的“十月”。最终,钱诀被打伤,抓回了情报处。

第17集

钱诀拒不承认任何问题,费思清让应必妥尊重对手,不要用刑,他在等李文柄的消息。果然,李来电确定,叛徒指认了照片上的钱诀就是“十月”。李文柄再次提醒费思清,释放林雄波,不要惹急了叶静之。费思清倒觉得是不是可以把两件事情一并处理。一直为邓远达担心的叶淑婷,发现老冷的汇文书局也无人接听电话,觉得不放心,她决定去看看情况。她看到书店门口挂着的消息牌,知道发生了紧急状况,联络站和老冷都已经转移。钱诀知道枪里没有子弹,他抢过了邓远达手里的枪,嘴里喊着拉一个垫背的一起死也不错,就对邓远达连连扣动扳机。邓远达安然无恙,钱诀不幸中弹牺牲。邓远达表示,自己可以接替“十月”留在情报处工作,完成钱诀未能完成的心愿。面对诚恳的邓远达,叶淑婷表示不同意。

第18集

叶静之买下了阮冰心用来监视邓远达的那栋房屋,并迅速搬了进去,以金融专员的身份留在了郑州。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阮冰心重新看到了希望,也让费思清又喜又忧。老冷向叶淑婷和邓远达传达了上级的指示,同意他们留在郑州继续钱诀未完成的任务。邓远达用心地向叶淑婷学习特工技能和生活细节。重新踏入郑州绥靖公署的大门,邓远达知道从这一刻起他已经没有退路,他将在这个狼窝里与群狼长期周旋下去。于是他首先找到阮冰心,拿出手枪拍在桌上,声称要做个了断。旧事重提,阮冰心怒从中来,忍不住拿起枪,就要向邓远达开枪。

第19集

4

邓远达在钱诀家中不但没有找到线索,还被阮冰心用枪指着。关键时刻,一个蒙面人突然出现,带着邓远达一路逃离了现场。救走邓远达的人正是叶淑婷。好在这次邓远达长了个心眼,以乔装蒙面形象出现,因而一时间并没有让阮冰心辨认出来。但即便如此,也已经加重了费思清和阮冰心对他的怀疑。回家之后,叶淑婷对邓远达提出了严厉的批评,同时对阮冰心的身手,在短时间内有这么大的变化,感到诧异。这无疑也给了邓远达很大的激励,成为专业特工的愿望,在他心中变得更加强烈。阮冰心向费思清报告了发生在钱诀居所的一切,费思清听后颇感疑惑,如果出现在钱诀居所的蒙面人是邓远达,那后来救他的蒙面人又会是谁呢。自打发现阮冰心技艺精进后,邓远达开始留意阮冰心的动向。钱诀死后,副处长的位置出现空缺,费思清大度地表示在处里提拔,鼓励公平竞争。应必妥找邓远达为自己活动,邓远达打听到阮冰心每天都去七星庙的特训场。邓远达在特训场,果然看到了费思清向阮冰心授课的一幕。

第20集

邓远达将自己了解到的情况与叶淑婷一起分析,叶淑婷建议他多注意王玉兰这个人,因为钱诀提到过,她是情报处里唯一有正义感的人,值得争取。邓远达向费思清建议王玉兰当副处长,王玉兰听到了他们的谈话,悄悄找到邓远达,告诉他别费力气,费思清心中早就中意应必妥了,现在不过是摆一个民主的姿态给大家看而已。王玉兰同时提醒邓远达,应必妥提拔上去后,无论是孟大川还是阮冰心来当行动队队长,他的日子都会更加艰难。叶淑婷觉得王玉兰说的话很有道理,她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不久后的例会上,费思清果然宣布,将应必妥提拔为副处长。邓远达突然发言,请费思清确定行动队队长的职位,在费思清提议了阮冰心之后,邓远达按照与叶淑婷商量好的步骤,先是抖出了费思清正在秘密训练阮冰心的事情,又讲出阮冰心的父亲曾经跟费思清有不一般的关系,言下之意是指责费思清任人唯亲,偏袒阮冰心。会议气氛正胶着,叶静之也不失时机地打来了电话,要求给林雄波一个公平的机会。费思清再度询问邓远达的意见,邓远达当即表示,自己也要拜费思清为师,学习特工技能。至于行动队队长的职位,可以看谁在学习中表现更好,公开竞争上岗。费思清无奈答应下来。

第21集

孟大川来报告,已经查到了钱诀死前的最后接头人,是一名卖香烟的小贩,名叫大成。此人应该就是地下党的联络员,目前行动队已经圈定了目标,只等下令抓捕。费思清当即决定以此为局,来测试邓远达的身份。任务来得突然,毫无思想准备的邓远达,硬着头皮仓促上路。然而令费思清没有想到的是,邓远达对大成的身份毫不知情,并且实实在在地将这次行动,当作了测试。在大成藏身的区域,邓远达奋勇追敌,率先将大成抓获,让暗中监视的孟大川大跌眼镜。邓远达在返回情报处的路上就已经察觉到不对,回到办公室,他终于从孟大川和应必妥处确定了大成是真正的地下党,而且还是老冷等人一直在找的钱诀的联络人。邓远达决心救出大成,他直接找费思清,要求给自己机会,审讯大成。

第22集

7

老冷佯装到医院看病,伺机踩点摸清敌情。立功心切的阮冰心,这次不容有失,早已将医院布置得如铁桶一般,并且亲自带人日夜巡视。老冷的行迹,引起了阮冰心的怀疑,阮冰心正要追踪盘查,邓远达突然出现,声称前来监督阮冰心的部署。阮冰心恼羞成怒,与邓远达一通理论,回头再想找老冷时,老冷早已不见了踪影。晚上,老冷带武工队杀进医院,营救大成。混战中,阮冰心认出带队的这个共党分子,正是上午出现在医院的人。与此同时,叶淑婷蒙面潜入病房,击晕看守的孟大川,成功救走了大成。费思清得知大成被救走,大发雷霆。阮冰心向费思清赔罪的同时,表示自己有了新的线索。她回忆起在医院里邓远达突然出现,插科打诨导致老冷溜走的一幕,认定这不是巧合,邓远达很有可能是老冷的同伙。

第23集

大成说钱诀生前本打算带他与警署的人接上头,可是没来得及,钱诀还嘱咐,有一样重要物件,存放于郊外的隐蔽之处。叶淑婷依照大成所描述的地点,取来了钱诀的遗物,那是一个玩具西洋钟。叶淑婷判断,钱诀一定是想通过这个钟,向他们传递什么信息,可是研究了半天,叶淑婷和邓远达也没有找到其中奥妙。孟大川推断大成重伤在身,短时间无法离开郑州,而且必定需要药品疗伤,因此派人严密监控每一个药店,捉拿可疑人物。老冷久等叶淑婷来送药,却一直没等到,情急之下自己去了以为安全的药房,遭到了特务跟踪,闻讯赶来的阮冰心认出老冷正是劫走大成的共产党。老冷发现自己暴露后逃亡,阮冰心带人紧追不舍。老冷的身份已经完全暴露,他奉命连夜离开郑州。走之前,老冷告诉邓远达,组织决定,他以后的代号就定为“铁核桃”。

第24集

心眼狭小的刁玉琴,对阮冰心上次的举动怀恨在心。她在费思清面前指责阮冰心的不是,费思清却警告刁玉琴要留意叶家的人。唯利是图的刁玉琴,只想巴结叶家,对费思清的警告,没有放在心上,她反倒觉得费思清被阮冰心迷惑了,转身就找叶淑婷哭诉。叶淑婷意识到,可以利用刁玉琴的仇恨,离间费思清和阮冰心的关系。在费思清的办公室里,邓远达意外地发现一个与钱诀留下的玩具西洋钟,一模一样的实体钟……为了一探究竟,当晚,邓远达潜入费思清的办公室,经过一番研究,他终于明白,那个西洋钟,原来竟是一个经过伪装的密码保险箱。邓远达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叶淑婷,叶淑婷判断,那个西洋钟内部的保险箱内,极有可能就藏着钱诀一直在寻找的日伪潜伏人员名单。

第25集

费思清下令,所有南京密电,只能由王玉兰一人经手,王玉兰为此经常忙碌到深夜,连续几天未能回家照顾卧病在床的老父亲。阮冰心向费思清打听孟大川的过去,费思清对她说了假话。费思清决定将阮冰心调回译电科帮忙,阮冰心不愿意,费思清解释说,如果“林雄波”是共党,他一定是冲着情报而来的,所以在译电科更容易抓到他的把柄。阮冰心立刻欣然答应。孟大川想起了负责机要室的王玉兰,她很可能接触过自己的档案。孟大川酒后拦截王玉兰并企图加害她,邓远达救下了王玉兰。王玉兰怒斥孟大川,告诉他,他的档案从来就不在机要室,而是费思清亲自保管着。孟大川这才明白,费思清就没有真正信任过自己

第26集

阮冰心、孟大川带齐三去抄查仓库,孟大川借机制造了齐三夺枪杀人逃跑的假象,将齐三击毙。阮冰心看到齐三怀中崭新的通行证,确定孟大川杀齐三一定有隐情,决定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邓远达偷看了南京来的密电,内容显示南京总部催促郑州绥靖公署,迅速招降收编残留的日伪武装,配合国军发动对山东解放区的围剿。邓远达一到家中,立即把情况汇报给叶淑婷。叶淑婷断定国民党在山东很快就有大动作,事关双方博弈,如果能尽快了解日伪残留武装的分布情况,就能提前剪除国民党的羽翼,为战事获胜创造有利条件。关于日伪残留武装的情报,很可能就在费思清办公室的西洋钟密码箱内,可是怎么找到密码开启箱子呢,叶淑婷想到了刁玉琴。刁玉琴告诉邓远达,那个钟不走是因为费思清自己有意弄停的。叶淑婷认定钟上时间就是保险箱的密码。

第27集

费思清接到报告,他明白,孟大川很有可能是想偷取自己的档案。阮冰心看到被抓的竟然是孟大川,十分震惊。孟大川无法对她解释自己的行为。阮冰心听见邓远达正在与王玉兰私下议论,孟大川是汉奸,勾搭外人一起来偷自己的档案,阮冰心来到费思清办公室,果然在地上看到了孟大川的档案。怒不可遏的阮冰心再次回到审讯室,事实面前孟大川不再抵赖,他觉得阮冰心是真对自己动了杀机,于是抢过枪挟持了阮冰心。事情闹大,孟大川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在情报处立足,他打算开枪杀死邓远达后逃走,算是为阮冰心做最后一件事情,邓远达早有准备,顺势击毙孟大川。

第28集

费思清察觉了阮冰心的真实意图,但邓远达若在此时不明不白地死了,必然难以向叶静之交代,所以他故意主动上门,向叶静之表示,终极测试有危险,但这是惯例,费思清暗示邓远达可以放弃比赛,将行动队队长职位交给阮冰心。邓远达当即表示决不放弃。测试开始,邓远达才发现很不公平。原来,阮冰心的住处空间小,摆设简单,不论炸弹如何安装,都一览无余。而他所住林雄波的豪宅,别说拆弹,单是找到炸弹,就要耗费大量的时间。果然,邓远达安装在阮冰心家的炸弹,很快便在煤炉的管道中被阮冰心找到拆除。叶淑婷劝邓远达放弃比赛,邓远达坚定地走向自己的家中。

第29集

经历生死考验后的邓远达和叶淑婷紧紧拥抱在一起,弄得费思清脸上也挂不住。回到办公室,费思清对阮冰心大发雷霆,因为他根本没想到阮冰心如此大胆妄为,炸弹如果爆炸,自己根本承担不起这个后果。费思清骂完阮冰心后,立即找叶静之当面赔罪,他向叶静之保证,邓远达胜出,自己将依照之前的约定,授于邓远达行动队长一职。叶淑婷告诉邓远达,上级同意他放弃行动队队长,转而谋求译电科的科长职位。费思清把邓远达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告知打算任命他为行动队长的消息,不料邓远达却推辞了,表示自己参加竞争只是不愿意被阮冰心颐指气使,费思清暗自松一口气,当即表示,让邓远达接手译电科科长一职。

第30集

这天,接近下班的时间,邓远达特意买来饺子,拉着王玉兰一起吃。邓远达假装打翻了醋瓶,王玉兰去换衣服,邓远达偷出钥匙,直奔费思清的办公室,他知道每天只有这个时候,办公室外的岗哨不在。邓远达用24小时制的时间数字,果然打开了保险箱,拿到了日伪名单。阮冰心发现邓远达不见了,立即带人四下搜寻,但是没有找到。于是逼着王玉兰打开费思清的办公室门,没有钥匙的王玉兰,死活不肯给阮冰心开门,两人在门外争执起来。失去耐心的阮冰心下令砸开门闯进去,但邓远达已经跳窗逃跑。阮冰心什么都没搜出来,但却察觉到了王玉兰的紧张,转而追查王玉兰的钥匙是否丢失,王玉兰回到自己办公室,拿起包找钥匙,细心的邓远达早已把钥匙又放回原来的位置。但是王玉兰心中已经明白,邓远达就是共产党。

第31集

费思清遭到上峰斥责,山东战局失利,有个关键的因素是费思清手头的日伪名单泄露,上级勒令费思清三天内查出这个代号“铁核桃”的共产党卧底。费思清倍感压力,他找来阮冰心商议对策,暗示阮冰心可以从最近跟林雄波关系密切的王玉兰查起。阮冰心立功心切,亲自带人冲进王玉兰家,强行逮捕了王玉兰,将奄奄一息的王父扔在了家中。王玉兰心中明白,邓远达就是阮冰心要找的那个内鬼,她向阮冰心提出,必须先见到邓远达,才会说出一切。

第32集

王玉兰一见到邓远达,就哭喊着要他去救自己病危的父亲,邓远达驾车陪王玉兰回家,在途中问起王玉兰为什么不据实招供,王玉兰坦言自己早已知道邓远达的身份,没有揭露是因为她已经爱上邓远达,不愿见他身陷囹圄。邓远达表示自己可以安排王玉兰和她父亲前往解放区。王玉兰赶回家,但为时已晚,王父因为没有得到及时救治而身亡,王玉兰悲痛欲绝,父亲的死让她彻底没有了牵挂,她决定亲手向阮冰心讨回公道,再帮邓远达一把。

第33集

费思清告诉邓远达,军警斗殴只是表象,其实在郑州警署内部,有一部分人心向共产党,准备起义投诚,这次的内乱,就是这些人刻意制造,邓远达的任务,就是挖出这批人,瓦解起义行动。邓远达觉察到,费思清对阮冰心的信任已经大不如前。叶淑婷也接到了上级命令,策应郑州警署内的革命力量,达成起义。叶淑婷与邓远达不约而同地想起了钱诀生前留下的任务中,正有一件是联络警署的进步力量,可是钱诀牺牲后,由他单线联系的这条线索就已经中断了。所以最重要的就是抢在敌人前面,找到警署的联络人。

第34集

邓远达经过耐心等待,终于等来试图搭救马森的警署总务科科长陈金刚。陈金刚借视察犯人伙食之机,悄悄丢给马森一张地图和钥匙,邓远达看在眼里,暗中跟随陈金刚,陈金刚察觉,拔枪相向,邓远达在关键时刻报出了接头暗号,双方终于接上头,邓远达将费思清的阴谋告诉了陈金刚,陈金刚决定,不让邓远达暴露,由自己单独回去监狱除掉马森。阮冰心不知内情,举起枪干脆利落地打死了马森。

第35

应必妥接到邓远达的电话,赶到指定地点,见到的却是爆炸后的仓库和胡凌鹤的尸体,还有一些残留的枪支碎片。费思清闻讯赶来,邓远达向他汇报,死去的这个警察一直跟踪监视自己,自己反跟踪对方,发现了这个山洞和里面被盗的枪支,谁知这人引爆了炸药自杀。费思清终于确定死者就是通共的警察,可以结案。叶静之终于同意为党国出力,正如叶淑婷所料,情报处人手有限,大家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调用警察署的人马来押送粮食。邓远达到警察署挑人,发现名单上,并没有陈金刚自己的名字,陈金刚告诉他,阮冰心对自己已经生疑,为了大队人马安全转移,自己必须留下。费思清和邓远达商量运输路线,阮冰心突然出现,提议运输路线暂不对外公布……

第36

由于郑州绥靖公署此次筹措军需物资有功,南京方面将特派专员,颁发嘉奖令给出资捐助的商界人士叶静之。特派员曹主任赶到郑州后,将答谢会的时间定在了运输队出发的时间同时进行,阮冰心深感不妥,悄悄命令手下人员做好准备,盯紧仓库和运输车队。叶淑婷假装潜入饭店,刺杀曹主任,费思清果然将阮冰心和行动队都调来负责特派员的安全保卫。

答谢会现场,阮冰心一心想着如何脱身,去追踪运输队,然而邓远达却在一旁虎视眈眈地盯着她。阮冰心看见叶静之父女,顿时计上心来。与此同时,物资运输车队已经行进至解放军的“埋伏圈”,警察起义部队的成员,迅速在手臂上绑上用于识别的白布条,按照预先的计划,很快消灭了除起义部队外的其余人员,然后制造被埋伏的交战场面……

第37

成功地转移了警署人员,军需物资也已落入解放军之手,老曾正着手安排陈金刚的转移事宜一打听就知道了邓远达被抓一事,思前想后,陈金刚决定在离开前,动用自己的手段为邓远达洗清嫌疑。阮冰心展开了对邓远达的严刑拷问,邓远达任由阮冰心百般折磨,一口咬定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叶静之找到国防部二处的人,向费思清提出参与审讯。此时,费思清心里有了一个更可怕的推测,如果林雄波有问题,那么叶静之在这次的事件中又起到了什么作用呢?就当他与阮冰心商议如何应对二处的人,一个紧急电话打入。 警署,陈金刚挟持了署长,正与二处的特务和警察对峙。特务从陈金刚办公室搜出了林雄波笔迹的运输队人员名单,发现跟实际走了人几乎完全不一样;接着又从陈金刚家中找到部分警署上次失窃的枪支。陈金刚挟持人质往外闯去,没想到费思清坚决不肯谈判与妥协,更不惜牺牲掉被他劫持的警署赵署长。陈金刚无奈之下,想与阮冰心同归于尽,被阮冰心开枪打死。

第38

阮冰心发现了陈金刚会伪造笔迹,她向费思清汇报,并提议请高手来鉴定那份人员名单的笔迹真伪,没想到权威的鉴定专家确定,名单就是林雄波手书。满脑子都是复仇打算的阮冰心根本听不进去费思清的劝告,接连杀害了王玉兰和陈金刚,邓远达向叶淑婷表示,这次一定要亲手除掉阮冰心这个祸害。叶淑婷也有心开展这次行动,但老曾却阻止了他们,交代了新的任务:国民党军队为阻止解放军推进速度,秘密制定了一项“断臂计划”,组织要求“铁核桃”尽快获取相关情报,为我解放军接下来的作战计划提供情报参考。邓远达听说应必妥要亲赴南京,警觉必定是有重要任务,于是在临行前夜,请应必妥喝酒,借他喝醉之机,翻看公文包,发现了费思清写的密信,邓远达偷拆密信阅读后,大吃一惊,意识到不仅是自己和叶淑婷,连叶静之也已处于危险之中。

第39

费思清他命令阮冰心,立即布控监视叶静之。叶静之不走,让邓远达又动了除掉阮冰心之心。火车站,应必妥一脸神秘,接到了一对军官夫妇,而阮冰心则在一旁秘密保护。邓远达正要动手之际,叶淑婷突然赶到火车站,与军官的妻子热烈拥抱,并时刻阻止着邓远达开枪的方向,让他动不了手。邓远达意识到叶淑婷如此一定有深意,放弃了刺杀行动。邓远达追问为什么阻止他的刺杀,叶淑婷表示,宋亦梅的先生孙教授,是南京中央军校的建筑专家,研究方向是桥梁工程,奉命到郑州执行公。两人商议,决定以孙教授夫妇为突破口,搜集“断臂计划”情报……费思清正式向孙教授提出,为彻底炸毁郑州黄河大桥做测量准备工作,孙教授心有不忍,但不得不服从军令。费思清同时提出,让孙太太不要与叶淑婷等人接触,以免泄露机密。

40

14

家宴前后,邓远达与叶淑婷配合,终于确定“断臂计划”的内容是炸毁郑州黄河大桥,上级指示,保护桥梁,同时争取孙教授这样的专家弃暗投明。阮冰心向费思清报告,邓远达夫妇与孙家的交往过密,担忧这两人会被邓远达策反。费思清不顾孙教授的愤怒,要求孙教授从这一刻起,不许再与邓远达夫妇以及一切外人接触,专心测绘直到完工。此时一个更坏的消息传来,远在解放区监狱里关押着的罗健明,竟然越狱逃跑了。老曾紧急通知邓远达与叶淑婷,上级决定,让二人立即停止所有行动,准备撤离。听到这个消息,邓远达和叶淑婷都楞了,他们知道鸠占的脱逃意味着什么,两人的身份随时有暴露的危险。可是,任务没有完成,又让他俩放心不下。

41

邓远达和叶淑婷坚决地向老秦要求留下来,拿到图纸并争取孙教授夫妻弃暗投明。经请求上级同意,决定暂停撤退,赶在罗健明露面之前,再次争取完成任务。心挂爱妻的孙教授,迅速完成了图测绘制,费思清确定桥梁的所有结构受力点都已标注清楚,只要炸药足够,桥梁一定会被完全摧毁。孙教授夫妇一走,费思清立即找来阮冰心,要她处理掉孙教授夫妇。阮冰心的布置,被邓远达偷听到,他立即和叶淑婷去找老曾想办法。事实面前,孙教授不得不信,费思清是真要自己全家为“断臂计划”殉葬。孙教授决定凭记忆重绘大桥图纸,并将炸药安放点全部标明。孙教授夫妻也决定弃暗投明。被疯狂的复仇计划燃烧的阮冰心公然闯入叶家,没想到邓远达和叶淑婷都不在,她于是绑架了叶静之,并留下了纸条要邓远达到指定地点救人……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0 0

热播视频排行

48小时
本周
本月

关注“无线梅州”

扫描二维码下载”无线梅州”App

扫描二维码关注”无线梅州”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