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周报 > 电视周报 > 正文

听妈妈讲那过去de事情

2018-05-11 16:03:53 

777.jpg

读图

这是梅州资深摄影家新红牛拍摄的作品——《老妈妈》,凝望图片,一位客家慈母,专注着“手中线”,岁月和沧桑镌刻在她慈祥的脸庞,让人心灵震撼,让人心头颤动。这不禁让人想起唐代诗人孟郊的那首著名的《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这位老妈妈眼镜后面是母爱的山高水长,也是流淌的儿女情长……

编者按:“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一首穿越岁月时空的儿童歌曲《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曾经让我们魂牵梦绕!是的,妈妈,是我们心目中人生最初的温暖港湾,也是我们人生旅途中最为感念的温情驿站。在今年母亲节到来之际,本报编辑部全体采编人员以“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为主题,各写了一篇和妈妈的教诲与关爱有关的回忆故事,让深藏心底的康乃馨尽情绽放,让这首绵绵的歌谣温润心灵,并以此特别专稿祝福天下母亲:节日快乐!安康吉祥!

母爱之书伴我行

母亲是我最尊敬的人,这是因为母亲一生充满“故事”,这些故事我曾听她讲过很多次,还小时听起来觉得好奇,懂事后听起来觉得真的不容易,成家后听起来觉得母亲就是一面人生的镜子。这些“故事‘是她人生的经历,她八岁丧母,命运多舛,病痛缠身但乐观向上,通情达理,就更重要的一点是我的母亲能用她珍藏的特别之“书”引导我,激励我在风雨中坚定前行。

这部“书”不是书店里的商品图书,它无价而有值。它是我自强不息的母亲在其三十年不间断的读书笔记中重抄摘录的精华。当我刚参加工作时,母亲便把这三本装订成册的“书”送给了我。那时,我接到母亲这特殊的礼物,非常感动。要知道,这可是母亲在繁重的工作和家务之余,花了数年时间抄成的。每册“书”的扉页上都这样写着:海儿,谨记,好学的人追求的永远都是知识!

这三册“书”我常温常读,不读时,我用一个精致的锦盒装起来放进书柜里。在夜阑人静之时,捧读此“书”,看着笔记本上母亲那一丝不苟的笔迹,回回都能亲切感受到母亲对人生的那份坚强及对我的那份期望! “书”中,详细记录了母亲对人生的种种看法及为人处世的箴言警句;内容涉及生活学习工作婚姻家庭等等。在为人处世方面,母亲做了大量的心得笔记,其中母亲自己概括的“处世八条”便被我当成一面镜子来映照自己。要知道,我坚强的母亲虽然常年疾病缠身,却没有丝毫悲观,工作上口碑好且人缘极佳。母亲曾多次对我说,她幼年丧母,从小到现在,什么苦都吃过,什么困难都挺得住。我经常想,我有这样的母亲,我还能懦弱么?

我年幼时,父亲在南海舰队服役,母亲独自一人承受着超乎一般家庭的艰辛,为我和姐姐的健康成长撑起一片天。在母亲的赠言中,有一段感悟充满了母亲对生活的乐观和向上:生活像一把琴,只有那热情勤劳和富于理想的人,才能弹奏出美妙的音符来。每当生活工作中乃至感情上的烦恼袭来时,我总能想起母亲这些既是写照又是鞭策的话,更会想起母亲那些富于哲理的思辨;每一次挺过困难后,我总是理智和清醒地认为:那是母亲给我的力量让我又一次走向成功和拥抱幸运。

母爱之“书”已伴随我近20年,生活里的风雨经历都已化在了母亲那温暖的字字句句中,我也从最初的迷茫逐渐走思想的成熟。

在无限感恩母亲的同时,我特地摘下母亲在“后记”中补录给我的诗句,以此来祝福天下母亲:牵着你的手/牵着希望我们一起走/用心感受整个宇宙/可以给你的/这世间唯我所有……

一碗“猪肠红”

母亲有一段时间没有回老家了,一天吃饭的时候,她突然说,我小时候最喜欢吃的菜是一道猪肠猪红焖咸菜,我们叫它“猪肠红”。

在上世纪70年代,物质匮乏,我们家穷,有时候一个月也吃不上一次肉,于是盼着每年养一条猪杀猪时节。那个年代杀一条猪一部分要上缴食品站,一部分卖给食品站,家里只能留下猪肠猪红少许猪杂。于是,母亲就用大大的铁锅,把猪场猪红焖咸菜焖上一大锅。焖好后,母亲按我们村里的户数,平均分成二三十碗,叫上我们几兄妹,用竹篮提着,挨家挨户的给每一家乡亲送上一碗“猪肠红”。送完全村的“猪肠红”,我们回到家,母亲才端出留下的不多的“猪肠红”,和父亲先看着我们兄妹开心的吃着“猪肠红”,往往,不懂事的我们吃得剩下不多猪场猪红的时候,母亲和父亲才加入我们的“猪肠红大餐”。

有一年,因为留的猪肠猪红少了,分好村里乡亲邻居的“猪肠红”后,只剩下几块猪肠猪红了,母亲就洗多一点咸菜,重新焖了,自然,我们小孩子最喜欢的猪肠猪红也少了。母亲这时就会教育我们,以后做什么事情宁可自己少一点,也不能让别人少一点。 还有一年家里杀猪做“猪肠红”的时候,邻居一个伯母因为一些小事刚刚和母亲吵了一架。母亲特别交代我们,不能因为有小矛盾,就不给这个伯母送“猪肠红”,这样会让两家的矛盾解不开呢,远亲不如近邻,你们以后长大了对人也要一样。

当然,村里其它人家杀猪的时候,我们也会收到乡亲邻居送来的“猪肠红”。后来,改革开放后,大家物质丰富了,很多家庭也不养猪了,我们也很久没吃到“猪肠红”了。聊天的时候,母亲经常会说,很怀念那个“猪肠红”菜,更怀念那个年代的乡情。 (郑纯兴)

遗物

母亲临终前,给了我三个物件:一张明信片、一封信、一只戒指。

明信片是1988年母亲节,我大学同班同组的五位女同学联名寄给母亲的。此前,我一无所知,女同学瞒着我们男生,母亲也没告诉过我。

信是我在1988年6月间写给母亲的。母亲是我们村在她那个年龄段唯一识字的女性,我离开家乡上高中以后,她一直和父亲生活在一起,我的信抬头总是“爸爸、妈妈:你们好!”,没有单独给她写过一封信。1988年,父亲去顺德帮他曾经的学生做事,家里只剩母亲一人。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个噩梦,梦见母亲一个人独坐在黑暗里痛哭。醒来后,心里很不安,于是提笔写了一封信,这也成了我单独写给母亲的唯一的一封信。

戒指是1998年买的。那年父亲七十大寿,想着给父亲过个生日,但他不同意,于是花了当时的两三个月工资请朋友从香港买回两个刻有“福”字的金戒指。认真说起来,母亲的戒指还是捎带,并非一心一意的。

工作以后,曾经问过几次母亲的生日,她总说忘了,身份证上的日期是随意报上去的。过世前一个多月,她已经知道生命不久,有一天,她对我说,今年想过个生日,是几月几日。那天,一大家人买了只蛋糕,给她戴上红帽子、唱生日歌、吹蜡烛……

母亲生前,从没过过母亲节。母亲逝后,每年的母亲节,总会想起母亲的点点滴滴,她抚育我成长,从穿鞋、戴帽教起,教我种菜莳田、教我煮饭做菜、教我做人处事……

而我,给了母亲什么?一张明信片、一封信、一只戒指?这肯定不会是母亲的想法。我想,她只是想告诉我,此生她收到的我的礼物中,这三个物件,最为珍贵! (余向滨)

养猪供上学

上世纪80年代初,村里开始分田到户。爸爸长年在县城上班,一年才回家几次,月工资几十块钱还不够买点肥料。上有老下有小,还有我们兄弟姐妹四人上学,家里经济困难。

我那三十岁出头,任过生产队长的党员妈妈,想起了用养猪的办法解决困境。家中分到的田地在妈妈精耕细作之下,每年大丰收,多出的粮食除了卖一部分外都用来养猪。家里的猪舍不大,一栏只能养两头,一年能养两次,一共四头,卖猪的钱和卖粮的钱集起来,除了供我们上学外,还一手一脚在老屋边上加建起了三四间土房。

到了八十年代末,我们兄妹都考出来上了大专院校,爸爸县城的单位也正好分了套房,妈妈随后也搬到了县城居住。妈妈没班可上,城里的开支又大,家里少了卖粮卖猪的收入,我们上学的开支又大,爸爸一人的工资实在无法开销,无奈,老妈又想到了老本行养猪。哪里养?只能是楼下的杂物房里养!好在那时不光我家穷,爸爸单位的同事家庭也可能好不到哪里去,大家不约而同都把成排的杂物间改造成杂间猪舍两用房,养起了猪。直到大家的日子逐渐好过,才陆续不再养猪,我家也在我出来工作那年停止了养猪。

妈妈总是说,是猪帮了她的大忙! (谢雪琴)

为一只小鸭大哭

每个人的成长岁月里,都能说出一堆妈妈对自己讲过的故事,这些故事,饱含着勤俭家风的传承,也包含着为人处事的方圆规矩美德……不管是属于哪一种温暖,回想起来,都令母亲节更具挥之不尽的绵绵情意。

我妈妈的妈妈在4年前以近百岁高龄在家中安然辞世,外婆留给我妈妈关于勤、勉、淑、德的故事有好多,今挑一样简叙——我妈为一只小黄毛鸭嚎啕大哭。

我最大的姨妈今年近8旬高龄,我妈妈排行第二,小我大姨两岁,我妈妈还有小她几岁的三个弟妹,最小的姨妈也已年近7旬。因贫穷,外婆3岁被迫远离父母怀抱从蕉岭县新铺镇南山村卖到三圳镇九岭村作童养媳,不到 30岁又遭遇我外公远走南洋再未回归的苦难,但吃尽不识字苦的外婆秉承客家人崇文重教的好传承,以常人无可相像的聪惠与才智,让5个孩子全部读书读到他们无法读为止。当时读书,学费是一个大问题,为了筹足学费,在每个孩子到了上学年龄的时候,外婆就给他们抓几个小黄毛鸭,由孩子们在农余、学余自行照看管理,一年抓两次,在开学前,将已长大的鸭子卖掉,换作学费。如果鸭子死了,筹不足学费,那么这个孩子这一学期就没书读。

有一年的夏天某天,尚读小学的我妈妈放学回来,从农田水渠中照看她放养的鸭子时,发现她养的小黄毛鸭有一个头已歪在一边,但身体尚软,似还有气息。妈妈见状吓坏了,赶紧将小鸭子捧到门坪上,按传统的方式,在鸭子身上扣一只搪瓷脸盆,并用木棒敲击脸盆底,试图将鸭子敲醒,因担心鸭子死去自己就没书读了,妈妈越想越伤心,一边敲一边哭,哭着哭着拿起脸盆,发现鸭子的头还歪着,似乎已见到自己下学期再无法读书的妈妈,于是无法遏制地嚎啕大哭起来。妈妈的哭声引来很多叔伯宗亲,纷纷劝我妈妈不要哭了,却没引来外婆,外婆兀自在忙碌自己的事情。有一叔伯心慈,担心我妈妈哭坏身子,就说先送一只小黄毛鸭给我妈妈养,待来年抓小鸭子时再让我外婆还一只小鸭给他。因素来知道我外婆断不会接受这赊账行为的我妈妈继续哭,或许是哭声太响,小黄毛鸭终于悠悠醒转……

我妈妈说,很神奇,除了那一次她的小鸭子差点死去,孩子们用作学费的鸭子全都顺利地养到开学时卖掉。细细想来,不能不赞叹外婆抓小鸭时的眼力。 (叶春萱)

温暖

每次吃酥烧,炸肉丸,凉拌菜,就会想念外婆灶台的烟火气,想起她的勤俭持家,宽容坚强。听妈妈絮叨起几桩往事,仿佛穿越了一大截时光。外婆的童年是在印尼度过的,年轻的时候返回梅县松口,在松口度过了下田上山的日子,生火做饭料理家务,时常还会和邻居结伴上山砍柴割鲁基。

到了梅城生活的时候,初中学历的外婆曾做过小学老师,外公亦是老师,两人微薄的收入要养活四个子女着实不易,为增加家庭收入,外婆除了上课和操持家务,晚上还会接一些手工活制作,经常做手工做到深夜。

在当时通信不发达的年代,一些学生和熊屋本姓宗亲随水客漂洋过海谋生,了解彼此的情况只能通过书信。当时识字的人不多,写信对于不少家庭而言有难度。外公是个热心肠的人,常会有人请他帮忙写信,而寄出的信封,则由具有一定英语水平的外婆负责。为表达对老师的感谢,一些在外漂泊的学生在海外的生活变得稳定后,逢年过节还会悄悄地托水客捎回猪肉干和油。

听妈妈讲起过去的事,于她是回忆往昔,难忘亦难免有伤感。而我也份外想念与外婆生活的那一段时光,想起她慈祥的笑容和生活的智慧,有一件事,让我印象特别深刻,童年暑假去外婆家小住,早晨她会煮粥,送粥的咸鸭蛋她会一个个切开摆上盘,每一块蛋黄和蛋白都很均匀,孩子们夹蛋的时候会有只想夹蛋黄而不吃蛋白的,她就会温柔的说,每个人都喜欢蛋黄,但总不能光顾着自已爱吃的蛋黄就吃个不停,要懂得分享,蛋黄和蛋白要一起吃,饭桌上吃饭的样子,可以代表一个人的教养,要注意场合。

虽然外婆已离开我多年,但每逢吃到妈妈从外婆那里学会的菜式,就会想起小时候的味道,那是一种幸福的味道。 (朱波)

妈妈的风扇

“奶奶,好热,要开空调。”准备午睡的儿子稚嫩的声音传来,妈妈忙不迭地进房打开空调,为小外孙准备舒适的午睡环境。儿子进了房间爬上床,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准备入睡。

妈妈看着小家伙舒服的表情,不由地感慨说:“现在的孩子真是幸福!”儿子闻言马上接话,“奶奶,你这不是有空调,你也很幸福啊!”听到此言,妈妈轻声笑笑陷入回忆,跟我们讲了她儿时的纳凉神器。

在妈妈儿时的记忆里,夏天纳凉的东西,除了自己折的纸扇和蒲叶扇,自家奶奶房里还有一个神奇的东西,只要轻轻拉动绳子,便可让姐弟几个都享受到清凉的风。因为稀罕,所以连一起玩耍众多小伙伴也都惦记着这个神器,有事没事都过来瞧瞧,而妈妈姐弟几个也争着抢着要与奶奶同眠,享受这神器带来的神奇体验。

为了让我们更直观地了解,妈妈还给我画了神器的简易图。妈妈指着图说,这挂扇是悬挂在“大栏床”顶部的,用挂钩固定,挂钩下面是滑轮,一边连着挂扇,一边接着一根绳子,拉动绳子,挂扇便前后摆动开始工作。挂扇的主体部分便是用两根绳子悬挂起来的一块约80厘米宽的木板,木板外面套了做工精美的绣花棉布,棉布约50厘米长,除将高20厘米木板完美包裹外,还余下30厘米的布随木板摆动时扇出的凉风更轻柔、舒适。棉布上面的绣花还依稀记得是各种颜色花卉盛放的图案,底下还做了波浪般曲线裁剪和锁边设计,让棉布更精美,有档次。棉布采用双层缝合,非常厚实、耐用,可以拆洗。在妈妈的记忆里,这是上一代人使用过而留传下来的,家中“大栏床”顶部悬挂挂扇的地方,都留下一条深深的痕迹。

姐弟几个睡在上面,就要有一个人负责拉动绳子让挂扇工作,挂扇一工作,睡在床上的所有人都能享受到凉风。有时候拉的人懒得用手,也会用脚来代替。如果整床人都睡着了,没人拉挂扇,那就谁热谁干活。

虽然不方便,便对于那个连电灯都没有的年代,睡觉时能有如此“风扇”便已是很幸福,很满足。回忆过去,有苦有甜,愿天下所有的妈妈只留下幸福的回忆,忘却苦涩的回味。   (王丹妮)

丑苹果的香味

苹果,有酸、有甜、有涩......而妈妈则怀念小时候吃过的丑苹果,那里满蕴着外婆对儿女健康成长的深情。

我妈妈出生在上世纪70年代初,那时要吃饱穿暖不是易事,能吃上水果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母亲说她第一次见到苹果时,在上小学时,那天外公路过一小店,看见有几个坏苹果削价处理,便咬牙买了1个回家,外婆小心地削掉苹果坏掉的部分,再将好的部分分成几份,分给和妈妈和舅舅姨妈们吃,那是母亲人生第一次吃上苹果。

妈妈说:“那苹果长得丑丑的,看起来不好吃的苹果,那才是真真的有苹果的味道的苹果啊!现在都很少见有了,想想那时候能吃上一小口苹果也很开心了。”我明白了,不是因为苹果长得丑好吃,而是在妈妈那个年代,简单,是很幸福的事情:幸福,也是很简单的事情。   (张琦)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0 0

热播视频排行

关注“无线梅州”

扫描二维码下载”无线梅州”App

扫描二维码关注”无线梅州”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