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周报 > 电视周报 > 正文

“冰糖”罂粟花 女毒贩的不归路

2018-06-29 10:53:20 

毒贩

女人如花,糖水浇花,可使花繁叶茂,可是,用“冰毒”浇灌的罂粟花,却有致命的毒。近年来,女性涉毒犯罪的比例呈逐年上升趋势,尤其是吸食贩卖“冰毒”等合成毒品更成为“犯罪主流”。据统计,2015年至2018年6月,兴宁法院审结女性涉毒各类案件12件13人,其中贩卖毒品案4件,容留他人吸毒案8件,案件中涉及的毒品100%都是“冰毒”。

案例一:姐姐的口香糖

“口香糖盒子里装有一小包冰毒,是我平时吸食的。”

阿萍因涉嫌贩卖毒品被刑事拘留以后,妹妹从老家来到兴宁城区帮姐姐的出租屋退租,想起自己上次过来的时候想吃姐姐放在床边的口香糖,被姐姐极力阻止的情形,当时觉得奇怪,现在才恍然大悟。

2012年,阿萍在朋友的怂恿和自己好奇心的驱使下,吸了人生第一口毒,从此欲罢不能,沉沦毒害。吸毒期间,阿萍先后认识了彭某、刘某、何某等吸毒人员,便萌发了以贩养吸,将自己买来的冰毒转卖给他们从中牟利的念头。2016年1月至5月期间,阿萍先后多次贩卖共约6.3克的“冰毒”给吸毒人员刘某、何某等。期间多次在自己的出租屋容留吸毒人员彭某、刘某等人吸食冰毒。2016年6月,阿萍被抓获。

兴宁法院经审理后,以贩卖毒品罪、容留他人吸毒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阿萍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000元。

【法官说法】

女性涉毒犯罪的主要的犯罪动机是追逐利益。涉案人员大多以贩养吸,以贩毒的毒资来维持其吸毒的经济来源。出于女性天然的谨慎心态,且慑于对毒品犯罪的打击力度,女性涉毒犯罪出现交易零星微量化贩毒、“小包贩毒”的趋势。

案例二:妈咪的润喉糖

“全部货都放在她自己房间一个“润喉糖”的铁盒子里,每次要送货的时候她都是从里面拿出需要的货给我,叫我送到指定的交易地点。”

因涉嫌贩卖毒品被另案处理的阿海口中的这个“她”是阿海一直称其为“林姐”的人,两个人是重庆老乡、校友和“毒友”。林姐曾经打电话给阿海说自己在酒店做妈咪,有购销毒品的路子,希望阿海来兴宁帮她送货。2017年5月10日,林姐从潮州将阿海接来兴宁安排他住在自己城郊农村的家。平时,林姐跟婆婆和年幼的女儿一起住,她从来不让自己女儿碰房间里放的那盒“润喉糖”。之后林姐和阿海开始共同贩卖冰毒,林姐自己贩卖毒品给吸毒人员徐某1次,安排阿海先后4次共贩卖3.22克毒品给吸毒人员王某,得款1100元。2017年5月19日,民警在兴宁城区抓获阿海并在其身上现场查获1包毒品,林姐察觉阿海出事立刻潜逃, 2017年8月7日,林姐在重庆老家落网。

兴宁法院审理后,以犯贩卖毒品罪判处被告人凌姐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

【法官说法】

女性涉毒犯罪在共同犯罪中作用日渐突出,在以往男女共同毒品犯罪案件中,男性作用占主导地位,一般由男性提供毒品来源,负责联系上家和下家,而现在的男女共同毒品犯罪更多表现为女性预谋犯罪并提供毒品,男性充当“跑腿送货”角色,或完全由女性从事毒品犯罪。

案例三:奶奶的白冰糖

“我不知道毒品种类,我知道这个东西是毒品,白色透明,跟冰糖差不多。因为家庭困难,没有收入,才去贩卖毒品的。”

兴宁城区的一间出租屋里,住着七十多岁的刘奶奶和丈夫及小孙子们,朝西的房间是奶奶平时睡的房间,小孙子们贪玩,在奶奶房间凌乱的床底下、书包里、纸袋中、脸盆内,总能翻出一些“白冰糖”,奶奶看到以后总是很紧张地让不准他们碰,立刻就把东西拿走收好。

2015年,刘奶奶的儿子因为贩卖毒品被判了十五年有期徒刑后在监狱服刑。因为经济困难,刘奶奶铤而走险,接手儿子的关系网,重拾儿子撂下的“生意”。2015年9月至2017年6月期间,刘奶奶多次贩卖冰毒给吸毒人员廖某、李某、石某等人合计约18.9克。2017年6月12日,刘奶奶在自己租住处与吸毒人员曾某进行毒品交易时,被公安民警当场抓获。随后,公安民警在刘奶奶的租住屋内查获重33.23克的毒品13包,经鉴定,查获的疑似毒品中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兴宁法院审理后,以贩卖毒品罪判处被告人刘奶奶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000元。

【法官说法】

女性涉毒犯罪中性别优势具有更强的隐蔽性。女性涉毒犯罪具有较强的隐蔽性。女性涉毒犯罪一般选择家里、朋友居所等较隐蔽的场所,犯罪对象一般针对熟人。如案例三的刘奶奶有其自身性别、年龄的掩饰,而且在家里交易,作案隐蔽性强。

(罗苑丛)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0 0

热播视频排行

48小时
本周
本月

关注“无线梅州”

扫描二维码下载”无线梅州”App

扫描二维码关注”无线梅州”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