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周报 > 电视周报 > 正文

客家围龙屋:天人合一的中国典型民居

2018-10-26 16:38:23 

客家围龙屋:天人合一的中国典型民居

客家民居是客家历史文化的缩影。客家民居类型多样,有围龙屋、土楼、走马楼、四角楼等,其中以围龙屋存世最多也最著名。客家围龙屋与北京的“四合院”、陕北的“窑洞”、广西的“干栏式”、云南的“一颗印”,并称为中国五大传统特色民居。

围龙屋的分布,以粤东梅州地区的梅县、兴宁为中心,向周边辐射,东南至丰顺县,东北至福建上杭等,西北至江西龙南等地,西南至惠州等地,并随着客家人外迁,在深圳、广西及境外台湾、新加坡等地也有零星分布。据实地调查,围龙屋集中分布面积约4万平方公里,现存数量近2万座,超过赣南围屋和闽西土楼的总和。围龙屋是粤东客家地区一种最普遍、最具特色的民居建筑形式。

围龙屋始建于宋元,盛于明清,民国以后渐少。客家先民定居南方山区,地潮多雨,湿瘴弥漫,将中原传统文化与当地环境相结合,不断摸索总结,终于发展为今天所见布局合理、结构严密的客家围龙屋。

围龙屋有着奇特结构和合理布局,既有古代宫廷的神韵,又隐含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围龙屋是由一座弧形的辅助建筑像城堡一样将主体住宅包围着的建筑群。一般建在依山傍水的山坡下,背山面田。普通围龙屋占地3000至5000平方米,大围龙屋则在8000平方米以上。建好一座完整的围龙屋往往需要5年、10年,有的甚至更长时间。每座围龙屋的檐梁雕塑、内外装饰和绘画,均有极高的艺术造诣。围龙屋的结构、造型、社会功能等,均有实际的功用和丰富的文化内涵。

2018-10-19_163126

围龙屋作为客家地区主要传统特色民居建筑,与其他民居相比,独具特色。

一、 主要构成

围龙屋的主要结构类型有两堂两横一围龙、两堂四横二围龙、三堂四横一围龙等。一般以中间正堂的方形屋为基础,在周围层层扩建组合而成。如“近代侨商第一人”张弼士在家乡大埔县西河车轮坪村所建“光禄第”,是一座三堂四横一围龙的建筑群。

围龙屋尽管规模大小不同,但基本设施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均置有正堂、横屋、正房、南北厅、花厅间、围龙、龙厅、杂屋、化胎、巷道、游廊、天井、禾坪、门楼、排水沟、水井、池塘、厕所等,其中正堂、花厅、横屋、围龙、化胎、天井、禾坪、走廊等,是构成围龙屋的基本要素。这些要素,可以根据地形以及屋主的财力组合成从简单到复杂的各种形式的围龙屋。

二、主要特色

围龙屋整体布局十分讲究,与其他地域特色民居相比较,具有鲜明的中华传统建筑文化与地方文化特色,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1、以中轴线为中心,两旁对称,前低后高。主次分明,错落有序,整体布局严谨、规整、庄重。具有传统中原建筑风貌,表现了中国传统儒家文化的礼制、审美旨趣和等级观念,还有高度的建筑水平。正面看去,围龙占据最高点,其次是上堂、中堂、下堂、池塘依次排列,每层座高平均相差15-20厘米,两侧横屋等建筑与正堂的平面垂直,呈对称分布。

2、整体为椭圆形。围龙屋建筑平面是前方后圆,正中由堂屋与横屋构成方形,后面的化胎与围屋构成半圆形。再加上前面的半圆形水塘和禾坪,整个建筑形成一个椭圆形。鸟瞰围龙屋,水塘、禾坪和建筑群恰好组成一个以南北子午线为中轴、左右对称的阴阳两仪“太极图”,寓有天圆地方的意义。将整座屋宇喻为一个小宇宙,体现“天人合一”的韵味。

3、结构复杂,功能齐全,实用得体。屋内卧室、厨房、大小厅堂及水井、猪圈、鸡窝、厕所、仓库等生活设施一应俱全,是中国传统自给自足生活的典型缩影。众多天井、巷道凸现了通风、排水、防潮功能,充分考虑了对气候的高温、多雨、潮湿的趋利避害,营造人地和谐的生态环境。从屋前的晒稻谷的禾坪到畜间、农具间、作坊等,无不显示其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社会特质。

4、规模大,房屋多,为建筑群结构。以厅堂、天井为中心,分别建有多间卧室、厨房、大小厅堂及水井、厕所、仓库等生活设施,有几十个或上百个房间,适合几十人,上百人甚至几百人同居一屋,实在令人叹为观止。如梅县区丙村镇仁厚温公祠为三堂八横四围的巨大围龙屋,全屋共398个房间,盛时居住人口400余人,比山西平遥乔家大院还要大。

5、工艺考究,雕绘精美。客家围龙屋建筑工艺精美绝伦,是典型的“民间宫殿”。比较考究的柱、梁、窗、枋上,雕绘着精美的花鸟山水、飞禽走兽等,栩栩如生。青砖铺地,花岗岩石料的柱子、台阶,显得浑厚大气,古色古香,典雅壮观。反映了客家人的文化水平和风俗习惯。

从居民属性来看,住在围龙屋里的都是客家人。他们同姓、同宗,且多是同一祖先的直系血缘后代。当围龙屋容纳不下时,长子这一支就留在老屋,其他儿子则分出去再盖新屋。围龙屋为客家人血缘至亲世代同堂共聚提供了条件,一座围龙屋就是一个客家人聚族而居的中心。故自明清至民国,围龙屋的兴建在客家地区一直长盛不衰。

围龙屋承袭并发展了华夏民居建筑的人文精神和营造艺术传统,其方、圆式组合和堂、横屋纵横交织的综合性大型建筑形制,具有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底蕴。

( 肖文评 作者系嘉应学院客家研究院副院长、广东省普通高校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嘉应学院客家研究院副主任,本报客家专栏作家)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