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周报 > 电视周报 > 正文

非婚生育或离婚后 孩子抚养纠纷多

2019-09-06 15:35:02 

非婚生育或离婚后 孩子抚养纠纷多

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群众的思想观念不断转变,出现离婚率居高不下和非婚同居生育现象增多的情况,很多涉诉当事人在面对情感纠纷时因急于摆脱感情枷锁,没有周全考虑子女的抚养问题,又或者事后因各种原因,导致未成年子女的抚养问题再次成为涉诉纠纷。据统计,近三年来五华法院共审结抚养纠纷案件182件,其中2016年审结50件,2017年审结52件,2018年审结80件,案件数呈逐年增长态势。

非婚生育拒抚养 昔日情人对簿公堂

2012年下半年,阿南和阿铃认识不久后就确立了恋爱关系且开始同居,年轻的他们并没有急着结婚。2016年,阿铃怀孕六个月之时,两人因生活琐事导致感情破裂,彼此不再交往。2016年3月,双方签订了一份协议书,约定“经双方自愿协商阿南愿意赔偿6.5万元给阿铃作损失费,具体如下:1、阿南在协议签订后立即付1.5万元给阿铃作为打胎费及营养费;2、在阿铃签订此协议一个星期内,阿铃凭打胎单据及欠条,由阿南支付剩款5万元给阿铃……”该协议签订后,阿南依约先行支付了1.5万元给阿铃,而阿铃领取补偿费后未按约定终止妊娠,于2016年6月18日生下女儿小佳。现阿南拒绝支付小佳的抚养费,阿铃无奈于2016年9月将阿南告上法庭,要求抚养小孩并由阿南支付抚养费。庭审中,阿南以阿铃未按约定终止妊娠,怀疑小孩不是其亲生小孩为由拒绝支付抚养费。

五华法院一审判决小孩小佳由阿铃抚养,阿南应从2016年9月起每月30日前支付给阿铃小孩抚养费998元直至小孩18周岁止。梅州市中院二审维持原判。

女童入读幼儿园 告父要涨抚养费

小婷的亲生父母在2017年7月协议离婚,小婷随母亲阿玉在五华生活,父亲阿雄每月给付抚养费共500元。2018年3月,年仅3岁的小婷将父亲告上法庭,要求增加抚养费,一方面是因为小婷从2017年9月开始上幼儿园,母亲阿玉为她缴交的一学期学杂费等就达到3700元,另一方面,阿玉带着小婷生活,没有稳定收入,只能靠摆地摊打零工勉强维持生活,又要租房子住,经济能力有限。阿玉曾与做广告生意的阿雄商量增加抚养费一事无果后,小婷便诉至法院要求将阿雄每月支付的抚养费提高到2000元。

五华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定的500元抚养费已经不足以维持小婷基本生活和入学教育的需要,且阿雄有给付能力,因此增加抚养费确有必要,最终法院依据当地居民生活消费支出标准并参考小婷入园的学费支出,依法判决阿雄每月支付抚养费742.28元,至小婷年满十八周岁止。

孩子母亲结婚父亲拒付抚养费

小伟和小莎是阿美与阿弘的非婚生子女,因阿弘另有家庭,所以两人出生后一直跟随母亲阿美生活,阿弘则通过银行转账方式支付两个小孩的抚养费,对此双方均无异议。2015年冬,因阿美与他人结婚,阿弘便不再支付小孩的抚养费。双方协商未果,遂由阿伟和小莎于2017年9月将父亲告上法院,要求继续支付抚养费。本案经法院主持调解,双方最终达成调解协议,即小孩阿伟与小莎由父亲阿弘抚养,并由阿弘自行承担抚养费。

根据孩子意愿变更抚养人

小雨是阿昕和阿辉的女儿。阿昕和阿辉于2013年离婚并签订协议约定小雨由阿辉抚养,但离婚后,阿辉对小雨不闻不问,所以小雨一直跟随母亲阿昕生活。鉴于阿辉对子女抚养毫无责任感,2016年阿昕诉求法院变更女儿小雨的抚养权由阿昕行使。庭审中,阿昕提供署名为小雨的意见书表示小雨愿意跟随阿昕一起生活。鉴于阿昕有经济能力抚养小孩,从小雨的实际生活情况和尊重小孩意愿以及有利于小孩健康成长角度考虑,法院依法支持了阿昕的诉讼请求。(文中人物均用化名)

案件余思:

抚养子女是父母的法定义务。为更好地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有效预防和减少抚养纠纷案件的发生,笔者建议:一是加强法律宣传教育,增强权利义务意识。加大法律宣传的广度和深度,侧重宣传《婚姻法》和《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法规,让广大父母意识到一段情感或婚姻的破裂、终结并不等于父母对子女抚养义务的终结,父母双方在分手或离婚后仍有义务为子女健康成长提供必要的物质条件和精神关爱。父母在选择离婚时应制定合理的解决方案,从源头上减少抚养纠纷案件的发生。

二是加大案件调解力度,尽力化解矛盾纠纷。抚养纠纷往往与离婚纠纷相关联,相关部门在处理离婚纠纷时应延伸职能作用,积极借助父母与未成年子女的亲情关系扭带,开展调解工作,促进父母双方和谐解决孩子的抚养问题。法院在审理抚养纠纷案件时应坚持“调解优先”原则,加大案件调解力度,着重把握抚养意愿,充分运用风俗人情、伦理道德等因素做通父母双方工作。

三是积极开展法治宣传,强化舆论引导作用。利用媒体大力宣传,扩大案件影响力,通过典型案例向社会传递关于是非、善恶等价值判断信息,从法律和道德层面形成舆论引导父母培育责任意识和诚信观念,充分意识到抚养子女不仅是社会道德要求,更是父母的法定义务,为人父母应以强烈的责任担当为子女健康成长承担应有的责任。

(吴凤茹 徐冰琪)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