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周报 > 电视周报 > 正文

客家侨批:记录当年汕头沦陷史

2019-10-25 17:38:40 

客家侨批:记录当年汕头沦陷史

抗战时期海外侨批是梅州侨乡、侨眷的一条重要“生命线”,在那社会动荡、兵荒马乱的年代里,侨批更是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笔者通过现存3件从印尼吒埠寄梅县大沙河唇侯叠庆家收的侨批不难发现,抗战爆发后,由于时局动荡,许多民营的侨批业者或因与海外委托局失去联系,或因资金周转不灵不能现钞解付,更为严重的是海上通道受到日寇的严密封锁,长期处于半停顿的状态,海外侨胞无不忧心忡忡,寝食难安。

1937年10月,侯火粦、贞粦兄弟俩写给父亲侯叠庆侨批中告知家人:“现下中日战争已有几月。倘吾兄三人都在南洋,万一汇兑发生阻碍,诚吾家之大担忧也,见信后请将此意达明标弟知之,将出门意思再缓一步,改变从前方针,彻底从新方是善策也……”。

侯火粦兄弟还在信中写道“现下中日战争已成剧烈,对于汇寄机会颇不容易,不如今年度年经费从俭为佳,所得余资添为买加粮食积蓄,以防饥荒。据说前节甚为有理,故游吾家中势必也要预防,倘此款收到以后须看机而行,倘战事益加剧烈,将扰及潮汕之时,不如存些现银带在身边,到处皆能买到食,总之粮食现银皆要预防之事,现下据报载日机有进扰华南之说,平民遭难者颇不乏人,倘大人出入亦宜加谨慎,方免游子远挂也”。

其二是火粦、贞粦兄弟俩1939年6月写给父亲侯叠庆的侨批中写道:近又闻得日军已于本6月下旬已占据汕头之说,想汕头系岭南出入要道,交通之咽喉,今若被占据,难道邮政信件亦受阻滞断绝一时?无法万状不知由何处寄呈方不致受此威胁也!故外面不得不暂时设法将此信寄至香港由新如叔处转寄,消息较为灵通,即此信中港转寄之原因也。火粦、贞粦兄弟在1939年6月的侨批中记录了岭南重镇汕头沦陷的消息后。不敢直接寄汇回乡,先转寄香港适时寄回故乡以解决家中困难,用心良苦。

1939年6月21日,日军出动3000人,一艘航空母舰,舰艇40余艘,飞机20多架,兵分三路由浮陇、新港、妈屿三面向汕头围攻,此后汕头、澄海、潮安、潮州相继沦陷。日军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此件侨批适时记录了日军侵略汕头的事件,成为研究岭南抗战史中一件珍贵的实物载体。

1939年10月,时隔四个月后火粦、贞粦兄弟俩又写家信一封寄回家乡,向父查问自5月至9月每月汇回侨款、侨信后均末收前家人回复的信息,是否收到?并列单查询情况:自者外面查正月至4月止,以前来往之信均有收到,惟5月以后外面汇款之信则未见回复,虽大人6月份寄来之信,亦未道及该款之有无收到,故此信有重写问也,列明:5月份寄50盾(新如处)、6月份普通信一封、7月份寄25盾、8月份寄50盾(香港中国银行)、9月份普通信。希望接阅此信后要详明复示也。兄弟俩在信中还写明“茲者国际战争日益严重,凡家中用度情形须要照儿前信之所述者为善也,断不可不思预防。想大人亦能深谋斯意也,茲者自国际战争爆发以来,对于往来传件邮局派有专员检查传件,凡将关以战争利害之传件概不交发,希望家中以后来传,对于国际事件万勿提及以免没收之……”。

1939年6月日军入侵汕头,随即控制海关,关闭港口贸易运输。日军准许来自香港、南洋的轮船(主要是英国船)载运邮包进口,但不准装载客货,其他国家的轮船一律不准进港。日军当局特准挂英国旗的商船一艘每周只进汕头港一次,只仅载运邮件、旅客、日用品和食品。汕头港海运贸易权益由日本独占。

1939年6月汕头航行至梅州内陆各地的货轮改为驳船及帆船,直至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即第二次世界大战)随之歇业。当时日寇已兵临城下,梅州各地也危在旦夕,整个梅州内外交通闭塞。火粦、贞粦兄弟俩向父亲查问自5月至9月汇回侨款、侨信后均未收到家人复信,主要是日寇攻占潮汕后对梅州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

火粦、贞粦兄弟俩的侨批,见证了抗战烽火延及潮汕之后这段特殊的历史背景。

(魏金华)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