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连续剧 > 剧情介绍 > 正文

黎明前的抉择

2020-11-05 09:36:12 

黎明前的抉择

集数:36 类型:谍战剧 导演:周小兵 主演:斓曦,郭家铭,巩汉林 播出:梅州-1《黄金强档剧场》11月3日 剧情简介

该剧讲述了一对孪生姐妹在战火中双亲牺牲,在被人流冲散后,分别被两对家庭收养长大。在两个家庭分别受到良好的教育,但一边信仰共产主义,一边效忠于国民党。长大后,身为党员的姐姐杜少英奉命冒充替代妹妹苏少卿。在共产党组织帮助下担任了国民党保密局要职,且立功授奖。就在授奖时刻,妹妹狼狈逃出看守所,毅然出现在国民党要员面前,一场甄别真假苏少卿的闹剧开锣上演。保密局处长叶公瑾为了维护面子,揪出共党背后大鱼,竟然将计就计,释放姐妹两人,暗中让两人互斗,想要坐收渔翁之利。但他们都不曾想,我党地工们正在利用这种针尖上的平衡势力,保护着我党情报工作的重要一环,不断地从国民党最高军事部门传递出重要情报。最终,妹妹被姐姐的亲情以及信仰所感化,在一次硝烟中为救姐姐而牺牲,此时一切的纠葛与争夺都已化为血浓于水的亲情。

3ac79f3df8dcd1006885249c7a8b4710b9122f76

分集剧情

第1集

解放战争进入中期,我军开始酝酿渡江计划,获取敌军长江布防计划已属当务之急。1948年,江北游击队在交通要塞设伏捉到一名国民党女军官苏少卿是准备去石头城江防集团军报到的女参谋。女游击队长杜少英惊讶的发现苏少卿跟自己长得几乎一模一样。杜少英因此产生一个设想由自己代替苏少卿打入敌人内部,伺机夺取江防计划。 三个月后曾在苏北战场威震敌胆的杜少英悄然现身在石头城成功替代了苏少卿但是她离获取江防计划的目标还很遥远,我军命令杜少英跟潜伏在南京的地下组织保持密切联系,因此代号鱼刺的杜少英以江防部军情局二处组长的身份开始战斗生涯中最传奇的经历。

8ad4b31c8701a18b3d757fa49c2f07082938febb

5ab5c9ea15ce36d30044d9f1589d8981e850b120

第2集

程云发出于对鱼刺的嫉妒派人严密搜查鱼刺的宿舍,但是一无所获,鱼刺的属下也都被列在怀疑之列。鱼刺利用叶公瑾好大喜功的心里为自己筑起了第一道防线。黄局长却没有耐心说要杀害她们两个人。叶公瑾却说自己想要暂时保住她们俩的命,还说自己想要调查清楚她们背后的线索。黄局长于是终于答应给他一些时间。国民党的人对真假苏少卿进行审讯,苏少卿讲述的过程详细让人不得不相信,而鱼刺也对审讯对答如流。叶公瑾在审讯室外监听。苏少卿还说他们可以去找独眼龙证明自己的身份。鱼刺实话实说说苏少卿可能是自己的孪生姐妹,于是要他们保住对方的安全。叶公瑾来找鱼刺想要用心里窥测的方法来检验真假。 叶公瑾来找鱼刺想要用心里窥测的方法来检验真假。对于审讯鱼刺的结果, 叶公瑾很怀疑鱼刺就是冒充的,但是又不忍心自己将将来晋升的机会就这样断送,于是还要坐观其变。

第3集

叶公瑾再次找了鱼刺,说对自己说实话也许自己还能保住一条命。鱼刺决定要杀了独眼龙争取主动权,她找到自己最信任的三个同事来到独眼龙的卧室成功杀害了独眼龙还将房间安放了炸弹,正准备抽身,国民党派人来杀了鱼刺,鱼刺在同事的帮助下成功炸掉现场又回到了审讯室。叶公瑾疑独眼龙的住处被炸是鱼刺所为,但是苏少卿却据理力争说自己出去只是去叶公瑾家门前反省。稽查办来银行闹事,说是要调查银行账目,但是杜自远却搬出美国花旗银行的人来压制他们。叶公瑾为杜自远引见了自己的外甥郝贵,杜自远被迫接受了叶公瑾的要求,答应让郝贵来银行上班。其实郝贵是我军一名侦查员,上级为了营救鱼刺才想要利用郝贵和叶公瑾的特殊关系,伺机救出鱼刺。苏少卿当年的教官石教官来到了情报处,石教官拿同样看似微小的问题来测验真假苏少卿,但是都一筹莫展。

第4集

石教官跟鱼刺展开了较量,然后又跟苏少卿一较高低。还是不能区分出来她们俩的真假,她们所用的功夫像是一个师傅教的。  叶公瑾让郝贵赶快探出杜自远说的稽查科调查这件事的虚实,自己才好决定杀鱼刺和苏少卿哪个。 晚上,范队长安排人假装成稽查办的人,郝贵正要打电话给叶公瑾通风报信,却被稽查办的人捉了,还警告杜自远和郝贵赶快通知叶公瑾放了苏少卿。杜自远来找叶公瑾说不想待下去了,叶公瑾说他必须留在自己这里,还用听诊器给他测了谎。叶公瑾找来苏少卿的妈妈让她来指认,妈妈看见了两个一模一样的苏少卿吃惊的不得了,出来后妈妈对叶公瑾说自己真的没办法辨别。 叶公瑾对郝贵说自己现在还不能完全相信杜自远,猜测着苏少卿不是稽查办的就是共产党,还说凭着自己的直觉杜自远很有可能就是共产党,还说想要找老k指认杜自远。

95739678

5366d0160924ab18a4954d6d559455cb7a890b59

第5集

老k正要指认杜自远,却突然被杀,杜自远总算安全度过眼前的难关了。郝贵回来向叶公瑾汇报说老k已经被共产党杀害了,还说这件事可能跟杜自远没有关系。叶公瑾请杜自远吃饭说是会尽快落实放了苏少卿。杜自远就告诉张伯为说让他继续找范队长假装稽查队的让叶公瑾彻底相信。李林以稽查办特务的身份给杜自远打电话然后让叶公瑾监听他们的对话。叶公瑾更加落实了他想要保住鱼刺的信念。叶公瑾召集大家开会讨论他们对两个苏少卿的看法。黄局长听了叶公瑾的游说终于同意放了两个苏少卿。鱼刺官复原职,苏少卿分配到一队受程云发的领导。杜自远知道鱼刺安全抑制不住心里的喜悦。 苏少卿见了叶公瑾说鱼刺明摆着就是共产党的特工为什么要留下她,还说自己一定会找到证据。叶公瑾找来鱼刺说这段时间让她工作受到很大影响,自己希望她能尽快恢复监视系统。

第6集

鱼刺让鲁尼增加暗哨监控医院。鱼刺向叶公瑾报告说自己已经找到伤员所在医院还说自己已经把伤员控制起来了。叶公瑾同意手术后在抓捕伤员,让程云发负责的一队配合鱼刺的工作。文秀从医院出来,一路上被鱼刺的手下跟踪,鱼刺拦住不让她当着程云发的面说出具体情况,程云发却逼文秀。文秀一时情急说那里很有可能是共产党的联络点。叶公瑾听见了共产党的窝点很兴奋,吩咐赵明贵也安排人去松浦里监视共产党,不能让清一色都是鱼刺的人。苏少卿试探鱼刺说今天晚上共产党会不会来。 地下党正在外围判断攻击的突破口的时候,鱼刺在伤员病房里找到了一个通向医院外面的秘密通道,程云发在病房门外秘密监视着鱼刺的动静。时间逐渐流逝,鱼刺平静外表下高速的思考着外部地下党救援的救援方法。

第7集

李林通过天花板的秘密通道将伤员成功送出了病房外,程云发发现自己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对着鱼刺大发雷霆,鱼刺却员说自己已经将两个病房的伤员掉包。李林他们看见了假伤员就知道自己的行动肯定已经暴漏,带着大家迅速从暗道逃跑。叶公瑾追问事情的责任,鱼刺说自己早就知道这个通道还提醒过程云发,但是程云发说这是专门留给共产党的,好让自己瓮中捉鳖。程云发却狡辩说这里只有鱼刺是共产党。苏少卿矛头直指鱼刺,两个人发生了争执。 苏少卿为程云发出谋划策说让他多叫一辆救护车护送伤员。鱼刺得知后给鲁尼打电话说让她跟车一段时间,确保没有意外在离开。杜自远将两辆救护车的消息告诉给李林。鱼刺叫赵明贵来跟自己交换情报。与此同时,程云发也在部署着转移伤员的计划。

第8集

张伯为按照鱼刺的吩咐转达杜自远说鱼刺要求马上恢复槐树的交通。鱼刺给刘守民打电话让他密切注意上海方向收发的信件,间接通知和槐树接头的交通员高茂林可以或者不可以恢复联络。程云发想把小玉调教成自己的眼线,监视鱼刺的一举一动,于是在旋转门上演一场苦肉计。张伯为把张乃仁想要卖军火的消息告诉了鱼刺,还汇报了有关小玉被追债家事。李云林就商量着怎么买下来这批军火。梁吉成就说要通过地下钱庄把资金打散然后在转移。程云发和赵明贵将鱼刺见过的人都拍了照片记录下来,还有人将鱼刺跟梁富成见面的事告诉了苏少卿。苏少卿让手下对梁家进行监视,鱼刺也派人监视梁家,范队长为了阻止他们迫害梁富成就打昏了鱼刺手下。 程云发和刘明贵觉得这件事蹊跷就把这件事报告给叶公瑾。

Img398805896

Img399337570

Img393119650

第9集

鱼刺对大家说了梁富成来找自己的原委,叶公瑾责怪鱼刺没有事先通知自己,还责怪了鱼刺的自大和程云发的鲁莽。 秋月对鱼刺汇报说梁富成的老婆报警了说梁富成失踪了,还说梁富成还有一个兄弟叫梁吉成。同时,苏少卿也猜测梁吉成一定是梁富成所说的那个投诚的人,还打算把梁吉成交给鱼刺来处理,正可谓是一箭双雕。梁吉成并不知道哥哥被捕的事情,他又一次闯入危险境地。梁吉成从哥哥家里出来,鱼刺的人跟着梁吉成,但是这时,程云发的手下也动了手。两班人马动起了手。鱼刺又一次得了手,同时也激怒了苏少卿。苏少卿接到消息说鱼刺要天亮行动,于是就派人想要抢先行动。苏少卿沉不住气,开枪想要打死老三,枪却走了火。这声枪响警告了梁吉成,让小郑先走,自己被鱼刺抓住了。鱼刺为了不让同志落入敌人手里就只好先发制人。

第10集

鱼刺从梁吉成的话里听出来梁吉成要回去自己的房子。程云发去了梁吉成的家里却没有找到任何东西。鱼刺经过仔细观察之后发现了夹层所在。叶公瑾听取了鱼刺的建议带着梁吉成一起去找文件,在鱼刺的帮助下,梁吉成顺利从夹层逃跑了。叶公瑾召集大家开会商讨着处理鱼刺。赵明贵为了跟竞争对手程云发发难就对鱼刺开脱。鱼刺回到一组,一组的姐妹们说自己跟着她共进退。鱼刺按指使向江防部收发室发出撤退前的最后一个通知,但是鱼刺没有料到苏少卿的关注点已经指向高茂林了。苏少卿让手下找个稳定的监视地点监视张乃仁。老三被苏少卿打伤了,鱼刺决定断了苏少卿的企图,找到了苏少卿说自己要跟苏少卿讲道理。于是姐妹俩就要较量一下输的人撤退。鱼刺占了上风,苏少卿说自己可以走,但是自己的人留下来。苏少卿以为自己手下有七个人能占上风,但是却被鱼刺的手下制服了。苏少卿于是就灰溜溜的走了。

第11集

地下工作经验不足的张雅兰好几天没见到高茂林,她心里非常着急,她并不知道,组织和敌特的目光,己然聚焦在她身上…… 鱼刺下决定秘捕张雅兰,主要目的是防备一组的特务抢先抓人。张雅兰被抓,接受审讯。鱼刺平静的外表掩盖着内心的纠结,但此时审问无法停止,鱼刺知道监视她的人就在观察孔,她只能硬起头皮把苦肉戏演到底。 叶公瑾叫张雅兰和高茂林见面,鱼刺知道这是叶公谨最毒辣的一手,但毫无办法,只能靠他们本身的意志渡过难关。高茂林很出色地渡过这一关,鱼刺从断断续续的情话中明白,高茂林通过暗语告诉张雅兰,自己没有暴露,叫张雅兰坚持等待父亲救助。 鱼刺手下打伤了97师王振清的人被扣留,鱼刺曾听闻97师是蒋军中有特殊地位的部队,她敏感地嗅出了玄机,希望能发现新的情报源。于是上门要人,回来后重责三哥五十鞭,其义气获得王振清好感,遂结成干兄妹。

第12集

杜自远和军火贩子张乃仁接头,被右少跟踪。左少卿知道这是次重要会晤,绝不能让一组捕人,她用王振清解了围。 张雅兰咬牙渡过了严刑拷打,因抓不到证据,被张乃仁通过关系接出。这件事加深了张乃仁对国民党的仇恨,他知道军火的卖家是共产党方面的,于是下决心促成买卖。张雅兰通过这次被捕,证明了她的坚强和忠诚,地下组织决定启用她作为槐树临时交通员。 杜自远和叶公瑾谈话,右少突然出现,她和左少相同的外貌令杜自远着实吃惊,杜自远此刻突然明白了,杜少英就是鱼刺,刚才见到这位少卿可能是鱼刺或者就是与鱼刺乃失散多年的同胞姐妹,他心里一半是兴奋,一半是忧虑…… 叶公瑾感到手下对左少监视不力,从安徽站调来老牌特务黄枫林监视左少。 张伯为为了给杜自远筹集资金,请了一桌商界人士,己经盯上张伯为的黄凤林也伪装成商人混入酒席。

第13集

赵广才是我方递交军火款的人,张伯为备书时向赵广才强调,任何持有这张汇票的人,都可以到银行里兑现。他们不知道更大的危险己经来临,黄枫林己紧紧盯上了赵广才。 狡猾的黄枫林派人打伤了赵广才,假做偶遇将其带到家里,准备以此为借口引来张伯为,扩大侦探结果。黄枫林这个电话来的太蹊跷,但直觉告诉张伯为,那个受伤的人应该是赵广才。杜自远感到这是个圈套,但为找回失款,什么圈套都得钻。 黄枫林家里躺的果然是赵广才,张伯为只能装成不认识赵广才。张伯为发现特务在周边严密监视,他灵机一动,只有鱼刺才能处理目前的复杂局面。 鱼刺及时赶到,控制了局面,她隐隐感到这个陌生的黄枫林是始作俑者。她正考虑对策时,此时地下党开始行动,李林化装成邮差先来探底,进门就被抓住。

第14集

范队长和李林抢先进入黄枫林居所,寻找汇票。黄枫林手下赶来,李林只好撤退。黄枫林手下找到汇票时,被鱼刺枪决,汇票又回到我方。 外表放浪形骸的郝贵是共产党地下党员。上级责成他利用亲属关系,打入军情局,秘密保护鱼刺的安全。 右少想通过翻案搞死左少,她要提审常福。鱼刺知道常福将在眼下军火案中担任重要角色,她绝不能叫右少染指。另外,必须拿到控制常福的把柄。她命令柳秋月去抓常福情人兰小雁。柳秋月人赃俱获。鱼刺抓到了常福所有的存款,捏到了他的命门,常福只能就范。 右少卿真情对待杜自远,杜自远很为难。但他必须周旋下去,他需要把握住这个女人,她目前毕竟是鱼刺的仇敌,能从她身上捕捉到的情报,对鱼刺的安全会有帮助……

第15集

董正明和常福是同伙,都在联勤底下倒卖军火,董正明负责联系,常福负责转运。金陵漕运帮会水西门的会长廖凤山告诉左少,右少在调查军火案。左少卿闻之一愣,外面的同志正在进行军火交易,如果右少卿把这一次交易牵扯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程云发向叶公瑾汇报调查情况,惊出叶公谨一身冷汗,一是他从军火案中得过好处,二是军火案牵扯出众多高官,一但盖子掀开,后果不堪设想。 老奸巨猾的廖凤山知道抓捕王天财是个危险信号,为求自保,他告诉了左少卿。鱼刺知道只要王天财一开口,眼下的军火交易必然被破坏。那么干掉王天财呢?她想来想去,觉得只有先打探清楚叶公谨的动机,再做决定。军火案成了姐俩斗争焦点。

第16集

鱼刺的二组和程云发的一组隔街对峙,目标都是为夺取王天财。右少带人走出,被鱼刺预伏的人马堵住,另一个蒙面枪手也进入狙击位置。这一切又被准备替鱼刺完成刺杀任务的郝贵尽收眼底。 叶公谨的突然来到增加了现场的戏剧性,外头冷枪击毙了王天财。王天财的死令叶公谨轻松了许多,但右少指出凶手是柳秋月。但右少他们在现场没能抓住柳秋月刺杀王天财的证据。右少准备找秋月算帐,却被秋月一通开导。军火案要犯毙命,鱼刺通知张伯为可以行动了。李云林所需要的军火历经磨难,多方努力,终于到了出库装运阶段,下面,只剩下一个环节,安全运抵解放区。常福这一切,全在鱼刺监视之下,她确信一切无误,将扣留的财产交还常福,给了他最后一颗定心丸。

第17集

鱼刺接到监管候连海的任务。王振清来访,她录了俩人谈话。鱼刺知道其中一定隐藏着重大秘密,于是悄悄地把谈话录音复制了一份,准备伺机送往解放区。 梅斯公开身份是美联社记者,实际是美国中情局特工。他要求鱼刺给他一份侯连海和王振清谈话录音带。梅斯也来索要候连海和王振清的谈话录音。为了稳妥转移录音带,华东情报站委派陈部长亲自操办。郝贵钢琴弹的不错,鱼刺却不知道郝贵准备将钢琴改造成伪装度极高的发报机。 此后,王振清和美国人都要放候连海,鱼刺预感到围绕候连海,将会有事发生。叶公谨在黄局长眼前签了字,他以为己经把自己责任降到了最低。不料聪明反被聪明误,黄局长更恨他了。 杜自远安排了上级和王振清会晤事宜。张伯为担任警戒,杜自远陪同王振清如期抵达。张伯为突然发现黄枫林进了宾馆,这是个极度危险迹象。

第18集

张伯为的牺牲令杜自远承受着断臂之痛,他约见鱼刺。 鱼刺在公开场所发现梁吉成突然出现,唯一的解释就是梁吉成要牺牲自己来掩护自己,鱼刺当然不能容忍牺牲自己同志维护自身安全。鱼刺此时只能紧急约见杜自远了解情况。 林文秀又入虎口,也要用牺牲换取战友的安全。叶公谨得知情况后,迫不及待去二组进一步了解。李云林解救鱼刺危局的计划相当壮士断臂的行动,先是自己现身,用自身的重要性和真实性吸引敌人,尔后以梁吉成被捕为代价,最后实施离间计,从而借敌人的手达到消灭右少的目的。赵明贵命令汽车跟踪李云林时,汽车己被郝贵开走。午夜12点,敌人突击抓捕行动开始了,林文秀首当其冲。赵明贵决定屋内埋下伏兵,等李云林回来一举擒获。 杜自远接到一个神秘电话,得到一个重要情报,但无法判断真伪。 这注定是一个难熬的夜晚,敌我双方都在判断对方的企图,等待对方的下一步行动,赵明贵感觉胜券在握,鱼刺忧心忡忡……

第19集

梁吉成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用假招供实施离间计,把敌人怀疑视线直接引向右少卿。程云发彻底恍惚了。 因为梁吉成的假招供,右少卿毫无例外地被监视跟踪。尽管右少表现的很疯狂,但鱼刺知道,她对自己的敌对意识因被怀疑而一点点减弱,感到争取右少代替自己的时机一步步临近了,她必须抓住这个契机。 尽管鱼刺心里对杜自远和右少来往不舒服,但她也暗自庆幸,终于有了和杜自远接头的理由。她和杜自远通了话,恰好在密室监听的右少窃听到这个电话,妒火中烧…… 张乃仁和杜自远的交易达成相互信任,他知道杜自远上门需要什么,主动向他介绍东北战局,并提出自己的建议。 叶公瑾在二处会议通报,从安庆码头被截情报判断,情报从江防部流出。这个通报令鱼刺暗暗吃惊,鱼刺在江防部匆匆走了个形式,就驱车走了。槐树的交通线出了问题,鱼刺知道必须尽快和杜自远见面,通报紧急情况。

第20集

真正令槐树焦虑的,是江防部对东北作战计划始终悬而未决。 傅怀真又上门骚扰左少,左少叫秋月应付,这个阴阳人对女人的看法却有独到之处,令柳秋月对他有了些许好感。 左少卿此时忧虑重重。有关东北的战略决策至今没有出来。偏在此时槐树的交通线出了问题。叶公瑾正在寻找槐树,黄枫林可能会打入江防部暗中调查。最要命的是水葫芦这个炸弹,随时可能爆炸。左少卿此时处于严重的危机之中。她再三考虑,决定采取行动,掌握主动权。左少卿和程云发、右少卿,还有赵明贵,经过核对分析,确定了六个怀疑对象。程云发和她斗心眼还不是对手。她眼下只能先把郭重木置于自己的监视之下,如何保护他的安全,只能见机行事了。 左少卿打算在江防部设立固定监视点,但她不知道,黄枫林此时己开始对她的监视。黄枫林出现在江防部令鱼刺不寒而栗,她明白这是叶公瑾的安排,目标直指槐树。 而叶公瑾更阴的一招是制造一份假公文。用此试探谁会将此送出。

第21集

槐树从会议中感到了危险,鱼刺明白,叶公瑾如此高调的布置,目标指向槐树。但联络人只有杜自远,而右少又紧紧盯在她和杜自远之间,这关系微妙而且危险。此时,张雅兰也通过紧急方式,要求与杜自远见面。张雅兰还没走出江防部,己经被黄枫林手下盯梢。但眼下,杜自远必须要做的,消除叶公瑾的怀疑。 鱼刺接到杜自远的字条,写的无药两个字,说明江防部并未做出任何决议,也说明了叶公瑾二处会议上的安排全是假象,他的目的何在?鱼刺将叶公瑾怀疑的视线引向于之道。 徐小玉按照原定时间,向程云发汇报监视情况。程云发此时发现小玉知道的太多了,要廖凤山手下杀了小玉,却被柳秋月赶来营救了。左少卿终于明白,江防部做出决策的说法是假的,是叶公瑾策划好的圈套,事实越趋明朗,危险越显而易见。左少两天内始终无法和杜自远见面,她不知道我方有什么应对措施,不清楚叶公瑾下一步会对她采取什么行动,只知道右少的目光也盯着自己。此时,她在焦虑中渡过一分一秒……

第22集

江防部内外杀机重重,叶公谨精心策划的一场大追捕即将实施。他将行动指挥部设到了江防部宪兵队,交由亲信赵明贵黄枫林指挥。付怀真并不知道自己是叶公谨抛出的诱饵,杜自远明知这是叶公谨设的圈套,但他必须有意往进跳。张雅兰得到的指示,盗取付怀真办公室内的文件。赵明贵布置人马要抓的目标,就是张雅兰。此时最难熬的是鱼刺,这意味着她又将目睹自己战友的牺牲,这中间可能还会有杜自远。目标是熟悉的张雅兰,鱼刺很难受,但她不知道旁边的郝贵,与她一样感同身受。叶公瑾在猜测左少卿的企图。左少卿的根本任务应该与槐树有关,但他现在找不到左少卿与槐树之间的联系。药店联络点,也是我方做出牺牲的一部分。左少卿知道,从张雅兰到药店送情报的人,最后一定会跟踪到杜自远,她也查觉到这也许是杜自远为保护槐树而有意做的牺牲,但直觉告诉她,目前的牺牲己经足够迷惑叶公谨,她得设法通知最后那位交通员停止行动。情况万分紧急,但她此时回天无力。

第23集

己经蒙受损失的杜自远举步维艰,左少卿判断,杜自远一定会再采取一次行动。 鱼刺明白,沉痛的代价并不能使槐树的安全一劳永逸。逃过一劫的付怀真并不知道自己还是诱饵。 鱼刺己经断定,杜自远的人马肯定安排在傅怀真去往飞机场的路上,她追上车队,在接战的第一时间抢回傅怀真。刚愎自用的叶公谨糊涂了,从截击事件证明共产党真不知道付怀真手中文件是假的。 提审张雅兰的日子到了,她将接受皮肉考验,同时也是对鱼刺的考验,是更残酷的心灵考验。左少卿强制自己对张雅兰不得手软。她知道叶公瑾就在观察室观看。张雅兰知道谁是槐树。同一个地方将对自己的战友采用同一种严刑逼供,鱼刺知道不能在必要的牺牲面前畏缩,必须让叶公瑾看到真正的刑讯,她下了命令。

第24集

经过努力,遍体鳞伤的张雅兰被送往医院,她终于得救了。鱼刺和梅斯会略,梅斯希望和左少合作。并给了她一盘录像带当护身符 叶公瑾感觉左少卿与梅斯之间有秘密,这是叶公瑾最不愿意看到的。梅斯给的录像带,是梅斯和叶公瑾的谈话录音。鱼刺不明白,一盘录音怎么会保证她的安全?叶公谨上门造访,令鱼刺疑惑,郝贵琴声提醒了她。而此时,郝贵正根据上级指示,偷偷在钢琴上安装微型发报机,准备开发一条应急情报线。从叶公谨那里骗来的设备派上了大用场。经验丰富的郭重木在电话中发现窃听器,他明白已经受到监视,真正的危险己经临近。左少卿非常忧虑。槐树的交通至今没有恢复,重要情报就送不出来。最让她担心的是,黄枫林就在江防部,槐树现在处于危险之中。

第25集

叶公瑾做梦都想不到,郝贵建立这个秘密监听站,最大的受益者是共产党。左少卿终于明白,释放侯连海是叶公瑾的严重失误,她这时候才明白梅斯那个录音的作用。程云发将偷来的账本交给了监督室。材料递到了黄局长办公室。叶公瑾明白,敬业银行的客户资料,只有杜自远才能拿到手。叶公瑾疑心重重,要左少去抓杜自远。左少卿明白了叶公瑾是用这一着试探她和杜自远的关系,不折不扣地执行了命令。左少卿已经预感到危险,叶公瑾要对槐树下手了。趁着刘守明出去一瞬间,鱼刺将装有录音带的信放进给黄局长的信箱中,黄仁胜听了录音带大为光火,做出干掉叶公瑾的决定。鱼刺也是无意中得到刺杀叶公谨的消息,在定时炸弹起爆前救出叶公瑾。两人被困饭店,叶公瑾几乎看不到生还的希望。鱼刺将突发情况捋了一遍,明白自己目前任务加码,无论如何都要保证叶公瑾安全,并且叫他重返岗位,这样她才能继续卧底。

第26集

鱼刺冲出包围,将叶公瑾藏进军情局监狱。叶公瑾心里的苦恼不言自明。右少卿苦苦思索,眼下她该怎么做才是明智之举…… 梅斯来到监狱,第一暗示左少是他的人,叫叶公瑾客气点。第二指出解救他们的人应该找王振清。而此时军情局表面依然风平浪静,众人对此大事缄口不语,只有郝贵一人寻找叶公谨。他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更重要的是他还在找左少卿,叶公瑾说有人很快能找出槐树。鱼刺知道叶公瑾说的这个人是黄枫林。深夜,鱼刺用电话发出紧急行动讯号。地下组织战斗命令依次传递。鱼刺下完命令,换一身黑衣,她的计划是采用突袭方式。此后,几拨人马同时出动。鱼刺直扑黄枫林在许福巷的住所,但最后关头,黄枫林占了先机,突然一枪,黄枫林被击毙。

第27集

鱼刺的真正身份在叶公瑾面前己经没什么秘密而言,此外,黄枫林究竟是谁杀的,动机和目的是什么呢?这又是个谜。等待最后判决下来之前的几天内,叶公瑾犹笼中困兽,鱼刺也无法轻松。叶公瑾始终琢磨着左少卿,但他知道他只能靠死盯左少卿来寻找槐树。王振清做通上层工作,叶公瑾终于被接出监狱。又回到了黄局长办公室门口,心有余悸的叶公瑾不知道下一步该被如何处置。但他意外地发现官复原职。 叶公瑾突然归来,潘其武又变脸了,程云发感到后怕了。叶公瑾感觉到,右少卿不会放过她的姐姐。她是否能为他所用呢?至于杜自远,他还拿不准。看来他和黄枫林被杀的事没有关系。有右少卿在他身边,一定会替自己盯着他的。 鱼刺从杜自远那里也没找到答卷,她想不通屡屡把她从危险旋涡中推上岸的是何许人。看来这个哑迷还得继续下去。

第28集

国民党东北败局已定。江防部军事会议讨论的就是如何加强华北的战略防御。但是郭重木如何把这个情况送出去呢?谁会和他联络? 杜自远成了槐树的交通员。他这次接到的情报,是国民党准备拟定的东山计划,计划尚未成型,主要内容是倘若华北战局失利,敌军撤离后的敌特组织和电台分布情况。这是个重要情况,杜自远第一时间将其送到联络员魏淑云手里,他决定建立新的传输方式。 阴险凶残的于之道知道叶公瑾在盯梢,他制定了一个圈套,利用候连海为饵,在军人俱乐部联勤会议的机会,将所有政敌和叶公瑾盯梢的人全部炸死,最后嫁祸叶公瑾。 叶公瑾因为侯连海,黄局长甚至会对他下手。他专门去请示。潘其武的意思,侯连海必须除掉,用不着请示黄局长。最好还要干得干净利落。 叶公瑾想看一看,左少在这件事情上如何处置。 左少追踪炸药电源,被于之道活捉。右少为救左少,控制了起爆器,但左少己不见踪影。叶公瑾赶来,右少命令柳秋月死守启爆器,自己救右少去了。

第29集

被叶公瑾黙认,赵明贵打算按下爆破装置的恶毒企图,被左少手下铁杆一眼识破。此时左少己潜入军人俱乐部后面的招待所,她解救了左少后,又跟踪上突然出现的于之道。左右少拦住于之道,帮助侯连海脱离了危险区。叶公瑾想搞死的两个人又被左少卿救了,但他眼睁睁看着却无可奈何。柳秋月终于调查清楚了左右少的家世,鱼刺一直纠结于心的真相即将揭开。但这份家世也被叶公瑾知道了,他以小玉生命相威胁,柳秋月只能屈服了。叶公瑾听了汇报疑心又起,左少卿查苏汉臣的资料,是在找自己和右少的身世,居然让秋月放下手里的工作只做这件事,这其中隐藏着什么玄机?她到底想干什么呢? 左少卿很忧虑,侯连海住在南京,随时可能被暗杀。而且这个杀手最终可能指派是她,杜自远和梅斯都要求她保护侯连海,她应该怎么办?左少卿意识到,有一个阴谋正在她的身边形成。

第30集

于志道召见鱼刺,要杀候连海。鱼刺眼下要考虑的重点是如何能完成刺杀,又能保住候连海的性命。于是她开始从一切细节入手,筹划这个行动。刺杀时间到了,三哥汇报了周边情况,左少卿把卫兵放在学校是有意留开大门,给杀手进出予方便。一切按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柳秋月率人下了守卫的枪…… 鱼刺对候连海枪击位置准确,鱼刺离开饭店前,突然遭到预先埋伏的记者。她这会儿彻底明白了,这就是于之道重点所在,事先埋伏各路记者是他渲染此事的手段。鱼刺在国民党军界成了众矢之的,她无所谓,但她不能得罪王振清这个大哥。情报处密室里的档案,这是鱼刺最关心的。她希望能从这个密室里,找到水葫芦的线索。蒋军节节败退,鱼刺知道说服右少弃暗投明的时机到了。但她还需要一份家世资料。

第31集

槐树要调走,这个消息令鱼刺既高兴又失望。殊不知此刻危险己到身边,惟恐她暴露买凶人的于之道派的杀手己尾随身后。她左臂中了黑枪。叶公瑾仍然在寻找槐树。左少卿希望今天去江防部,能转移叶公瑾的视线。鱼刺下车时偶遇张雅兰,她目光中全是仇恨。魏淑云的暴露全因一个意外引发,她打水时,邻家小孩偷了一张纸折纸飞机,不料这写满秘密的飞机被警察发现…… 槐树递出的情报是双刃剑。鱼刺从查获物品判断,魏淑云的情报来自槐树。从而判断出她是杜自远的下线,很明显,杜自远面临危险。赵明贵从纸品中发现了魏淑云接头点宏记草纸店。遭受重刑的魏淑云突然撞墙,用牺牲保守了所有秘密。魏淑云出事后,杜自远不敢再和槐树联系。杜自远从这些绝密档案中发现了重要线索,潜伏在我军内部的特务不止水葫芦一个。情况在没有进一步廓清之前,他也不敢与左少卿见面。 鱼刺又一次困守愁城,只能暂且蛰伏。 但钢琴声始终未断,隐蔽在敌人中心的发报机没有停止工作。

第32集

左少卿明白,程云发急于找到一个很硬的把柄将叶公瑾搞下台。眼下如果能利用程云发背后做的那些勾当将叶公瑾激怒,无疑能够转移叶公瑾的注意力,给槐树争取时间。 于是她有意给程云发做套。于之道叫廖凤山的人抢了潘其武的包,这个包必须由叶公瑾找回。左少卿没想到,于志道的动作这么快。她知道,叶公瑾一定会为这件事焦头烂额。几天之内槐树会比较安全。 叶公瑾找回了公文包,但里头有份程云发检举他的信。他深知此时钱的力量大于表白,他祭出官场上最常见也最有效的一招。用钱贿赂潘其武。 左少卿知道借于志道之手,至少几天内可以叫叶公瑾六神无主。但以后呢,槐树仍然有危险。槐树手里还有最后一批情报,如何才能拿到呢? 鱼刺决定亲自完成这个任务。

第33集

叶公瑾叫右少替代左少去见槐树,槐树并不知道眼前的右少是冒牌货,他准备给她取文件时多问了句话,发现了问题。付怀真想把槐树是谁这个情报卖给程云发,听到电话的柳秋月及时堵住准备去和程云发接头的付怀真。但付怀真如约和程云发见面,柳秋月赶来,在付怀真说出真相前打死了付怀真,程云发又打死了柳秋月。秋月的死令左少卿痛心不已。明天左少卿就要去江防部接手槐树的最后一批秘密情报,她在找槐树之前,必须还要再做一件事,去找张雅兰。鱼刺来于之道办公室要了本书,战时警察手册。张雅兰也从书柜找出这本书,准备用于调包。鱼刺将装那本书的纸袋留到槐树办公室,取走了文件。程云发突然抢走左少手里的纸袋。

第34集

程云发躲到了廖凤山的办公室,想一个人琢磨出书里的秘密。叶公瑾开会提出四条杀无赦,枪口直指关押在军情局监狱里的同志们。左少在考虑如何拯救危在旦夕的战友,却忽略了其它问题,叶公瑾已经将左少也列入杀无赦的行列。叶公瑾将秘密枪杀令只告诉了两个人。琴声又响起,郝贵在琴声掩饰下,破例向地下党华东总部发出紧急电文,告知左少险情并建议迅速撤退,但左少己出发了。约定的时间到了,赵明贵还没出现。左少卿被困车内,没有后援,断了接应。此时保护神照例出现,和左少联手灭了包围之敌。但最后郝贵却中枪倒下。赵明贵精心组织的狙杀没杀左少,却杀了郝贵,他惊魂甫定,只有用自残制造假象,逃过左少的报复。鱼刺告诉叶公瑾,郝贵是共产党,叶公瑾快疯了,他一生算计,无论如何也算计不到亲外甥是共产党。接着,程云发秉承局长命令拘捕他调查失职之过,他跳楼自杀……

第35集

叶公瑾没摔死,醒来后疯了,被关在军情局监狱。人走房空,琴声犹在。左少后来才知道,郝贵同志是在法国留学时加入的党组织。郝贵给左少留下的遗言中留下一个嘱托,叶公瑾手头藏着一份江防部的绝密文件,代号东山计划。这个密件对我军战略进攻极有利用价值,必须尽快设法搞到手,送到解放区…… 左少用郝贵留下的发报机和联络方式,用最简洁也是最沉重的文字,向华东总部通告了郝贵同志牺牲的消息。鱼刺探望叶公瑾,发现叶公瑾是装疯。现在的问题,是无法预料叶公瑾逃跑的时间,她必须耐心等待。有人议论作战会议是饵,是为抓人。张雅兰知道这是重要紧急情报,问题是她怎么样送出去?她突然想到了左少,心生一计。大声呼叫,被警卫抓了,送交鱼刺处理。

第36集

程云发按照计划,利用江防部军事会议抓捕嫌疑人的计划开始实施。听到击杀令的右少赶紧向左少和杜自远的办公室打电话,但两处都无人接听。右少终于找到左少,但程云发己率兵戒严。危亡关头,姐妹俩终于携起手了…… 左少为了拯救无辜小孩子的生命,进退两难,陷入了绝境。右少及时出现解围,但她身负重伤。右少咽气前要求左少答应,死后算做解放军。王振清的九十七师悄然抢夺了码头,起义部队成功地登上驶向光明的渡轮。杜自远叫鱼刺撤退,但她的两个使命还没有完成。槐树还没有离开南京。叶公瑾手里的东山计划尚未得手,她得完成郝贵的嘱托。赵明贵奉命来到牢房,查明叶公瑾真疯假疯,结果他被叶公瑾的暗器杀死。叶公瑾換了赵明贵衣服成功逃出,但在车上又被鱼刺捕获。 郭重木离开南京之前,终于如愿拿到了左少送来的东山计划。金陵夜色依然,这是左少卿最后一次执行保卫槐树同志的任务。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0 0

热播视频排行

48小时
本周
本月

关注“无线梅州”

扫描二维码下载”无线梅州”App

扫描二维码关注”无线梅州”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