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连续剧 > 剧情介绍 > 正文

海棠经雨胭脂透

2021-01-19 18:36:46 

海棠经雨胭脂透

集数:52 集 类型:民国、爱情 导演:何澍培 主演:邓伦、李一桐、应昊茗、张雅卓、方中信、李若彤

播出:梅州-1《黄金强档剧场》元月19日

4a1eceb5-c089-45f8-82b4-15b5a8c1d7ef

剧情简介

该剧以民国时代的江南胭脂制造为故事线,讲述了身怀绝佳化妆技术的顾海棠,为寻找失踪的父亲,进入朗家胭脂工坊,与朗家少爷朗月轩合力将胭脂民族品牌发扬光大的故事  。

豆蔻年华的顾海棠(李一桐饰)为找寻失踪父亲的下落来到昆杨,与朗家二公子月轩(邓伦饰)不打不相识,进入朗家的胭脂工坊工作,却被朗家大公子月明(应昊茗饰)相中。朗家为此设计了一场骗婚,当海棠得知自己所嫁非人,她痛恨月轩的欺骗,她向朗家许诺以医治月明毁容的脸来换取一纸休书。月轩愧对海棠,正视内心的情感想要重新追求海棠,两人相爱相虐。当月明重新恢复容貌,他因爱生恨,不仅夺走“朗里春”的经营权,还想拆散月轩跟海棠。与此同时,海棠父亲的真实身份、失踪的原因,月轩的身世等真相一一浮出水面,三人展开至深的虐恋。随着所有谜团的解开,月轩与海棠终于走到一起,月明也幡然悔悟,众人最终在国仇家难中团结起来,合力将“朗里春”这一民族品牌发扬光大,成为佳话 。

09fa513d269759ee4f9ce3c4b9fb43166c22dff5

0dd7912397dda1440719eebdb9b7d0a20cf486a9

分集剧情

第1集

雷电交加的雨夜,一个中年男子带领一个小男孩拼命奔跑,两人的身后紧跟着一个手握凶器的男子。小男孩体力不支摔了一跤,中年男子把一块玉佩,挂到小男孩的脖子上,叮嘱他交给自己的女儿顾海棠。十年后,顾海棠去车站接从老家来的母亲和弟弟,顾海棠正想带领母亲和弟弟回出租屋,箱子被一个小偷偷走了。顾海棠只身一人追赶,把小偷逼到郎家的化妆品店。小偷情急之下向顾海棠扔胭脂水粉盒,顾海棠扔出水粉盒砸到了郎家少爷郎月轩的身上,郎月轩一怒之下扣押了顾海棠追回的箱子。顾海棠无奈之下回家安顿好母亲和弟弟,隔天到郎春里报到面试,意外发现考官是郎月轩。冤家路窄,郎月轩要求顾海棠帮他做三件事情,顾海棠接受了郎月轩提出的条件。

29381f30e924b8997abc809d3c7636930b7bf60e

908fa0ec08fa513da81ac1dd366d55fbb2fbd905

第2集

枪战发生的时候,顾海棠英勇无畏为郎斯年解围,获得郎斯年好感,也意识到帮龙莫婳化妆的人是个高人。龙莫婳到顾海棠家里窜门,带顾海棠出游,两人在路上遇到了郎月轩还有施迪文。郎月轩搭载龙莫婳,施迪文搭载顾海棠,一行四人开心出游。几个工人光明正大在郎家化妆品店外面招工,郎家管家向几个工人表达抗议,提醒几个工人可以去别处招工,不能在郎家门口招工。顾海棠出现在旁边,忽然发现郎家管家走路不太正常,想起了儿时看到同样的男子走路,撑着雨伞出现在顾家门外,男子有求于顾海棠父亲,顾海棠父亲推脱不了,在男子的邀请下前往昆杨城,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

第3集

顾海棠跟踪郎家管家,得知郎家管家叫全叔。施露坊在招工,郎春里也在对外招工,顾海棠去报名,郎月轩到招工现场带领顾海棠参观郎家化妆品生产基地,顾海棠同意在郎家打工。新巧获郎家录取,施济周叮嘱新巧留意郎家的动向。郎月轩陪顾海棠回家,路上遇到了易容容。顾母曾经被易容容误认为是小偷, 顾海棠执意赔钱给易容容,遭拒后扬长离去。顾夏合在学校屡次惹事生非被学校开除。顾海棠去与教导处的易主任沟通,而易容容是其女儿,她希望顾海棠放下身段求她,但顾海棠不肯放低姿态请求易容容帮忙。

第4集

顾海棠与女工们制作花粉,走神把一些残枝放进了花粉池里面,郎月轩发现不讲情面当众批评了顾海棠一顿。顾海棠愿意加班加点工作。郎斯年怀疑自己家生产的化妆品被人做了手脚是施济周所为,施济周承认这是对郎家抢走了施家生意的回敬。其实施家和郎家两家如果斗得鱼死网破,获利的将是龙德水。顾夏合一直无法上学,郎月轩找易主任,为顾夏合说情。顾夏合被圣约翰学校录取,顾海棠惊喜交加。郎月轩的嫂子守了五年活寡了,小心翼翼侍奉月轩娘,却始终不讨月轩娘欢心,全叔决定安排陆凡真为月轩娘梳头。陆凡真当天晚上被开水烫伤了手背,顾海棠留下来代替陆凡真。

9c16fdfaaf51f3de5aae14679feef01f3a297991

第5集

妙兰的手指受了伤,顾海棠为为妙兰上药,获得了妙兰好感。妙兰居住的房间设了丈夫郎月圆的灵位,其实她与郎月圆没有夫妻之实,她守了许多年的活寡。顾海棠的直觉告诉她,妙兰可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郎家还流传有胭脂鬼,这也是一个不解之谜。顾海棠来到胭脂鬼出没的阁楼外面,遇到了郎月轩,被郎月轩数落到处乱走。顾海棠向郎家女仆莺歌打探,莺歌也只是听说但没见过。顾海棠晚上迷迷糊糊睡觉,苏醒过来忽然记起有人帮她盖过被子。

郎太太对顾海棠的梳头手艺很满意。龙莫婳来郎家请求顾海棠帮化妆,还要求顾海棠跟着一起参加晚会,顾海棠晚会上与郎月轩一起跳舞。

第6集

顾海棠溜进了阁楼里面,发现里面有个遮了半边脸的男子。顾海棠好奇万分与遮脸男子交谈。原来是郎家的大少爷郎月明。郎月明初见顾海棠便对其产生了爱意,郎月轩提醒郎月明正视自己的缺点,大胆面对顾海棠。顾海棠惦记着家里体弱多病的母亲,向郎太太提出搬回家里住,郎月明心里说不出的失落。新巧与顾海棠一行人工作的时候大谈人头皮,只有了解了人头皮,才能制出更好的头油。郎月轩来工坊视察,当众夸赞新巧潜力无限。尚师傅吩咐顾海棠到仓库取药,郎月轩进入仓库,撞见了顾海棠,以为顾海棠偷东西。顾海棠吓解释,郎月轩不相信,逼近顾海棠。龙莫婳凑巧出现在门外,眼见顾海棠与郎月轩靠得很近。

第7集

顾海棠小心打翻了花露,女主管宣布不但扣顾海棠的当月工钱,其它的女工也要被扣当月的工资,女工们无不怨声载道。郎月明听说了委托弟弟郎月轩上门送钱给顾海棠,但顾海棠没有领情,郎月明愈发赏识顾海棠。 龙莫婳找顾海棠玩耍,故意强调自己喜欢郎月轩,顾海棠傻乎乎的否认女工中有人勾引郎月轩。顾海棠照常为郎太太梳头,一不小心打翻了一瓶花露瓶。郎太太勃然大怒,郎月轩及时赶来,带走了顾海棠坐车出游渡过了美好一天。龙莫婳上门找顾海棠,有人送了彩礼到顾家,得知来提亲的人是郎月轩。龙莫婳惊怒交加找顾海棠算账。

第8集

郎月轩向顾海棠表明爱意,顾海棠感觉自己身在梦中。晚上,龙莫婳约顾海棠见面,说要在顾海棠成亲当天扮成新娘,顾海棠觉得太疯狂了,但在龙莫婳苦苦哀求下,终于逼得顾海棠松了口。顾海棠为了帮助龙莫婳嫁入郎家,主动表示愿意嫁给郎月轩。成亲之日到来,龙莫婳换上了新娘装,打算顶替顾海棠。龙德水接到消息,带领部队闯入顾家,不由分说强行拉走了女儿龙莫婳。龙德水的部队前脚刚走,郎家迎亲队伍来顾家接新娘了。顾海棠已经没了退路,只好硬起头皮坐上了前往郎家的花轿。顾海棠进入洞房,却发现掀头罩的人不是郎月轩,得知自己嫁的人是郎月明,顾海棠终于意识到了上了郎月轩的当。

第9集

郎月轩娶顾海棠之前,郎太太向丈夫提起想帮儿子郎月明娶到顾海棠。郎斯年觉得骗顾海棠嫁入郎家不太厚道,郎太太又找来二儿子郎月轩,郎月轩母命难违,只能昧着良心欺骗顾海棠,以自己的名义送了彩金到顾家。顾海棠被郎月明吓晕,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郎月明已经戴回了眼罩,一脸关怀守在床边。龙德水虽然数落女儿龙莫婳,但他不抵触与郎家结亲。他来到郎家拜访得知了顾海棠嫁的是郎月明。郎太太向龙德水表达了双方结亲的想法,龙德水求之不得满口答应。龙莫婳上门看望卧床休息的顾海棠,数落顾海棠玩心计想嫁给郎月轩,结果嫁给了郎月明。

第10集

顾海棠向龙莫婳讲述自己被郎月轩欺骗的经过。郎太太上门看望顾海棠,劝说顾海棠喝补汤。离去之时,叮嘱儿子郎月明尽快传宗接代。顾海棠晚上不肯躺下睡觉,郎月明没有强行与顾海棠圆房,而是让顾海棠独自一人躺在床上。顾海棠半夜出逃,逃到家门外面,意外看到了喝醉了酒躺在地上的郎月轩。顾海棠痛恨郎月轩欺骗了她,顾夏合听到了姐姐顾海棠与郎月轩争吵的声音,顾夏合惊怒交加,建议全家三口搬走。郎月明发现顾海棠不见了,郎月轩不忍心看着哥哥郎月明伤心难过,离家出门寻找顾海棠,被顾夏合拦住。龙莫婳带领顾海棠回家里暂住。龙德水是大帅,有权有势,龙莫婳想安排一个身份给顾海棠。

第11集

郎月轩到龙家寻找顾海棠,龙莫婳明谎称自己不知道。郎月轩拿龙莫婳无可奈何,郎月明生了病,身体欠佳。顾海棠经过深思熟虑,决定回郎家。施迪文整天不务正业,施济周希望儿子施迪文追求龙莫婳,如果施家与龙家成了亲家,自然就抢走了郎家的势力。施迪文把龙莫婳视为母老虎,不敢跟龙莫婳谈情说爱。顾海棠回到郎家,郎太太告诉顾海棠一个秘密,其实郎月轩不是郎家的血脉。郎月轩与施迪文来龙家找龙莫婳玩,施迪文想起父亲的叮嘱,开口提出追求龙莫婳,遭到拒绝后,施迪文喜出望外叮嘱郎月轩做见证人,以后父亲问起来,他就有理由为自己辩解了。

第12集

郎月明为了不让母亲发牢骚,把床榻移到了房间里面,顾海棠没有赶郎月明出房,郎月明向顾海棠讲述当年毁容经过。当年郎月轩与郎月明对胭脂水粉制造产生了兴趣,两人在房间里面研究胭脂水粉,意外引发了火灾,郎月明在火灾中被烧伤了半边脸,郎月轩幸运毫发无损。顾海棠虽然同情郎月明,但她对郎月明没有一丝爱意,于是提出与郎月明离婚。郎太太惊怒交加,坚决不同意。龙德水为运私货发愁,去码头见华吉利,双方达成了协议。龙德水抓捕了当年施济周雇佣刺杀郎斯年的乱党袁芳,龙德水不打算抓捕施济周,而是借此制肋施济周。

第13集

商会老板们在龙德水的指示下投票选新会长,大多数票数投给了施济周。郎斯年非常清楚施济周耍了手段才获得老板们投票,但事实已成定局。顾海棠想摘莲蓬,郎月轩带领施迪文去池塘摘莲藕。大雨降临,郎月轩执意在池塘里面摘莲藕。因为淋了一场大雨,郎月轩回家后患了一场大病。在顾海棠的劝说下,郎月明鼓起勇气面对顾海棠,顾海棠检查郎月明脸上的伤痕,声称自己有办法帮郎月明恢复容貌。郎月明惊喜交加,任由顾海棠往脸上涂药水。

 

 

第14集

夜深人静,顾海棠独自一人在花园里面游走,一个白衣女鬼出现在了花丛中,郎月明忽然出现,抓住了白衣女鬼,原来是郎青春想吓唬顾海棠。花神祭拜仪式到来,法师在火堆边做法事,要求遮了半边脸的郎月明摘下脸罩。郎月明无奈只得摘下了脸罩。施济周一脸得意,不料郎月明摘下脸罩后引来一片惊叹声,郎太太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在顾海棠的描绘下,郎月轩面容白净相貌堂堂,完全看不出毁了容。法师计上心来甩动宽大的袍袖,将火花烟雾甩向了郎月明。郎月明的脸庞被烟花熏倒,很快露出了伤痕,众人惶恐不安如同看怪物一样打量郎月轩,施济周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郎月轩逃回家里,闭门不出。郎太太一怒之下责罚顾海棠。郎月轩挺身而出为顾海棠受罚。

第15集

商界将举行一个投标会,中标的商家将获得南洋大单。华吉利觉得施家和郎家都有中标的希望。施迪文无意与郎家争夺南洋大标,被父亲施济周教训了一顿。施迪文为了帮助父亲施济周抢到标,抄袭了郎家的投标方案。投标活动开始,华吉利当场宣布把南洋大单交给施家。郎月轩发现施家的方案跟自家想的雷同,活动结束后向施迪文追问真相,施迪文承认自己偷看了郎家的投标方案。南洋大单被施家抢走了,郎家全家上下围桌吃饭,个个愁眉不展。顾海棠认为南洋大单丢了反而会让郎家有更多的扩张业务机会,她建议郎家多拉一些小业务。

顾海棠重返花坊工作,女工们纷纷称呼她为少奶奶,新巧跟她唱反调,故意嘲讽她嫁给了一个刀疤脸。

第16集

施家接了南洋大单,资金周转不过来,人力也有限,供货商们堵在施家店面外面,要求施济周给个说法。施家无法拿下南洋单订,华吉利心急如焚上门催促施济周想办法。施济周想到了郎家。施济周连骂带训,逼施迪文去郎家一趟。郎斯年不愿意接下烫手山芋,郎月轩分析其中利弊,郎斯年同意帮施家收拾烂摊子,要求施家把已经生产出来的货转给郎家。郎月轩去施家拉货,施济周表示同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第二次。龙莫婳计划设宴邀请各界上流人士,当众向郎月轩表白。为了成功追到郎月轩,龙莫婳委托顾海棠做说客。

第17集

龙莫婳把朗月轩拉上了台,公开向他表明心意,朗月轩不忍让龙莫婳难堪,便应下她的求婚,龙莫婳欣喜若狂。朗月轩感谢龙莫婳为他做的一切,但他不想欺骗她的感情。而顾海棠现在最大的愿望是尽快找到配方,把朗月明的脸伤治好,她就能彻底摆脱朗家。龙德水带胡副官去赴宴,无意中碰到易蓉蓉,对她一见钟情。施济周设宴款待龙德水,趁机告朗斯年的黑状,拜托龙德水为他撑腰,并向他透露朗家有一批价值万元的货到港,让他出面劫下货来交给自己。顾海棠向尚师傅打听冰晶麒麟,尚师傅听老辈人讲过这种植物,这让顾海棠更加坚定了信心,随后顾海棠开始翻山越岭寻找冰晶麒麟。

第18集

顾海棠费尽艰辛终于从峭壁上采到了冰晶麒麟,突然脚下一滑掉山涧而昏迷。顾海棠醒来后,发现朗月轩守在她的身边。顾海棠和朗月轩把冰晶麒麟种在玻璃屋旁边的花园,想等着它开花的时候给郎月明治伤。龙莫婳跟踪顾海棠来到断头岩,婳误会他们二人在约会,不容分说就打了顾海棠一耳光,朗月轩被激怒后狠狠教训了龙莫婳,并称他从来就没有喜欢过龙莫婳。顾海棠伤心的眼泪落在冰晶麒麟上,顿时绽开一朵鲜艳的花,顾海棠又惊又喜,这才意识到世界上最冷的东西就是苦涩的眼泪。龙德水决定要娶易蓉蓉过门,龙德水带着厚礼来向易主任求亲,易蓉蓉看到胡副官在旁边一言不发很是生气。当天夜里,胡副官来找易蓉蓉想带她远走高飞,但易蓉蓉却不想连累父母,她决定嫁给龙德水。

第19集

龙德水告诉龙莫婳,自己即将迎娶易蓉蓉,龙莫婳坚决不同意,易蓉蓉也不甘示弱,当场提出要把龙莫婳的闺房改造成自己的衣帽间,并提出让顾海棠做她的化妆师。

顾海棠每天坚持给朗月明涂药,可一直没有效果,顾海棠不知问题出在哪里而心急如焚。妙兰给朗月明送滋补汤,称顾海棠积极为他治疗就是想早点离开朗家。朗月轩万念俱灰想割腕自杀,顾海棠及时赶来,朗月轩便承认自己是想试验一下去疤膏的效果。易蓉蓉对顾海棠的化妆术赞不绝口,但接着就对她冷嘲热讽,取笑顾海棠嫁给一个丑八怪,朗青青听到后立刻冲进来和易蓉蓉大打出手。朗月轩在刀疤上涂抹去疤膏,果然效果非凡,丝毫看不出有受伤的痕迹,顾海棠很奇怪,不知道朗月明为何没有任何效果。

第20集

易蓉蓉和龙德水大喜的日子,龙府上下张灯结彩。顾海棠为朗月明涂好药膏后,就匆忙收拾东西想赶往易家,朗青青趁机把妙兰给她的秘方放到顾海棠的化妆箱里。顾海棠追上朗月明,看到他已经把药膏洗下来了,顾海棠一下子就明白为何朗月明的疤痕不见效。顾海棠给易蓉蓉化好了妆,婚礼正式开始,龙莫婳趁人不备把新巧给她的香粉换到顾海棠的香粉盒里。顾海棠发现朗月明也来参加婚礼,他承认被顾海棠骂醒,决定勇敢站出来,这时,易蓉蓉派人叫顾海棠过去补妆,没想到易蓉蓉对她恶语相向,朗青青气愤不已,上前狠狠教训了易蓉蓉,易蓉蓉突然晕倒,现场乱作一团。龙德水一气之下把顾海棠抓了起来,还派人把朗里春砸个稀巴烂。这时,一群人开始围堵在朗家门口逼朗家赔胭脂钱,昆杨商会成员也要求朗斯年下台。

第21集

顾夏合到监狱来看姐姐,把朗青青下毒害易蓉蓉的事告诉她,顾海棠不想再让朗青青卷进此事,朗月轩对顾海棠充满了感激,想继续调查。何春言想给顾海棠写一封休书登报公示,让朗家免受连累,但朗月明不同意。朗月明来监狱看顾海棠,顾海棠提出和朗月明离婚,朗月明也只好作罢。龙莫婳怀疑新巧在香粉里下毒,新巧却把罪名都推到了龙莫婳身上,还对她威胁恐吓一番。朗月明找龙德水自首,龙德水逼问他下了什么毒,朗月明承认那是一种香毒,因为易蓉蓉对此过敏,所以症状会更严重。何春言得知朗月明去警察局自首后心急如焚,顾海棠被无罪释放,得知朗月明替她顶罪,便和朗月轩商量先去找易蓉蓉,查清楚中毒的真正原因。

第22集

朗月轩将这些线索串联起来,发现似乎还缺少了一个环节,他们决定从妓女查起,原来,这个妓女从私人医生那里得知,易蓉蓉从小就对水仙花汁液过敏,施济周得到了这个消息,才在幕后主使了整件事。朗月轩找到报社朋友,报道一篇矛头直指施济周的文章。施济周决定弃车保帅,便花钱雇了一个服务生来顶包。龙德水自然十分明了,他想要继续追查,却被龙莫婳阻止,这时,传来了易蓉蓉醒来的消息,龙德水当即表示这件事到此为止。朗月轩和顾海棠同时想到了一个主意:要在大众面前为郎月明治脸,这样可以让人们对朗里春的产品重拾信心。郎月明经过一番思想斗争,答应公开做这个实验品。朗月轩请来了媒体记者,当郎月明出现在大众面前摘下脸上的面具后,围观的人们都被吓了一跳,在顾海棠当众将祛疤膏要给郎月明敷上的时候,龙德水带着一队士兵出现。

第23集

龙莫婳约顾海棠和朗月轩出来,没想到三个人一起被绑架,幕后主使正是胡副官。朗月轩伺机抢了守卫的枪,决定引开胡副官,可龙莫婳和顾海棠又被胡副官抓到。龙德水随后带兵赶来,胡副官提出用易蓉蓉交换龙莫婳,还威逼龙德水下跪认错,朗月轩及时出现把胡副官打翻在地,现场乱作一团,易蓉蓉被乱枪打死,胡副官失足落下悬崖。龙莫婳和龙德水设宴感谢朗月轩和顾海棠的救命之恩,龙德水趁机撮合朗月轩和龙莫婳的婚事,朗月轩却婉言谢绝,龙德水气得拂袖而去。顾海棠的生活渐渐恢复了平静,朗月明也积极配合治疗,转眼就到了约定揭晓的日子,顾海棠既兴奋与紧张。

第24集

顾海棠终于获得了自由,她满心欢喜地回到了娘家。朗月轩知道胭脂水粉是海棠的最爱,邀请她重回朗里春,顾海棠最终答应了。郎月明决定重新追求顾海棠,龙莫婳听后来了精神,当即大包大揽,热心地替他谋划。龙莫婳以自己的名义约顾海棠吃饭,又让郎月明替自己去赴约,给二人制造机会。郎月明送海棠回家,并特意买了一份礼物给顾母,朗月轩也在顾家,兄弟二人准备为海棠展开竞争。次日一早,顾海棠无意间听到全叔跟尚师傅提起昨晚找遍整个昆杨城,都没有找到朗月轩,她顿时大惊,连忙跑去了海棠园,发现朗月轩果真在这里,她生气地指责了他一通。朗月轩趁机向海棠表白,但海棠却头也不回地走了。

第25集

花车巡游开始,顾海棠仿佛真如临凡的仙子一般,龙莫婳心里酸楚,新巧则暗自愤恨。她将手中的黄豆全都撒在了抬花车人的脚下,顾海棠险些摔下来。朗月轩救下了即将摔倒的顾海棠。桃花节还有往神庙中供奉花灯的习俗,每年都是朗夫人亲自动手制作花灯,但决不许妙兰去碰。妙兰这一次支走了莺歌把花灯交到了朗家兄弟手中,朗月轩却转手递给了顾海棠。

献灯时,顾海棠被人挤了出来,她撞到了前面的神案,将上面的牌位撞倒了几个,她连忙将牌位扶起摆正,忽然看到了其中一个牌位上写着父亲顾顺琪之灵位,卒年正是她生日的那一天。顾海棠询问庙里的小师傅,是谁将父亲的牌位供奉到这里的,小师傅却表示不知。顾海棠觉得当下最要紧的是赶紧找到那个立牌位的人,弄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第26集

朗月轩将自己和大哥都心悦海棠并要竞争的事告诉了朗斯年,朗斯年劝他不要为了爱情孤注一掷。并告诉朗月轩,自己年轻时确实爱上了一个朗家的丫鬟,但后他成婚之后,就被赶了出去。朗夫人想撮合朗月明与龙莫婳,郎月明却委婉地拒绝了。顾海棠因为在神庙流连而耽误了时间,新巧抓住了她的把柄要给她难堪,朗月轩见状马上揽责,新巧明着没办法处罚海棠,便暗地里给她派了好多活。下工后,朗月轩买了泡手的药草送给海棠,郎月明也买了海棠爱吃的樱桃心送她,海棠被这兄弟两人搞得十分尴尬。郎月明发现朗里春的产品包装,占了整个盈利的两成,提出要将包装换成价格低廉的普通瓷瓶。郎月明自作主张,换掉了工坊所有的包装后,朗里春的胭脂档次直线下降,甚至出现了包装泄漏的情况,顾客对此十分不满,也对朗里春的信誉造成了影响。

第27集

郎月明本来是好好表现,却弄巧成拙,他觉得十分委屈。顾海棠去劝郎月明,顾海棠一番话令郎月明对海棠更加爱慕,忽然有一个灵感,想让海棠为自家的胭脂做代言拍海报,海棠朗月轩也觉得这是个好点子,便故意说反话刺激了她一番,激起了海棠的好胜心。海报拍摄之日,海棠动作总是达不到摄影师的要求。龙莫婳身穿着张扬狂放的短裙礼服不由分说便上了拍摄,龙莫婳的表现自然大方,摄影师十分满意。令人惊艳的海报很快问世,引发了人们再次抢购朗里春胭脂的热潮。昆杨商会会长一职空缺已久,龙德水建议,谁能够夺得即将开始的国际胭脂展销会的大奖,谁就做这个会长。郎月明来找朗月轩,想让他将鸿雁胭脂在国际胭脂展销会上重磅推出,便朗月轩因其中的瑕疵现在还无法弥补,打算忍痛放弃,郎月明只好让他拿出一款同等品质的产品来替代鸿雁胭脂,在展销会上推出。

第28集

国际胭脂展销会开始了,郎月明使出了浑身解数,但史密斯称自己期待的是新产品。这时,有人告诉郎月明,施杭露展出的商品正是朗里春的鸿雁胭脂,郎月明当即到施家的展台前去查看,发现施家竟然连包装和名字都没改。朗斯年经过查验,发现那胭脂果然是朗里春的配方,郎月明判断一定是工坊里出了内奸。郎月明将女工们一个个叫到面前,新巧趁机挑拨,在郎月明面前说起了朗月轩的坏话。顾海棠宽慰朗月轩,此刻拓展市场不重要,重要的是站稳市场。朗月轩听后如拨云见日,立刻振作起来。新巧自觉自己的离间计非常成功,便趁机向施济周提出放了父亲的事,施济周让她继续留在朗里春,去帮忙找出“内奸”。

第29集

全叔坚信朗月轩不会做出有损朗家的事,朗斯年担心施济周把当年的事告诉朗月轩,原来,朗月轩是施济周和胭脂的孩子,胭脂被杀以后,朗月轩的头部受到了重创失去了记忆,朗斯年就故意安排让朗月轩做了朗家的养子。妙兰怀疑朗月轩被人陷害,一口咬定顾海棠泄露了朗家的配方。顾海棠埋怨朗月不该站出来背黑锅,朗月轩让顾海棠多盯着点工坊的事,坚信内奸会出动了。新巧来想尽快从朗家撤出来,可施济周让新巧再加把劲,彻底把朗家打垮。施济周把货运到码头,可他找不到船只运输,华吉利心急如焚,龙德水随后来到码头,借口要用船只运输军用物资,施济周答应让龙莫婳做施家的代言人,还承诺给龙德水一大笔钱,龙德水才肯放他的货出港。

第30集

顾海棠把新巧是内奸的事告诉朗月轩。朗月轩主动来找何春言认错,一再强调错把妙兰当成顾海棠了,并趁机提出要搬出朗家,随后,朗月轩来见朗斯年,要把朗家的生意交给朗月明。

新巧向顾海棠打听情况,顾海棠故意把鸿雁胭脂里面有麝香成分告诉她。就在这时,朗月轩来工坊宣布让朗月明全面接手他的工作。红袖用了鸿雁胭脂造成流产,龙德水恼羞成怒,立刻带人来抓施济周,还把施杭露的货全部查封了。得知华吉利也把货全部退回来,龙德水一气之下下令把鸿雁胭脂全部烧毁了,施迪文很心疼。施迪文下跪求朗月轩去找朗斯年帮忙救出父亲,朗斯年断然拒绝。管家来牢房看望施济周,施济周偷偷给他一封信,朗斯年打开那封信,上面只写了头钗两个字。

第31集

新巧趁人不备把那瓶炸药放进顾海棠的试验台,顾海棠刚把植物精油和香料混合加热,突然发生爆炸。朗月明匆匆赶来,看到朗月轩护着顾海棠逃出来,朗月明就把一腔怒火全撒在朗月轩身上。朗月轩觉得这次爆炸不是偶然发生的,断定是新巧故意而为的。朗月明把工坊爆炸的事向何春言汇报,还说起来小时候发生爆炸的经过,何春言才知道朗月明为了救朗月轩被烧伤。经过顾海棠和朗月轩不懈努力,他们终于研制出替代麝香的香料,顾海棠悄悄提醒朗月明要保存好配方,故意让新巧听到。当天夜里,新巧悄悄回到工坊偷配方,被朗月轩,朗月明和顾海棠以及女工们逮个正着。朗月轩向朗斯年提议把鸿雁胭脂换成海棠胭脂,朗斯年满口答应。朗月轩公开宣布大批量生产海棠胭脂,朗月明升顾海棠为组长,协助尚师傅做好工坊的工作。

第32集

新巧来找施济周要钱离开昆杨,施济周强行把她赶走了,新巧走投无路,只好来找龙莫婳要钱,并搬出易蓉蓉的事相威胁。龙莫婳准时给新巧送钱,新巧当面揭穿龙莫婳栽赃陷害顾海棠的事。顾海棠在一边听得清清楚楚,龙莫婳发誓从此和她一刀两断。龙莫婳直接来摄影棚找朗月明,坚持要做朗里春代言人,朗月明纠缠不过只好答应让她继续拍海报。朗月明直接带顾海棠来到一栋大房子,把房子的钥匙交给顾海棠,当面向她求婚,顾海棠承认把他当特别好的朋友,也承认一直喜欢朗月轩,朗月轩看到朗月明把顾海棠送回家,赌气离开了。

顾夏合拿回来朗月轩的日记本,顾海棠发现那里记录了两人从认识开始的点点滴滴。顾海棠直接来玻璃屋找朗月轩,朗月轩要送她一片星空。

第33集

朗月轩闻到顾海棠身上香味很清新,就突发奇想想制成一种香水,这和顾海棠不谋而合。

经过顾海棠和朗月轩的不懈努力,终于把东方香水研制成功。朗月轩和顾海棠专心研发新产品,朗月明和龙莫婳大力宣传,他们兄弟俩配合得珠联璧合,朗里春的生意节节攀升。朗月轩提议让朗月明掌管朗里春,他和顾海棠专心致志搞研发,可朗斯年觉得朗月明经验不足,让他先跟着朗月轩学习。朗月明不服气,连夜给施济周写了一封信。施济周派万老板来朗里春找朗斯年合作,当场定下了一大批东方香水,朗月明让工坊全力以赴赶制订单,朗月轩知道现在正是玫瑰价格最高的时候,担心资金周转不开,朗月明却不以为然,让他放心大胆去采购。

第34集

施济周让凡真做卧底,也能让施迪文喜欢上她,成为施家少奶奶。凡真发誓即使离开施迪文也不会背叛朗家,顾海棠支持她的决定。施济周把施杭露在城西的分部交给施迪文,警告他不许和凡真在一起,要不惜一切代价追求龙莫婳。施济周派人把一封匿名信送到昆杨报社,把妙兰勾引朗月轩的事无限放大,朗斯年气得大发雷霆,就在这时,万老板来朗里春退货,很多顾客纷纷来退钱,还在龙莫婳的海报上泼了墨水,朗斯年决定停掉东方香水的生产,可朗里春的资金全部压在东方香水上,朗斯年派全叔通知朗月轩躲起来。龙莫婳提议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澄清事实真相,顾海棠担心越描越黑,龙莫婳谴责顾海棠不关心朗月轩,还对她恶语相向。

第35集

朗月明承诺顾海棠会还她清白,紧接着妙兰来工坊向顾海棠下达了辞退令,一口咬定顾海棠就是散布谣言的人,妙兰承认发布会那天是故意所为,发誓要亲手毁了东方香水,还赌气要毁了顾海棠。朗月明得知妙兰开除了顾海棠,直接来找妙兰兴师问罪,妙兰当面揭穿朗月明写匿名信举报家丑的事。顾夏合得知顾海棠被开除了,想辍学帮她分担压力,顾海棠坚决不同意。朗月轩从广州回来,才知道顾海棠被妙兰开除了。朗月明说明顾海棠是主动离开工坊的,何春言和朗斯年狠狠教训了朗月轩,朗月轩赌气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第36集

施济周收购了东方香水换牌子销售,施杭露生意火爆,施迪文问施济周有没有对朗家的生意搞鬼,施济周矢口否认。凡真帮顾海棠介绍一个帮人化新娘妆的活,顾海棠精湛的技艺深得新娘子的欢心,凡真提议让顾海棠开办美容学校,朗月轩也支持她开学堂。朗月明跟踪朗月轩来到夜总会,看到他和舞女们勾肩搭背进去了,向顾海棠报信。朗月轩承认昨晚去夜总会帮顾海棠拉生源,顾海棠才稍稍释怀。朗月轩提议把工坊全部交给朗月明打理,他和顾海棠专心忙他们的事,朗斯年看他张口闭口都是顾海棠,对他很失望。朗月轩心烦意乱,来找施迪文喝闷酒,施迪文无意中透露朗月明已经变了,让朗月轩提防朗月明,朗月轩不由地大吃一惊。

第37集

朗月轩无意中看到朗月明从施家出来,他顿时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朗月明所为。朗月轩发誓不会再让顾海棠难过,顾海棠情之所至,忍不住吻了朗月轩,朗月轩和她深情相吻,朗月明正好来找顾海棠看到这一幕。朗月轩无意中发现施杭露有一款香水大卖,就从顾客中要来一小瓶。凡真帮顾海棠筹备学堂,朗月明买下一个别墅,要送给顾海棠办学堂,顾海棠盛情难却只好收下。朗月轩发现施杭露卖的就是他和顾海棠研制的东方香水,朗月明谎称把东方香水卖给不知名的分销商,还劝朗月轩不要再纠结此事。妙兰偷偷跟踪朗月轩,看到他向顾海棠说明真相,朗月明坚信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反而提醒妙兰尽快让何春言知道朗月轩还在和顾海棠来往,借此机会拆散他们俩。

第38集

顾海棠拿出报纸让朗月轩看,朗月轩怀疑有人故意从中搞鬼,顾海棠也有同感,朗月轩情不自禁想吻顾海棠,突然从中得到一个灵感,朗月轩想把这种滋味具象化,制成一种可以食用的口红。何春言担心龙莫婳做出出格的事,朗月明答应会提醒龙莫婳。当天夜里,龙莫婳雇人到顾海棠学堂熟悉情况,让他们召集人来这里闹事。何春言向朗斯年大力推荐朗月明接管朗里春的生意,朗斯年考虑再三,决定把原料供应全权交给朗月明打理,何春言欣喜若狂。

顾海棠一早来上课,发现学员少了一大半,紧接着有一批不明身份的人来学堂闹事,口口声声称顾家为死人化妆,楚楚也来煽风点火。朗月明随后赶来,当面揭穿龙莫婳的阴谋,然后就奋不顾身冲过去护住顾海棠,朗月明被那些人围殴。

第39集

施老板从迪文口中得知海棠学堂出事,有的只他家给死人化妆,回想起来记忆中的顾父。施龙莫婳来找月明,她希望月明能够用尽手段追求海棠。月轩和凡真还有海棠来到学堂,海棠决定要从头开始一定要把学堂开下去。月轩告诉把自己要研制新产品,还有已经把新产品的事与朗老板提起的事告诉了海棠。龙大帅找来朗老板和施老板,目的便是让两家出钱充军资两位老板又明争暗斗。月明在仓库核对项目发现不对,正巧月轩有事来找月明,得知此事便让月明去问过爹后再来查看也不迟。月轩明白他们二人之间有些话没有说开存在误会,但月明仍旧认为都是月轩的错。朗老板考察月明是否记清楚仓库数目,可月明却记差了,朗老板便又教育他应该再多上心,月明心中不爽。

第40集

海棠在路边给招揽到的学员化妆,妙兰怂恿朗太太下车教训她。二人下车当众污蔑和羞辱她们。就在朗太太要离开的时候,衣角被人踩住摔倒昏了过去。月轩带海棠来给朗太太赔不是,但朗太太反而更加生气。学生的家长来海棠家闹事要她退学费,海棠只好答应十天之内便会还钱。顾太太知道海棠有了难处,便把传家之宝都拿出来,海棠发现那之中便有父亲研制的芙蓉膏。朗太太看出月轩和月明间有了摩擦,恐怕未来会产生更大的间隙。朗太太突然想起她摔倒时,海棠和凡真是在自己身前,而在自己身后的就只有妙兰。妙兰来见月明,月明看出她的本意。妙兰怀着对朗太太的恨意,扎了写有朗太太生辰八字的小人。

第41集

何春言提议让朗月轩和龙莫婳成亲,和龙德水结成联盟。经过顾海棠潜心研究,终于制成可以食用的口红,还找到批量生产的办法,朗月轩想趁此机会创造一个奇迹。朗月轩提议让朗里春的老顾客先订货再生产,顾海棠想把以前的学员们都叫来帮忙。何春言催朗月明尽快搞垮顾海棠,龙莫婳和朗月明商量好分别对付朗月轩和顾海棠,两个人一拍即合。朗月明派楚楚把顾海棠以前的学员全部请到朗里春做工,施济周派人向街坊邻居打听顾海棠一家人的来历,。凡真拿出所有的积蓄帮顾海棠生产口红,可没想到学员们都被朗月明挖到朗里春工坊做工,凡真断定此事是何春言在背后搞鬼,顾海棠也一筹莫展。

第42集

朗月轩让女工们加紧生产这款口红,顾海棠追问楚楚去学堂捣乱的缘由,楚楚百般狡辩。朗斯年劝月明对朗月轩放下芥蒂,朗月明拜托朗斯年成全他和顾海棠,朗斯年让他帮朗月轩尽快把新产品生产出来,朗月明硬着头皮答应下来。顾海棠发现凡真在用合成的油脂做口红,赶忙过来制止,凡真赶忙让女工们都停下来,把做好的口红全部清理掉,朗月轩也意识到问题严重,全力支持顾海棠的做法。顾夏合和顾海棠商量让母亲帮人化妆,母亲答应帮韩先生。朗月轩连夜来找朗月明请示,想明天去仓库拉原料,朗月明一反常态主动和他和解,答应全力支持他,顾海棠就把韩先生请母亲为死去的师父化妆的事说出来,朗月轩担心此事影响口红的上市,顾海棠决定推掉这件事。

第43集

顾海棠和母亲跟着韩先生来家里,得知他要为活着的二叔化妆,韩先生口口声声称二叔时日不多,想为他尽最后孝心,顾母就替老人化好妆,还特意用了芙蓉膏,老人对她的手艺赞不绝口。顾母突然想起芙蓉膏的秘诀,顾海棠赶忙记下来。韩先生把芙蓉膏刮下来交给施济周,施济周立刻派人拿去化验。龙莫婳无意中看到施迪文额头上被砸伤,得知其中缘由,龙莫婳感谢他的不离不弃,施迪文趁机向她表明心意。龙莫婳痛定思痛,想彻底忘掉朗月轩。施济周想起当年他一气之下把顾顺琪杀死,抢了他的那本配方,可其中芙蓉膏的最后一页被撕掉了,可施济周找人化验结果还是有几个原料查不到,不过他因此断定顾海棠是顾顺琪的女儿,施济周想出一个妙计,利用顾海棠补齐缺失的两页。

第44集

顾母精神恍惚,错把朗月轩当成丈夫顾顺琪,朗月轩只好将错就错。记者围在朗家门口,声声称顾海棠一家是为死人化妆,质疑朗里春不该用顾海棠,朗月明向记者保证朗里春货真价实。何春言向朗斯年提议停掉口红的生产,出钱买下顾海棠的配方,还声声称大师算出来顾海棠命不好。顾海棠怀疑有人从中搞鬼,当众宣布离开朗里春,以免给朗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何春言不依不饶,一口咬定她母亲给死人化妆丢脸,不许顾海棠再勾引朗月轩,朗月轩极力为顾海棠辩解,当场和何春言翻脸,拉着顾海棠走了,何春言气得大发雷霆。顾海棠想去海棠园研究芙蓉膏的配方,朗月轩答应全力支持她。

第45集

朗月明带施迪文四处寻找朗月轩无果,把一腔怒火全撒在龙莫婳和施迪文身上。他们最后在顾家门口看到朗月轩,朗月明狠狠教训了朗月轩一顿,朗月明一再强调顾海棠曾经是他的媳妇,龙莫婳替朗月轩解围,朗月明就把矛头指向龙莫婳,施迪文替龙莫婳打抱不平,朗月明赌气扬长而去,朗月轩去找顾海棠。马副官奉命帮龙德水招兵买马,和他们结盟的部队连连打败仗,而且各地都在招募新兵,导致人头和军火暴涨,龙德水筹的那笔钱只是杯水车薪,马副官让龙德水尽快再筹一笔军费,龙德水急得一筹莫展,朗斯年突然打电话来,龙德水再次向朗斯年要钱。朗斯年权衡再三,只好派全叔给龙德水送一些钱。顾海棠对施济周的话深信不疑,认定朗斯年害死了自己的父亲,朗月轩主动提出帮顾海棠,可她却婉言谢绝,朗月轩被她搞得一头雾水。

第46集

何春言一口咬定顾海棠在口红上搞鬼,朗斯年不相信,只想尽快找到原料让朗里春起死回生。顾海棠向顾夏合讲述了朗斯年害死父亲的事,提醒他不要再和朗青青来往,更不要搭理朗月轩。施迪文带朗月明来施杭露的仓库,发现这里堆满了原料,朗月明求施济周帮忙,施济周谎称施杭露接到一大笔订单,朗月明苦苦相求,施济周趁机提出让朗里春和施杭露联手做生意。朗月明以高出原来三倍的价格买回原料,他悄悄提醒尚师傅把原料减半使用。施济周请顾海棠来施杭露帮忙,顾海棠借口配方缺了一页,她需要时间研制芙蓉膏。施迪文对朗月轩好言相劝,朗月轩随口说出自己已经找到货源的供应地了,施迪文只好承认朗月明已经从施杭露订货了。顾海棠回到医院,发现母亲不在病房。施济周来医院打听顾母的病情,就想除掉她以绝后患

第47集

老范诬陷朗月轩去顾海棠家纵火,警察信以为真,把朗月轩关进监狱。施济周怂恿朗月明把朗里春抢到自己手里,朗月明还想抢回顾海棠,施济周答应全力帮他。龙莫婳连夜来监狱接朗月轩回家,朗月轩想找老范问清楚,可狱警却说他犯心脏病死了。龙莫婳怀疑龙德水害死了老范,龙德水矢口否认。朗月轩连夜找街坊邻居打听顾家失火的事,顾海棠看到朗月轩,赶忙坐车离开了。顾海棠和顾夏合一早来朗家大门口大摆灵堂,立刻引来很多人围观,顾海棠一口咬定朗月轩纵火烧死母亲,朗月明当众承诺会查明真相,对凶手绝不姑息,何春言因为伤心过度晕倒在地。龙莫婳求龙德水去朗家帮忙,龙德水只好派马副官带人去疏散人群。朗月轩想去找顾海棠解释清楚,朗月明认定他纵火,妙兰还拿出鞭炮到家门口燃放,想逼顾海棠和顾夏合赶快离开。

第48集

朗月轩无意中在施杭露的工坊里发现了成箱成箱朗里春的原料,向何春言汇报了朗月明偷偷和施济周做生意的事,何春言反而埋怨朗月轩不关心家里的事。龙德水催施济周赶快筹钱冲抵军费,施济周想把朗里春搞垮就兑现承诺,龙德水只好再给他几天时间,顾海棠再次回到自己家,看到朗月轩在废墟上寻找证据。顾夏合来找朗青青摊牌,朗青青答应帮顾夏合查明真相,可顾夏合不想违背顾海棠的意愿。经过朗月轩不懈努力,终于查明纵火真相。他急忙来找顾海棠,断定施济周派人火烧顾海棠的家,一切真相大白,朗月轩和顾海棠冰释前嫌和好如初。

第49集

胡副官带人把朗斯年和全叔团团围住,全叔做了一个假人,然后不顾一切引开士兵的追踪,纵身跳下悬崖。胡副官找施济周汇报朗斯年的死讯,施济周想利用朗月轩和朗月明兄弟俩的争斗渔翁得利,胡副官就和他商量除掉龙德水的计划。妙兰再次穿上红衣服出去装胭脂鬼吓唬何春言,却被何春言当场逮个正着,妙兰恳求何春言放她离开朗家。何春言不由地想起自己苦难人生,答应她的请求。朗月明来找何春言要钱救急,何春言才知道工坊已经发不出工资了。朗月明只好硬着头皮去找施济周要地契,施济周只想要回芙蓉膏的配方。胡老板主动来找施济周订购芙蓉膏,施济周怀疑胡老板的身份。朗月轩让胡老板先给施济周一大笔定金,施济周见钱眼开,当场答应和胡老板合作。

第50集

顾海棠发现朗月明把她绑架了,朗月轩急忙赶来让朗月明放了顾海棠,朗月明准备了一瓶硫酸和一瓶水,逼朗月轩选其中一瓶倒在自己脸上。朗月轩二话没说就拿起其中一瓶,顾海棠趁机踢倒朗月明,朗月轩手里的那瓶硫酸不小心脱手,眼看就要洒在朗月明脸上,朗月轩奋不顾身把朗月明推到一边。就在这时,朗斯年辗转回到家里,得知他们俩被困在昆杨城外,全叔为了救他跳崖而死.朗月明立刻冲进来找朗斯年理论,朗斯年谴责他背叛朗家和施济周勾结,朗月明当面揭穿朗月轩是朗斯年的亲生儿子,朗月轩的母亲是丫鬟胭脂。何春言顿时惊呆了,就在这时,施济周带警察闯进朗家,拿出地契,逼朗斯年赶快离开,还当众揭穿胭脂怀了朗斯年的孩子,何春言嫁进朗家以后就亲手杀死了胭脂。

第51集

顾海棠无意中看到朗月轩脖子里挂着一个玉坠,一眼就认出那是父亲生前想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打开吊坠,发现里面是芙蓉膏配方的最后一页。朗斯年来找朗月轩赔礼道歉,可朗月轩他无法面对朗斯年和何春言,只有离开朗家才是最好的选择。朗月轩怀疑施济周和胡副官之间有阴谋,龙德水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马上进行了周密的部署。胡副官绑架了龙莫婳,施迪文及时赶来反复提醒龙莫婳不要冲动,就在这时,胡副官派人把施迪文和龙莫婳一起抓走,迎面碰上龙德水带队堵截,龙德水让胡副官他们缴械投降,还当场拿出军饷发给他们,士兵们纷纷反水归顺龙德水。

大结局第52集

施济周以朗斯年的生命相威胁,逼朗月轩放下枪,顾海棠和龙莫婳带兵随后赶来,朗月轩当众揭穿施济周杀死他亲生母亲胭脂的罪行,何春言才知道害死胭脂的是施济周。施济周蠢死挣扎拔枪挟持了朗月明到码头,顾海棠只好拿出配方的最后一页做交换,施济周不相信,当年他亲眼看着顾顺琪死在自己面前。朗月轩突然想起来当年顾顺琪把一个玉佩交给他并拜托他交给顾海棠那一幕。施济周逼顾海棠亲自把配方送过来,躲在一旁的狙击手当场击中施济周,施济周挣扎着起来举枪对准朗月轩,顾海棠见状,奋不顾身冲上去推开朗月轩,顾海棠头部受了重创昏迷不醒。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0 0

热播视频排行

48小时
本周
本月

关注“无线梅州”

扫描二维码下载”无线梅州”App

扫描二维码关注”无线梅州”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