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连续剧 > 剧情介绍 > 正文

铁血茶城

2021-04-14 17:09:12 

铁血茶城

数:47

类型 :军事 剿匪

导演 :黄克敏 

演 :万思维 周奕彤 丁岱勇 李蓓蕾 

播出:梅州-1《黄金强档欢剧场》4月11日

1561699744294

简介 :

该剧讲述了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期,沐剑晨和茶城人民一道,在共产党领导下粉碎了敌人阴谋、保护一方安宁的故事 。

1950年初,广西刚刚解放二十几天,国民党不甘溃败,派遣特务钟毓麟进入桂北战略重地茶城。钟毓麟在茶城联络国民党残部、大茶山中的悍匪,以及潜伏在共产党内部的特务,准备攻打茶城,妄想以茶城为根据地,指挥广西的反共势力重新夺回广西,全面反攻大陆。钟毓麟一伙匪徒在茶城一带抢掠、暗杀、残害无辜百姓,成了一伙地地道道的政治土匪。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四三四团八连随军军医沐剑晨阴差阳错成为钟毓麟阴谋中一个替罪羊。作为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革命战士,沐剑晨没有屈服,为了茶城百姓的安危、为了保卫新生人民政权的胜利果实,他不顾个人安危,与钟毓麟匪帮展开了不屈不挠的战斗。最终,沐剑晨在茶城党委的指挥下,配合解放军飞行队将钟毓麟这一伙政治土匪一举歼灭。

054101015F67E8060785FDA235EA4031

054101015F7FCE5304CD82A49CA6B464

分集剧情

第1集

1949年,桂北大茶山麓,欧家塘村民阿仁正在山上狩猎,他的目标是一只野兔。然而,此刻,银殿山土匪陈癜子正带着他手下的土匪也在准备狩猎,他们的目标却是欧家塘的乡亲们。他们见人就杀,见女人就抢。当阿仁赶到时,开枪想救父亲。不料,陈十九的枪却比他还快,阿仁含着眼泪顺从了父亲的指令,同时自己也被陈十九射中。土匪找到了村民们藏起的粮食,又听说盘桂英带人下了山,狡猾的陈癜子派一部分土匪挟持着女人和部分粮食走磨盘岭,自己和莫三带上剩余的粮食走大路。茶城县副县长甘士坚和四野某部九连一排排长陶大雷得到茶城开明士绅周培龙的情报,有二三十名国民党的残兵败将想要投降,他俩和茶城县政府粮食科科长王妹妹,专门在河边熬了小米粥,准备招待投降的国军。然而河对岸的国军却迟迟没有出现。

第2集

盘桂英和铜头螺结婚的纪念日,铜锣寨所有的土匪喝酒欢庆,陈十九从粮袋中偷偷钻了出来。山下,陶大雷在土匪阿九的带领下,顺利包围了大厅里的土匪。铜头螺负隅顽抗,掩护盘桂英和两个侍女越过山涧,逃出了包围圈。听说盘桂英漏了网,陈癜子有几分不开心,责怪陈十九。为解放海南的部队筹集军粮八万担,甘士坚决定组织多支筹粮工作队坚决完成任务。铜锣寨的土匪窝被端掉了,由农会接管,土匪头子铜头螺也被活捉了。甘士建议将铜头螺的公审大会和征粮动员会一起开,谢飞同意了他的意见。台北国防部保密局,局长毛人凤召见国民党空降特务钟毓麟,说出了自己的忧虑,现在解放军下一步的计划一定是解放海南。毛人凤安排钟毓麟杀个回马枪,杀回到他的老家广西茶城,建立游击根据地,组织暴动。并且告诉他,自己早在茶城埋好了“钉子”。

6600a3a6903a4e6ba918da15940783fd

第3集

龙芷文的父亲周培龙原来是桂系第七军的副军长,因为跟白崇禧不和,很早就隐退下来,为了防止土匪,他自己出资给老百姓配备了枪支。只要土匪一来,鸣锣为号,老百姓就拿枪齐上阵。众人都劝龙芷文不要和父亲作对,龙芷文却一点都不后悔砸了自家的酒坊。太子爷对钟毓麟的空降表示放心,还将毛泽东的话交待给他,让他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没过了多久,飞机仪表盘失灵,驾驶员要求返航,钟毓麟用枪逼着他继续将飞机开到茶城。晚上,小玉在自家附近发现了一个受重伤的阿仁。沐剑晨取出了阿仁体内的两颗子弹,并决定给他注射一支吗啡。沐剑晨认为但凡有良知、有头脑的人都知道共产党才是救世的。做为桂林人,他当初对桂系是有幻想的,直到桂系撤出了武汉。龙芷文也俏皮地用同样的答案,回答了沐剑晨对她和父亲断绝关系的疑问。

第4集

本该抢救回来的特务却突然死了,沐剑晨断定特务是死于中毒。王妹妹也想洗清自己投毒的嫌疑,索性说出自己对沐剑晨的怀疑。甘士坚决定由陶大雷护送尸体到县城,还没收了沐剑晨的手枪。山上的国民党残军发现了悬挂在树上的降落伞和钟毓麟。七十一军二一零师的副师黄绍立暗中吩咐手下,拿到黄金和物资就把郑旭辉干掉,如果路上遇到解放军就可以把钟毓麟交出去,算投诚的资本。钟毓麟磨折了绳子,将洞中的国军收拾的干干净净,仅剩下黄绍立一个人。山洞里的老乡他也任由他们自行离开。听王妹妹说得头头是道,龙芷文也忍不住对沐剑晨产生了怀疑。沐剑晨解释空降的特务死于中毒,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队伍中的每个人都有投毒的嫌疑。正在这时,队伍遭到了盘桂英等人的袭击。沐剑晨请求参加战斗,陶大雷决定由王妹妹和龙芷文先带沐剑晨离开。他却没有料到盘桂英的目标是龙芷文。

e934625bbb41701_w413_h613

第5集

盘桂英活捉龙芷文后,土匪有序地撤退了。陶大雷放弃了追赶,决定去追沐剑晨,但是他没有按照沐剑晨的吩咐让其他人带走尸体,而是将尸体用树叶盖了起来。蓝美兰和情人走出仙人洞时,看到洞口坐着一个人,钟毓麟自称是周培龙的朋友。那个偷情的男人被藏在仙人洞上方的黄韵寒一砖拍晕了。钟毓麟威胁她把他带到周培龙面前即可。盘桂英计划将龙芷文带到牛厄岭天台,夜里午时将她点天灯。午饭时间,钟毓麟打晕了送饭的伙计,混到了周培龙的院子。周培龙得知他是八桂子弟和国民党的人,命令下人将他绑了,钟毓麟掏出炸弹和周培龙的任命书,周培龙声称他现在是人民政协委员,和钟毓麟不是同道之人,要求他原路返回。王妹妹依然相信沐剑晨是特务,谢飞认为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救出龙芷文。

第6集

龙芷文被下了迷药,钟毓麟让黄韵寒用他的枪打碎桐油缸,他负责冲进去。钟毓麟举着双手走到盘桂英跟前,这才发现所谓的盘桂英正是小时候一起长大的梦竹姐。盘桂英也认出了钟毓麟。沐剑晨趁机开枪打碎了桐油缸,黄韵寒开枪打断了绳子,钟毓麟接住了龙芷文。黄韵寒突然发现陶大雷带人赶了过来,只好朝天开枪示警。没料到,盘桂英和钟毓麟却被一帮蒙面黑衣人包围了。黑衣人干净利落地带走了龙芷文。黄韵寒和钟毓麟聊起了救龙芷文的人的身份。钟毓麟决定必须杀人灭口。因为他想要策反盘八公,而那个人在现场听得秘密太多了。在黑衣人的背上,龙芷文醒来了,她假称要上厕所。沐剑晨制作了简易的炸弹,扔向远处,吸引了黑衣人的注意力。龙芷文迅速逃跑。谢飞、甘士坚、陶大雷和于排长开了小组会,专门研究了空降特务的事和黑衣人的事。沐剑晨来到王妹妹的病房帮他检查了伤口,并问起了他跳伞特务张旭辉的尸体藏在哪了。沐剑晨请陈斯民相信共产党,不要有思想包袱,并以自己为例。

t01cda4ba7069405fe6

第7集

甘士坚被所谓的亲戚唤醒了往事。经过深思熟虑后,他按照约定来到山上的一座破庙。原来甘士坚代号铁人,当年他的唯一上线叫曹止水,代号鱼鹰。和他接头的人正是钟毓麟。王妹妹悄悄告诉龙芷文要帮沐剑晨,首先要找到张旭辉的尸体。黄韵寒支持龙芷文前去。黄韵寒背着药箱来到山上的阿婆家,她利落地组装起了一支狙击手枪,瞄准了钟毓麟和甘士坚接头的庙宇。甘士坚认为蒋家王朝气数已尽,钟毓麟却认为既是组织的人,就必须要为组织效力。甘士坚得知钟毓麟没有其它同党时,准备干掉钟毓麟。不料,窗外射进一颗子弹,打飞了他的帽子。共产党在茶城的家底钟毓麟已经摸清楚了,钟毓麟认为只需要他打响第一枪,白崇禧在广西各地部署的总体战部队就会纷纷揭竿而起,在海南岛的守备军也会趁势反攻大陆,甘士坚所谓的历史潮流就会改写。甘士坚半信半疑。钟毓麟郑重向甘士坚许诺,一旦收复广西就任命他为茶城最高长官。甘士坚答应会想办法逼迫周培龙。而钟毓麟需要做的是除掉沐剑晨。

第8集

欧家塘的阿仁被沐剑晨救活之后以哑巴厨子的身份正在忙活陈癜子为迎接盘桂英设的宴席。他将毒下在银殿山的招牌菜中。老九根据莫老三的指示,在酒中下了药,并向盘桂英敬酒,被双喜察觉。盘桂英将酒泼了老九一脸。陈癜子做戏将老九押了下去,并一心将盘桂英灌醉。阿仁心惊胆战地捧着菜上了大厅,不料钟毓麟突然也来到银殿山大厅,自称是桂北行动组的组长,并任命陈癜子为第六纵队的司令,还指出阿仁是内奸,在菜中下毒了。钟毓麟开枪打死了阿仁,并提出联合周培龙一起反共。盘桂英为了让陈癜子反对联合,特意提出条件,只要陈癜子杀了周培龙父女,她就嫁给他。陈癜子马上答应下来。黄韵寒故意挑拨,让陈斯民相信,沐剑晨只是因为起义的身份才被当作特务抓的。过了一会儿,甘士坚也来施压,陈斯民心中更加惴惴不安。深夜,黄韵寒拿着从陈斯民那没收来的打火机点着了粮仓,还把打火机丢在了现场。

第9集

陈癜子为了让盘桂英看到自己和周培龙作对的决心,不但当面下令由陈十九去取周培龙父女的人头,还将钟毓麟铐起来,关到了笼子里。半夜里,钟毓麟悄悄打开手铐,逃到了蓝美兰的房中,让她用自己的办法提醒周培龙这几天注意刺客。沐剑晨不放心陈斯民,追了上去。当他打算强行将陈斯民背回医院时,陶大雷带人堵住了他们的去路,并相信了二人特务的身份。陈斯民强行逃走,被甘士坚一枪击毙。三千担粮食毁于大火中,王妹妹心疼极了。案发现场的打火机被认定是陈斯民的,所有人几乎都相信了陈斯民纵火和逃跑。黄韵寒向大家宣布了军分区的检验结果。证明张旭辉死于国民党特务惯用的一种毒药。甘士坚下令搜查,很快便从沐剑晨的住处搜出藏在钢笔里的一只针管。沐剑晨就这样被坐实了特务的罪名。

t01fef810ca5bc609cd

第10集

谢飞、甘士坚骑马送受伤的龙芷文回家,顺便催要一百担粮食。周周培龙积极表态,第二天就兑现承诺。谢飞继续向周培龙请教银殿山剿匪的事。银殿山形势显要,李宗仁曾经尝试攻打,周培龙用了全县之力也没能伤了陈癜子半分。谢飞向他保证,征粮工作结束后,一定会剿灭陈癜子。广来和树根负责押送沐剑晨。黄韵寒一枪打死了广来,又重新找到一个便于射击的地点准备动手,她的身后却响起了枪声,原来是银殿山的土匪下山了。目标也是沐剑晨。黄韵寒明白这是钟毓麟不相信她,特意怂恿土匪来杀的。沐剑晨决定冲出去吸引火力,树根趁机击毙了几名土匪。土匪发现沐剑晨没有枪很兴奋,准备将他活捉。沐剑晨却再次冲出捡起了广来的枪,树根终于相信了沐剑晨不是特务,劝他抓住机会逃走。正在这时莫老三向树根扔了一颗炸弹,树根以身殉职。黄韵寒决心将水搅浑,开枪射向土匪。土匪们以为中了埋伏,仓皇撤退。沐剑晨顺利逃走。罗主席听到枪声过来查看,黄韵寒毫不手软,开枪射杀了罗主席,并把造成沐剑晨杀人逃走的假相。在这次火拼中,陈癜子手下死了五个土匪,他下令将谎报军情的钟毓麟活埋。

第11集

钟毓麟乔装打扮来到医院,见到了黄韵寒。原来,黄韵寒代号惊蛰,她和钟毓麟之前已经计划好杀了沐剑晨三人,伪造逃跑现场,然后由土匪抢走三人带的证物黄金。而黄韵寒之所以冒险放走沐剑晨,一方面是期盼沐剑晨高压之下投降国民党阵营,一方面也是因为有把握再次杀了他。陶大雷来给周培龙送大红花并负责押送粮食,龙芷文果偷偷和运粮队在一起。但是,莫老三也带着土匪埋伏在运粮队必经之地。沐剑晨让小玉劝陈十九不再做土匪,但是小玉告诉他,芋头是陈十九心中的一个结。沐剑晨刚刚和小玉他们分手,就被莲花香的农会干部老荆带着民兵发现了。沐剑晨主动交出了枪支。老荆命令沐剑晨交出台湾特务空投的黄金。沐剑晨承认黄金在自己身上,核实了老荆的身份后,将金条交给了他。小玉苦苦恳求大家把沐剑晨送到县城,但是老荆却一定要先私自审问。

t01e4700fea2c530484

第12集

龙芷文怎么也不相信沐剑晨是特务。她追问沐剑晨当初为什么要独自一个人上山救她?沐剑晨认为铜头螺的死不是龙芷文一个人造成的,盘桂英只针对她一个人不公平。至于自己是特务的问题,他很坦然。这时,莫老三看到了运粮车,冲了出来,准备抢粮食。陶大雷下意识地认为来抢粮食的土匪是沐剑晨勾结的,龙芷文听到后,索性用枪指着自己身边的沐剑晨,命令土匪们放下枪,否则就打死沐剑晨。莫老三的目标是粮食,他毫不犹豫地开枪打伤了沐剑晨。陈癜子、钟毓麟和盘桂英一直在山上关注着莫老三在山下抢粮的过程。盘桂英从望远镜中看到了龙芷文,决定下山报仇。这时,一支神秘队伍赶来,他们穿着黑衣蒙着面,火力凶猛。既与解放军为敌,也与土匪为敌,山上的陈癜子认为自己又被钟毓麟耍了,决定杀了他。土匪们纷纷撤退,而陶大雷也只好舍弃粮食带人撤退。不料刚刚撤出安全地带,沐剑晨又单独向回跑,陶大雷要开枪打死他,龙芷文赶紧阻止了陶大雷。

第13集

甘士坚谴责陶大雷在运粮工作中对沐剑晨的逃跑束手无策,陶大雷自求处分。甘士坚恩威并施,让他早点想办法抓住沐剑晨,保证运粮工作,以及海南解放的顺利。劫粮事件带来了消极影响,许多人都不敢再捐粮了,甚至声称捐了也是白捐。龙芷文代表父亲表态,会再捐一百担,继续起带头作用。阿仁想到父亲的惨死,他痛不欲生毁了自己的容貌和声音。深夜,沐剑晨被绑得结结实实的,头上还套着黑袋子。他借打雷之际逃了出来。有村民发现了沐剑晨的踪迹,悄悄通知其他民兵一起对他追赶。幸好龙芷文及时赶到。周培龙收到了林副官的汇报。他怀疑沐剑晨有内应。周培龙从龙芷文的房间外看到女儿在精心地照顾着沐剑晨。沐剑晨将发现黑衣蒙面人下落的事告诉了龙芷文。龙芷文却无意中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父亲。周培龙不动声色,县上对沐剑晨已经下了人人可以诛杀的命令。周培龙这里距离县城近百里,路上有可能发生各种凶险。他自称可以代劳向县里汇报的事。

t015bb80dff3dd5bffe

t0122a1db4dc2428227

第14集

被毁了容的阿仁再次混到了土匪当中,成了土匪欺负的对象。陈十九看到他,意识到了他的身份,却没有作声。周培龙感谢沐剑晨几次舍生忘死救了自己的宝贝女儿,沐剑晨认为自己和龙芷文是革命同志,这样做是应该的,龙芷文心中有点失落。周福来找周培龙,禀报解放军来征粮的事,周培龙命令周昭贵将所有人叫到周家酒坊。沐剑晨看到一张照片,照片中龙芷文手中拿着一支彼岸花。沐剑晨注意到和关押他的士兵手腕上的花一样。当年,周培龙抱着必死的决心奔赴战场,希望在黄泉路遇到彼岸花,就像看到女儿一样。周培龙回到酒席上,建议沐剑晨假如无法洗清冤屈,他可以帮忙,先去香港或美国暂避。沐剑晨拒绝了。沐剑晨将自己第一次救龙芷文时,听到有钟毓麟的话告诉了周培龙,他最近的经历也显示在解放军内部还有潜伏的特务。茶城不太平,他不能走。沐剑晨故意向周培龙打听关押他的那支神秘的武装力量,周培龙顾左右而言它。沐剑晨意识到周培龙正是神秘部队的缔造者。

第15集

甘士坚赶来,是因为得到举报,周培龙的府上窝藏着特务。甘士坚见周培龙拒不承认,只好提出到周府搜查,周昭贵反对甘士坚带人搜府。王妹妹认为新中国是共产党的天下,必须搜。双方拔枪相向。周培龙首先命令手下放下枪,希望完成搜查工作后与解放军把酒言欢。周昭贵却再次装作晕倒,抄近路通知了沐剑晨。不料,当周培龙满怀信心地带着甘士坚来到周府时,却发现沐剑晨驻立在庭院之中。沐剑晨向甘士坚汇报了自己在山中发现神秘的武装部队的情况,声称自己是特意来向周培龙请教的。周培龙将计就计,做出一副刚刚相见的样子。甘士坚指责沐剑晨心口不一,小玉为沐剑晨不是特务证明。甘士坚却下令将沐剑晨带走。结合土匪劫粮的事,周培龙终于想明白了,沐剑晨是被内鬼当了替死鬼。龙芷文决定去县城给沐剑晨作证。周培龙暗中命令周福保护龙芷文。龙芷文急匆匆地追赶着甘士坚等人,却被埋伏着的土匪劫上了山。

t018fd02a8b3a626757

第16集

沐剑晨和龙芷文争相承认自己才是打死铜头螺的凶手。这让盘桂英更加愤怒,决定将两人都点天灯。沐剑晨听出了钟毓麟的声音,知道他就是台湾派来的特派员,钟毓麟也确认了当初正是沐剑晨开枪打碎了油缸。于是,将沐剑晨吊了起来。陶大雷带了一个班的人上银殿山搜查,半路中了土匪设的机关,战士刘大嘎惨死,陶大雷只好下令撤退。陈癜子请钟毓麟做自己的参谋长。这时周培龙派林副官送来十来辆运粮车,交换龙芷文;之后,每年会继续给银殿山供粮;如果不同意,将联合共产党扫平银殿山。陈癜子不同意合作,但是准备扣下一百担粮食。林副官指出之前陈十九暗杀周培龙被周培龙活捉,周培龙放了他的生路。而且在当年联合国民党剿匪时,曾画过一张银殿山的地图,但是因为尊重陈癜子是一条好汉,放过了他。如果陈癜子现在仍拒绝合作,明天这张地图将会出现在解放军的作战办公室。陈癜子犹豫了。盘桂英见状,决定独自下山报仇,陈癜子派人阻拦。钟毓麟也用枪指着她,不允许她下山。盘桂英用枪指着自己,用自己的命逼迫陈癜子应允自己下山,却被阿仁从背后打晕。

第17集

钟毓麟想不明白周培龙为什么主动向银殿山示弱,实际上,周培龙此时已经秘密联络了几处人马共几万人,全部答应听从他的召唤和调遣。龙芷文回到家,请父亲出兵救沐剑晨。周培龙拒绝了她的要求。龙芷文想起上级领导分配她的任务,临走要求父亲带头上交枪支弹药。周培龙反对,龙芷文又提出送东西交换沐剑晨的主意,并承认沐剑晨是周家的女婿。周培龙只好口头答应带头交枪。莫老三特意送给陈癜子迷药,让他点完天灯后,就迷晕盘桂英。盘桂英打的也是同样的主意,仇人点完天灯就用迷药迷晕陈癜子,逃下山去。阿仁主动替换了看管沐剑晨的土匪,并放走了沐剑晨。他亮出身上的伤疤。正在这时,陈十九用枪指着沐剑晨。为了救阿仁,沐剑晨再次锁在笼子里。小玉带着芋头,要求见陈癜子。盘桂英问钟毓麟为什么要千方百计把自己嫁给陈癜子。钟毓麟哑口无言。小玉也被带到陈癜子面前,陈癜子被激承认。陈癜子认为女人是衣服,兄弟是手足。盘桂英趁机宣布自己不想做陈癜子的衣服。陈癜子急了眼,称芋头是野种,小玉逼他杀了芋头和自己。陈癜子下不了手。小玉上山只有一个目的,救沐剑晨。

第18集

小玉忍着伤痛救了沐剑晨。沐剑晨抱起芋头,三人一起离开。陈十九跪在盘桂英面前,请求她允许自己代替小玉点天灯。陈癜子决定将阿仁点天灯。陈十九自动废了胳膊,阿仁也冲自己的胳膊开了一枪。龙芷文以为沐剑晨被害了,要去银殿山为他报仇。被周福拼命拦了下来。沐剑晨感谢小玉为他冒了生命危险,还说出了自己隐藏七年的秘密,执意要去找组织说清楚。黄韵寒在山上看到沐剑晨急匆匆赶路的身影,改变了主意,劝他逃走,沐剑晨不为所动。来到县城的大街上,乡亲们指责沐剑晨勾结陈癜子,害解放军中了埋伏,想要打死他,连黄韵寒都差点吃了亏。沐剑晨被打的晕了过去。周培龙让人带蓝美兰过来。钟毓麟称第七军以往战绩彪炳,现在则韬光养晦,周培龙被说中心事,举枪对准钟毓麟。钟毓麟劝他早做打算,不要被共产党收完了枪再后悔。

第19集

周培龙让龙芷文将家中的枪交到县里,并答应龙芷文会劝说其他人将枪交给政府。王妹妹看到龙芷文非,告诉她沐剑晨还活着。龙芷文将父亲主动交枪的事告诉了沐剑晨。沐剑晨听说只有十几支枪很失望,但是他没有对龙芷文说出原因。蓝美兰和钟毓麟私会,钟毓麟觉得周培龙一定在谋划更大的事。蓝美兰告诉他周培龙的花厅有密室。谢飞看完了小玉的证词,认为证词可信。周培龙邀请他去喝惊蛰酒。他想趁机在莲花乡开会表彰周培龙。谢飞单独命令陶大雷去找神秘武装。陶大雷用绳子绑住沐剑晨的手,让他带路去寻神秘武装。陶大雷发现村子处于U形地势,适合打伏击,决定绕着走,不料,却惊动了林副官的哨兵。林副官通知黑衣蒙面人迅速隐蔽。陶大雷下了死命令,村中响起第一枪,就击毙沐剑晨。黑衣蒙面人隐藏得很好,解放军没有发现异常之处。陶大雷命令沐剑晨带他们去当初被关押的现场,还是一无所获,陶大雷认为自己被他欺骗了。

第20集

林副官指出,解放军的收枪运动明显是针对周培龙,而且,这次风岩村的事证明,沐剑晨和周培龙不是一心。周培龙下定决心,不再为沐剑晨留情面了。陶大雷将自己带兵寻找黑衣蒙面人的情况对谢飞做了汇报,甘士坚趁机污蔑沐剑晨是制造紧张气氛混淆视听。谢飞决定恢复沐剑晨的自由行动,查清其联络人。乡里人将枪交给周昭贵,他一再提醒周培龙上交容易,要回来就难了。周培龙思虑再三,权衡利弊之后决定上交。在小玉家,沐剑晨约、龙芷文、小玉和王妹妹四人开起了诸葛亮会议。沐剑晨采用排除法,除去牺牲的罗主席,首先排除的应该是甘士坚。但是天生杠头的王妹妹提出反对意见,龙芷文则替甘士坚打保票。大家只好重新梳理,再次排除陶大雷,嫌疑人只剩下小宝。说曹操曹操到,小宝带人来通知他们,海南岛战役打响了,其他人都要去征粮,小玉在家养伤,沐剑晨需要重新看押。

第21集

周培龙认为海南战役打响,解放军进展并不顺利,这是他们最好的机会,他韬光养晦多年,已联合其余部队,准备一举拿下广西,他准备亮出第七军的旗号,钟毓麟同意,两人一拍即合。黑衣蒙面人上了银殿山,盘桂英认为自己今天成为寡妇,全都是拜他的女儿所赐。周培龙坦言杀害铜头螺他承认。但是,铜锣寨是解放军灭的。盘桂英答应合作。陈癜子要动武,却被十几把枪指着。钟毓麟不再承认自己是陈癜子的参谋长,而是保密组组长。陈癜子这才知道,自己只是他随口封的第六纵队司令,不如周培龙的军长大。黑衣蒙面人带了几箱银元和子弹,还有委任状,任命陈癜子为团长。陈癜子嫌官小不满。钟毓麟让他认清形势,陈癜子只好屈服。周培龙对土匪们发表了动员讲话,惊蛰会请解放军高级领导人喝酒,趁机拿下他们。钟毓麟悄悄答应盘桂英先杀沐剑晨。陈癜子怀疑周培龙反共有假。

第22集

周培龙热情地迎接解放军,对沐剑晨格外热情,沐剑晨也对他的救命之恩表示了谢意。周福向钟毓麟汇报了解放军的武装配备情况,而陈癜子此时在山上埋伏,他下令洗劫石条村。土匪洗劫了石条村,还故意放生一个人去给解放军报信。银殿山上剩下不到四十人。盘桂英准备先杀沐剑晨,并争取陈十九 阿仁反水。周昭贵敏锐地发现了林副官手腕上的曼珠莎华。当沐剑晨来到厨房时,林副官假装弄了满手的锅灰,沐剑晨要给林副官验伤,林副官找借口推辞了。陶大雷将交上来的枪一一做了登记,并派人警戒,甘士坚却要尊重风俗,让他带着战士们都去喝酒。沐剑晨发现来喝酒的人不太对劲,而且在一个伙计手腕上发现了曼珠莎华的标志。他担心酒菜有毒。看到周培龙去催酒菜,沐剑晨紧跟而上。沐剑晨质问周培龙为什么要保留黑衣人?周培龙告诉他,自己已经遣散了黑衣人,武器也上交了。沐剑晨说出外面的伙计手腕上都有曼珠莎华的刺青。周培龙不承认,沐剑晨拉着龙芷文的手到院子里看证据。奇怪的是再回到院子里,所有人的手腕都没有刺青。

第23集

为了证明父亲的清白,龙芷文一口将酒饮下,周培龙随后也一口喝干了自己的杯中酒,甘士坚下令绑了沐剑晨。正在这时,石条村的农会主席天来跑来报信,土匪洗劫了他们的村子。谢飞下令带部队出发去救。沐剑晨再次阻止战士们离开,并提出亲自验酒。没想到,周西候假装醉酒带人来闹事,并掀了解放军喝酒的酒桌。谢飞安慰闹事的猎户,攻下了海南岛,就和大家共商国是,想出让大家致富的路子。周西侯目的达到,带人离开了。谢飞下令带战士们出发,沐剑晨提议领导们和战士们一起离开。甘士坚用枪指着沐剑晨,指责他无事生非。沐剑晨丝毫不让步,谢飞同意只将龙芷文留下。在沐剑晨的一再坚持下,周培龙的计划功败垂成。解放军一路急行军来到石条村,石条村已经成了人间地狱。

第24集

龙芷文追问之后,才知道自己要被送去香港,她坚决拒绝。周福将龙芷文绑了强行带走。龙芷文逼着周福解开了绳索,自己一头扎进河水里逃走。盘桂英和陈癜子被带到蓝美兰的房间,从地道进到周家大院。钟毓麟被安排在了蓝美兰的房间居住。蓝美兰吃醋盘桂英,钟毓麟用周培龙的事警告她,几句话就又把蓝美兰哄得上了当。陈癜子看着周家的家具和蓝美兰的美貌垂涎不已。公审大会上,沐剑晨被押上来时,群众情绪激昂。王妹妹心怀内疚,沐剑晨这才明白甘士坚让他认的不是石条村耽误了救百姓的罪,而是国民党特务!他嘴里反复念叨着《惊蛰日雷》的名字,恍然大悟,惊蛰是另一个特务的代号。甘士坚宣布执行枪决,谢飞骑马及时赶到。龙芷文也跌跌撞撞地赶来,公审被迫中断。谢飞认为,周培龙身边不太平,惊蛰的出现也应该重视,而且应该给周培龙一个解释的机会。陶大雷建议重新提审沐剑晨。周培龙也在召开全体作战会。

第25集

县里领导派人来请周培龙进县城。周培龙叮嘱钟毓麟自己走后,一切按计划行事,陈癜子再次翻脸。林副官召进黑衣蒙面人,陈癜子等人蔫了。周培龙大摇大摆地离开,去县城救女儿。蓝美兰不想去盘王节,钟毓麟答应她,只要茶城变了天,就和她在一起。银殿山上,阿仁忍痛将地图纹在了自己的身上 。老荆察觉乡里不对头,他请小玉帮他进村查看。林副官给手下每人发了一条白布,要他们系在胳膊上,做为标志。双喜劝盘桂英一把火烧了周家大院,然后投奔总头人。陈癜子要强奸周家大院的下人,莫老三在门口守着。此时,周昭贵正故意挑动乡亲们反共。老荆要去县城汇报土匪藏在周家大院的情况。小玉决定带着芋头去替他汇报。甘士坚在街上无意中发现了钟毓麟,钟毓麟还是对他保密。只是告诉他明天起事,沐剑晨必死无疑。

第26集

谢飞决定晚上攻打银殿山,并提醒甘士坚不要有速胜的想法。陈癜子强奸了周家的阿廖姑娘,铜锣寨的名声也被银殿山毁了。钟毓麟通知黄韵寒,要盯紧周培龙,并且下命令一定除掉沐剑晨。谢飞设宴款待周培龙一家,沐剑晨也在场。沐剑晨主动道歉。周培龙承认台湾特派员找过自己,蓝美兰紧张地筷子都掉了。周培龙坦荡,沐剑晨决心也坦荡。其实,沐剑晨明白自己只对龙芷文一个人有感觉,救不了她,宁可和她死在一起,龙芷文也一样的感觉。两人甜蜜地拥抱在一起。谢飞建议攻打下银殿山,再处理沐剑晨的问题。并下令晚上在周公的住处多加暗哨,提高警惕。解放军在甘士坚的带领下向着银殿山出发了。

第27集

龙芷文希望父亲回到乡里,早点入土为安。沐剑晨提出陪龙芷文一起回家,被陶大雷断然拒绝。谢飞自责,剑晨深悔自己问题想的太简单。沐剑晨再次被关了禁闭。黄韵寒爬上屋顶,用竹筒装了两桶酒,沿着瓦向房间里渗透。酒滴在沐剑晨的手上。他想起在周培龙身上闻到了阿托品的味道,恍然大悟。他要求将这一重要情报报告给谢飞。但是看守他的来喜同志不相信,沐剑晨只好请求来喜将黄韵寒找来,由黄韵寒负责向谢飞汇报。黄韵寒此时在房上点着了酒,烧起了熊熊大火。听来喜说沐剑晨有重要情报,她从相框背后的医药箱里偷偷取出毒针,随着来喜出发了。陈癜子和众土匪已经穿上普通瑶民的服装,准备出发。陈癜子没有按照规定的人数带下山,还命令土匪替自己保护好碗。关押的房间起了火,黄韵寒请来喜先放出沐剑晨,来喜不答应。沐剑晨隔着铁栏告诉黄韵寒,他可以断定周培龙是诈死。

第28集

沐剑晨告诉龙芷文莲花乡有土匪,提出开棺验尸。龙芷文不相信父亲和银殿山有勾结。她对沐剑晨彻底寒心。老荆决定自己冒险一试。老荆在周培龙灵前明言,,如果周培龙是被解放军害死的,他愿意第一个拿枪杀进县城;但是如果不是,就冤枉共产党不合适,所以要先开棺验尸。周昭贵提出按照族规,闹人灵堂者,红棍四十,蓝棍四十,然后沉塘。老荆甘愿接受惩罚。沐剑晨不愿当缩头乌龟,站了出来。周昭贵挑动大家,让周家族人痛打老荆。不知道是谁趁乱插了一把匕首在老荆的胸膛。老荆用尽最后的力气,撞向棺材,棺材打开,没有尸体只有菊花。周培龙此时已经换上了军装,三名军人护卫着第七军的军旗庄严地来到他面前 。他激励所有的黑衣蒙面人,明天打下茶城,广西将狼烟再起,第七军的威名将发扬光大。而在周家大院,有人拿了钱想溜,被西候开枪击毙,又收回了他们身上的大洋。有乡亲们后悔,想退钱,西候再次开枪杀了一个人,威吓他们第二天必须参加攻城。龙芷文和沐剑晨被绑到了周培龙面前,龙芷文不知道现在应该是喜还是悲。

第29集

沐剑晨趁三官不备,打晕了三官。一是为了不让他参加暴动,;二是为了不让他受自己的连累。盘桂英将陈十九吊在悬崖边上,逼迫他在坠崖和打解放军之间选择。陈十九坚持自己的原则,不料,这倒激起了盘桂英的好胜之心,一定要陈十九对自己心服口服地归顺。钟毓麟向周培龙汇报了几个团的就位情况。龙芷文意识到钟毓麟就是台湾的特派员。钟毓麟夸赞周培龙胸有大志,认为自己和龙芷文一样都是为了自己的信仰努力,这让龙芷文感到羞耻。阿廖请求龙芷文为自己做主,阿廖换上龙芷文的衣服,决定替她拖延时间。不料蓝美兰正等着她俩。蓝美兰突然改变了主意,令她们离开。二团长带人枪杀了部分农会干部,西候带人破坏了县城的通讯设施,陈癜子带着众土匪因为脸上有面具,也在县城大摇大摆地走着,而此时甘士坚带着战士们来到了银殿山剿匪。盘桂英将土匪们集合到聚义厅,先当众叫出陈麻皮,又叫出候春吉等几个土匪。盘桂英掏出枪,将几个奸淫妇女的土匪全部枪毙。宣布从今之后,不准抢女人。

第30集

沐剑晨告诉黄韵寒周培龙今天要暴乱,他突然想起县里只有一个班的兵力,抵挡不住暴乱的军队,决定让小玉当面去向谢飞报告,自己去附近的军分区搬救兵。黄韵寒找了个僻静的地段,用匕首插入小玉的心脏,扭头便离开了。小玉用尽最后的力气哄走了儿子,让他一个人到县城去大喊暴乱。县城里,瑶族人民载歌载舞,欢度着盘王节。陈癜子等土匪就混杂在看热闹的人群当中。沐剑晨在路上遇到了要去县城报信的龙芷文和阿廖,叮嘱她俩去亲戚那里暂避。正在这时,黄韵寒一路飞奔而来,枪杀了阿廖。沐剑晨决定引开殂击手,让龙芷文代替自己去军区搬救兵。黄韵寒一路追踪,并且打中了沐剑晨。沐剑晨被逼到深潭边,跳了下去。县城的瑶民青年男女欢快地唱着情歌,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就在身边。

第31集

谢飞命令黄韵寒带领庭州的妇女和孩子藏到印刷厂下面的山洞里,黄韵寒主动请求拿走谢飞桌上的两颗手榴弹,希望被土匪攻陷时,让女人们用来自杀保清白。周培龙知道共产党的坚韧,决定调炮来攻打庭州,将县政府炸平。战火猛烈,双方互有伤亡。陶大雷命令小宝端掉对方的火力。小宝顺利地完成了任务,不料却遭到了西候的黑枪。谢飞决定关门打狗,将敌人放进城来进行巷战。陈癜子带领土匪和西候的黑衣蒙面人汇合到了一起,双方为了抢头功,拼命地冲向县政府。然而,二团团长李天雄,龙虎关的寨主根本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他的目标是县城的粮库。谢飞带领战士们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挽回了败势,消灭了不少敌人。西候带人发起了又一轮冲锋。谢飞和西候展开了白刃战。

第32集

在钟毓麟的鼓动下,所有人冲向了县城,见人就杀,而林副官作为第二梯队在后面接应,发起了第四轮进攻。最后在县政府大院内展开了白刃战。钟毓麟正准备换下红旗,插上第七军的军旗,被谢飞及时阻止。王妹妹看到陶大雷被两个土匪牢牢控制住,奋不顾身地冲了上去,手刃了莫老三。黄韵寒正准备用飞刀协助钟毓麟,芋头赶来鼓励她,黄韵寒改变了主意,将手榴弹送给山洞里的妇女,告诉她们解放军支持不住了,谢书记命令她们自杀,包括芋头。山洞里的妇女们信以为真,抱得紧紧的,准备拉响手榴弹。正在这时,传来了援军的冲锋号声。整个县政府大院,转眼就只剩下钟毓麟一个人。周培龙不愿撤退,钟毓麟鼓动他去银殿山,还劝他放弃蓝美兰的性命,周培龙却坚持要把她也带上山。钟毓麟和陈癜子哄骗盘桂英和陈十九打开了山寨的大门。[

第33集

在仙人洞,黄韵寒和钟毓麟暗中接头。黄韵寒看到茶城妇女宁可集体自杀也不愿国民党进城,对国民党的光复事业彻底死了心。钟毓麟想看看其它地方是否能响应茶城起义,再做决定。组织研究决定,谢飞被停止党内外一切职务,由甘士坚接任,并命令谢飞戴罪立功组织一个工作队,深入到莲花乡工作。钟毓麟跪在门外认错,盘桂英不肯心软,还用鞭子抽打他。双喜一直对钟毓麟有好感,拼命替他求情。周培龙明白钟毓麟看中的是盘桂英身后的石牌寨和石牌兵,提醒周昭贵要当心。沐剑晨现在的罪名是烧了粮食,龙芷文为他鸣不平,去找谢飞,在他的办公室见到甘士坚,这才知道组织的决定。黄韵寒牵着芋头去出诊,实则是监视甘士坚。钟毓麟又约甘士坚在破庙相见。钟毓麟命令甘士坚给龙芷文安上通匪的罪名。

第34集

钟毓麟挑拨周培龙,共产党有可能清算他暴动,公审龙芷文。周昭贵无意中说出绝命弹,引起了钟毓麟和陈癜子的兴趣。龙芷文在母亲坟前请罪,发现了一封密信,是周培龙提前留给她的。龙芷文将父亲的信交给了沐剑晨,信中引用了“浊酒一杯家万里”的诗句,沐剑晨读出周培龙在山上过得并不好,建议龙芷文保密。沐剑晨无意中将龙芷文去给母亲上坟的消息告诉了黄韵寒。龙芷文找到谢飞,希望谢飞给父亲一次机会。谢飞认为要从长计议。龙芷文带着工作队来到周家,才知道村里有谣言解放军会屠村烧房。村里人误解她是为了升官发财出卖了自己的父亲。三官的婆婆带着家英来见工作队,求谢飞为三官做主。谢飞向她保证解放军不会株连无辜的人陈十九又一次来坟上祭拜,沐剑晨向他保证会帮他法办真凶。

第35集

沐剑晨打扮成黑衣蒙面人的样子,混进了周培龙的房间。沐剑晨拿出龙芷文的亲笔信,尽管沐剑晨苦口婆心的劝说,周培龙并不为所动。他嘱咐他好好照顾龙芷文,随后,暗中让周昭贵派人护送沐剑晨去县城。钟毓麟化装成老头,给了芋头一把糖。芋头吃了糖被毒死了。而沐剑晨在下山的路上被钟毓麟带着盘桂英等人抓了起来。龙芷文此时正在莲花乡现身说法,让百姓们相信解放军不会报复百姓。正在此时,陶大雷奉甘士坚之命,来带龙芷文和谢飞回县城,称龙芷文有通匪嫌疑。回到县城后,龙芷文看到了芋头的尸体,难以置信。甘士坚却指责她是杀人凶手。因为在她的宿舍里搜出了带毒的糖果。谢飞认为这是陷害。甘士坚拿出周培龙写给龙芷文的信,称其通匪。谢飞想帮龙芷文辩解,甘士坚却声称谢飞也有通匪嫌疑。甘士坚声称在周培龙的信上有用隐形药水写给惊蛰的密信。

第36集

深夜,陈十九给沐剑晨送饭,迷倒黑衣蒙面人放了沐剑晨,半路上被银殿山上的人发现了。寡不敌众,两人还是被陈癜子的人活捉了。陈癜子恼怒陈十九的背叛,亲手枪毙了他。陈十九拼死将珍藏的红五星递到沐剑晨手里。谢飞将龙芷文交给周福,还将自己的手枪,和陶大雷的手榴弹送给龙芷文防身。在半路上,周福等人路上遭到了埋伏,原来是黄韵寒沿途伏击。周福舍命掩护龙芷文,被黄韵寒用绳索吊到了树上。陈癜子和盘桂英坚持要按道上的规矩处置沐剑晨。钟毓麟冲天鸣枪,随后又枪杀了一名土匪立威,激化了矛盾,双方持枪相对,陈癜子知道自己人少认了怂。钟毓麟从中斡旋,提出明天龙芷文不出现,就将沐剑晨交由盘桂英处置。

第37集

龙芷文请父亲放下沐剑晨,帮盘桂英诊治。沐剑晨告诉七彩和双喜,盘桂英动了胎气,必须卧床静养。王妹妹一直把头蒙在被子里一动不动。哨兵以为是龙芷文在闹情绪,没有怀疑。沐剑晨和龙芷文向周培龙保证不是共产党杀了周福,但是可以分析出是不想让龙芷文上山的人。周培龙被说动了,让林副官先护送龙芷文和沐剑晨下山,天黑之后,周昭贵再护送他和蓝美兰下山。林副官正准备去布置,却被钟毓麟制住。钟毓麟认为复兴党国是自己的理想,。但是,林副官不肯对周培龙下黑手。钟毓麟自称是想保住第七军的血脉,他建议将周培龙像太上皇一样供起来,林副官不同意,钟毓麟警告他,如果他那样做,一定会被周培龙先关起来。下沐剑晨苦口婆心地劝说龙芷文,让她随盘桂英下山投奔共产党。双喜赶来告诉二人,自己担心会和阿仁一样的下场。她亲眼所见,杀害阿仁的是解放军里一个干部模样,手持短枪的人。

第38集

钟毓麟决定尽快杀死周培龙,这样就没人敢投降共产党了,也会解除惊蛰暴露的危险。周培龙心里明白,钟毓麟也不会放过他。沐剑晨和龙芷文悄悄向谢飞汇报了双喜说的情况,他们都怀疑甘士坚就是内奸。从追杀龙芷文的事上,可以分析出还有特务的存在,所以至少有两名特务潜伏在队伍中。招抚委员会贴出了告示,凡是被裹挟上山的土匪,只要下山一率不追究。三官受到感应回了家。但是黑衣蒙面人里面要下山的人就没那么幸运了,有几个人被林副官公开处决了,还恐吓剩下的人,如果再下山,就会被点天灯,杀全家。第七军已经人心涣散,眼看就变成“第七连”,钟毓麟给林副官出主意,让他杀了周培龙,林副官坚决不答应。龙芷文希望周培龙能到龙虎乡去招抚,现身说法。周培龙一口答应下来。甘士坚提出自己也一同前去,并带上陶大雷和战士们。甘士坚的表现解除了谢飞、龙芷文和沐剑晨的怀疑。甘士坚带人陪同周培龙来到了龙虎乡。钟毓麟和黄韵寒早早就等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没想到钟毓麟袭击周培龙时,甘士坚舍命保护,胳膊上也受了伤。而周培龙安然无恙。但是甘士坚带着伤还是冲上了山,准备杀了钟毓麟。钟毓麟知道上了甘士坚的当,自知寡不敌众,只好撤退。

第39集

陈癜子耍混,轰盘桂英下山,无意中说漏十两黄金的事,引起了盘桂英的怀疑。几个乡送来的招抚报告中,都提到周培龙不是真心投降,甘士坚提醒谢飞要谨慎,而且要没收周昭贵的配枪。钟毓麟用许诺陈癜子杀了周培龙就让他做第七军的军长之事,激起林副官的斗志。钟毓麟鼓动陈癜子打死周培龙,之后名正言顺地娶了蓝美兰。并说起让他当第七军军长的事。陈癜子决定铤而走险去杀周培龙。周培龙在大街上遇到一个愤怒的妇女,原来周培龙害死了她的儿子。老百姓越聚越多,甚至有人动手找周培龙。周培龙虽然挨了打,但是他理解乡亲们的心情。七彩告诉总头人盘桂英有喜的消息,总头人和双喜决定要把盘桂英带回寨子。钟毓麟决定加以利用。沐剑晨认为盘桂英与土匪不同,有很大希望下山,谢飞有些疑虑。反倒是甘士坚决定不管真假,都值得一试。沐剑晨建议龙芷文参加。甘士坚决定亲自带队。但是他拒绝周培龙参加。

第40集

龙芷文担心盘桂英这样跑会伤到她肚里的孩子。盘桂英受到触动,停了下来。钟毓麟却故意打黑枪,让盘桂英再次误会中了解放军的埋伏。正在此时,黑衣蒙面人和陈癜子将解放军包围了。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枪战。盘桂英实在无力奔跑,正在这时响起了总头人的旱天雷火炮声。钟毓麟了改变了主意去救盘桂英。谢飞明白石牌寨是重要的争取对象,无奈地放过了钟毓麟。甘士坚指责周培龙利用了解放军,是假投降。周培龙百口莫辩。甘士坚指认龙芷文有嫌疑,因为她没有冲盘桂英开枪。龙芷文也质疑甘士坚有嫌疑,他冲盘桂英开枪时,根本就是想要她的命。周培龙不相信沐剑晨会暗杀王全金。乡亲们却听信了特务周球生的煽动,认为沐剑晨和龙芷文和盘桂英都是和土匪一伙的。为了救沐剑晨,周培龙和群众撕扯起来。这时有人化装用匕首杀了周培龙。

第41集

林世奇提起绝命弹,现在世上知道下落的人只有周昭贵了。钟毓麟决定找机会救出周昭贵。陶大雷带兵打到银殿山上,发现这里已经人去楼空。谢飞分析出土匪主动撤离,主力还在。甘士坚却要向上级邀功,声称全茶城的土匪都被剿灭了。钟毓麟对总头人毕恭毕敬,总头人对他带来的人马约法三章。龙芷文单枪匹马找到盘桂英,经过对质,龙芷文发现盘桂英三人根本不认识王全金,自己和父亲经历的从头到尾都是有人设好的圈套。双喜为了证明盘桂英的清白,指认了甘士坚。龙芷文要求加入黑衣蒙面人的队伍。盘桂英却下令将她绑了。她不想让阿爸收留陈癜子,并问起十两黄金的事,总头人却避而不谈。钟毓麟下令不能抢掠财物和奸淫妇女,陈癜子答应蓝美兰自己会老老实实的。

第42集

钟毓麟和甘士坚在仙人洞偷偷接头。甘士坚发现龙芷文并没有找钟毓麟,判断她是投奔了盘桂英。谢飞故意告知甘士坚,自己有个中南局工作的老朋友,过两天就给他寄来铁人的具体情报。钟毓麟去探望被关押的龙芷文,不承认是自己策划的暗杀周培龙的行动,还批评共产党故意对周培龙保护不力。龙芷文愤怒的表示,要为父亲报仇。龙芷文向神秘部队训话,表示要找出杀害父亲的真凶,血债血偿。蓝美兰却指责是龙芷文鼓动周培龙下山,才导致了周培龙的死亡。钟毓麟出来和稀泥,称龙芷文迷途知返,第七军的精神就还在。蓝美兰孤掌难鸣,只好离开了。在开会前,甘士坚悄悄在谢飞的茶杯里下了毒,若无其事地离开了。他还特意叫沐剑晨提前到会议室找他。谢飞很快出现了中毒症状,沐剑晨不准甘士坚动谢飞的遗体,担心他也中毒,甘士坚贼喊捉贼,栽赃沐剑晨是特务。钟毓麟获得了详细的军分区领导的行动路线。深夜,龙芷文想找机会去给解放军报信,却发现门外24小时有人监视,自己寸步难行。

第43集

陈癜子带土匪冲下山反中解放军埋伏,除了陈癜子侥幸逃脱以外,其他土匪全部被击毙。甘士坚一路奔逃,恰好遇到黄韵寒,黄韵寒让他劫持自己与陶大雷讨价还价。陶大雷劝甘士坚自首投降,并主动揭发潜伏的特务。甘士坚被说动。黄韵寒先发制人,被黄韵寒一枪打中。林世奇杀害了哨兵,来劫狱。周昭贵劝沐剑晨随他一起上山。但是林世奇坚持要杀了沐剑晨和王妹妹灭口。王妹妹想逃出去报信,被林世奇用匕首击中。为了迷惑敌人,保护沐剑晨,他故意称沐剑晨想上银殿山,要和他拼命,并用力握着沐剑晨的手,将匕首深深地插入了自己的心脏。周昭贵认为沐剑晨杀了王妹妹,高兴地带着沐剑晨上了石牌寨。龙芷文回到石牌寨用枪指着钟毓麟,逼问他为什么情报有误?蓝美兰为了钟毓麟,用枪逼着龙芷文。

第44集

沐剑晨向龙芷文详细解释了山下发生的事,并且告诉了她甘士坚就是铁人的消息。沐剑晨怀疑林世奇或者是黑衣蒙面人杀了周培龙。林世奇灌醉周昭贵,套出了绝命弹就在大茶山天坑的消息。黄韵寒到仙人洞与钟毓麟接头。钟毓麟得知铁人暴露的真相和沐剑晨也上了石盘寨,命令黄韵寒杀了谢飞,到石牌寨和自己会合。沐剑晨不但给黑衣蒙面人疗伤,也给石牌寨的百姓看病。这天,有个小女孩阿夏得了急性胆道蛔虫病,疼得哇哇大哭。沐剑晨准备给她打一针吗啡止疼,阿夏的父亲心中恐惧,拼命阻拦。沐剑晨只好将枪递到阿夏父亲的手里,让他拿枪指着自己,亲眼看着自己打针。陈癜子逃到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村里,老人和自己的孙女一起居住。他踢晕了老人,强暴了他如花似玉的孙女。老人向解放军报了警。陈癜子恰侥幸又逃了出去。林世奇请龙芷文和沐剑晨喝酒,提出要为两人完婚。龙芷文借机提出让林世奇和手下比赛蒙眼插手缝,沐剑晨心领神会,明白这是龙芷文想要查出林世奇的匕首和他手下的匕首是否一样。大茶山的天坑边,周昭贵带着钟毓麟和林世奇偷偷挖出了绝命弹。

第45集

陈癜子打晕了石牌寨的哨兵,混进了石牌寨。总头人收到了谢飞的信,却故意问沐剑晨自己该如何选择?沐剑晨应答要顺应历史潮流。正在这时,林世奇让人将周昭贵的尸体抬到了总头人面前,贼赃沐剑晨。陈癜子也来凑热闹,证明龙芷文是解放军的人。沐剑晨坦然承认自己是共产党的人,总头人欣赏沐剑晨的光明磊落。沐剑晨试探出唯独林世奇的刀有一个缺口。龙芷文质问林世奇,林世奇失言自己不是用的这把刀杀的周培龙。总头人手下人正准备捉拿林世奇,钟毓麟一枪“结果”了林世奇的性命,继而逼着总头人抓了沐剑晨和龙芷文,替银殿山的土匪偿命。双喜用计捉住了土匪老九,逼他说出了当初陈癜子敲诈石牌寨二十两黄金的事。盘桂英这才知道自己真正的杀夫仇人竟然是自己的父亲和陈癜子!陶大雷收到石牌寨老乡的报信,总头人要将沐剑晨和龙芷文点天灯,但是点天灯的地方在石牌寨里,陶大雷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第46集

沐剑晨和龙芷文在狱中决定生死相依。阿夏的父亲在监狱的墙上凿了一个洞,救出了他俩。陈癜子发现龙芷文已经逃走,他边追边喊,却被盘桂英带着双喜和七彩截住了去路。四人大战了几个回合。沐剑晨和龙芷文听到枪声决定放弃逃跑,沐剑晨舍命救龙芷文,用最后的一丝力气,用含在嘴中的刀片割喉杀了陈癜子。劫后余生的三人回到了石牌寨。万幸的是盘桂英和肚中的孩子都保住了。总头人想用金条表示感谢,沐剑晨拒绝了。沐剑晨阐述了我党的政策,希望总头人和钟毓麟不要再与人民为敌。沐剑晨龙芷文离开后,钟毓麟悄悄鼓动总头人继续办寿宴,总头人决定邀请陶大雷参加,钟毓麟明白总头人是想国共双方都不得罪。七彩去山上打野味意外发现林世奇还活着。沐剑晨、龙芷文和七彩赶到林世奇待的地方时,他正要启动爆炸装置。

第47集

沐剑晨将毒气弹的危害告诉了总头人和盘桂英。双喜临终前告诉大家,还有一颗毒气弹。沐剑晨决定和陶大雷去排查。在路上,陶大雷说出了自己对黄韵寒的怀疑。沐剑晨马上意识到她极有可能是惊蛰。此时,钟毓麟易容成老大爷来到了莲花乡。这里布置了抗美援朝动员会的会场。而且,黄韵寒也借口到莲花乡出诊,一大早就离开了县政府。钟毓麟和黄韵寒制作了超大的风筝,将毒气弹绑在风筝上,飞向了会场。沐剑晨和陶大雷检查了黄韵寒的宿舍,发现了她的暗箱,证实了她的特务身份,紧急跑步赶往莲花乡。恰好看到毒气弹落下,紧急疏散了群众之后,沐剑晨小心翼翼地取下了毒气弹。龙芷文赶来,一定要和他一起拆除。黄韵寒被沐剑晨和陶大雷前后夹击,妄想用感情牌打动沐剑晨。正在这时,钟毓麟却劫持着龙芷文出现在众人面前,沐剑晨提出用自己换龙芷文作人质。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0 0